研究资料
首页 > 研究资料 > 正文

宋玉研究资料之十三(明四)

上传时间:2013-11-27 10:00:15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或曰文章一道,与世运为升降者也。余应之曰:非也!各随其耳目之习尚移之,屈宋辱于芊衰,丘明后于麟获,唐之季也,韩柳代兴,宋之终也,文谢崛起,安在其世之为升降也。 
——(明)范景文《文忠集》卷五《来禽馆文集叙》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95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襄阳耆旧传》曰: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与?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唯,然,有之,愿大王宽其罪,使得毕其辞。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数十人而已也;引商刻角,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是以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故鸟有凤而鱼有鲲,凤凰上击于九千里,绝浮云,负苍天,足乱浮云,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藩篱之鴳,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鲲鱼朝发昆仑之墟,暴鬐于碣石,暮宿于孟潴,夫尺泽之鲵,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鲲也,士亦有之。夫圣人之瑰意琦行,超然独处。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
《琴史》曰:宋玉者,楚人也。为屈原弟子,善赋,类屈原,而伤哀感愤,曲伸讽谕。玉又自云:尝援琴为《秋竹》《积雪》之曲,然则玉固为能琴矣。当战国时,虽俗听已喜哇淫,而古曲犹有存者,如《阳春》《白雪》是已去古寖远,雅声益讹,惜哉!
——(明)蒋克谦《琴书大全》卷十一《阳春引》
中国书店出版社1990年版
 
宋玉者,楚人也,为屈原弟子。善赋,类屈原,而哀伤感愤,曲伸讽喻。楚威王尝问曰:“先生其有遗行耶,何士民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之者,数千人;其为《阳陵》《采薇》,国中属而和之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人属者而和之者,数十人而已也;引商刻角,杂以流徴,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是以曲弥高者,其和弥寡。此是言歌通于琴也。玉又自云,尝援琴为《秋竹》《积雪》之曲,然则玉固为琴矣。当战国时,虽俗听己喜哇淫,而古曲犹有存者,如《阳春》《白雪》是已去古寖远,雅声益讹,惜哉!
——(明)蒋克谦《琴书大全》卷十四《宋玉》
中国书店出版社1990年版
 
楚宋大夫宅:州东五里相公岭下,旧址犹在。《入蜀记》:宋玉宅在秭归县东,今为酒家垆矣。旧有石刻“宋玉宅”三字。
——(明)张尚儒《归州志》卷一《古迹》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明万历元年刻本
 
宋玉宅:庾信《哀江南赋》:“诛茅宋玉之宅。”(本注):宋玉旧宅在江陵城北。《渚宫故事》:“庾信因侯景之乱,自建康遁归江陵,居宋玉故宅。”《入蜀记》:“宋玉宅今为酒家。” 
——(明)张尚儒《归州志》卷六《荆州》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明万历元年刻本
 
故景者,天下之所共取也。以其力则取之,谢灵运知之也;以其缘会则取之,桃溪之二士知之也;以其机智法数则取之,费长房知之也。谢灵运伐山辟道,不景不已;二士不知其身之忽然桃溪;费长房坐持地脉,宛然见千里之状。是故三者天下之所归,景也。古之文人为之者,子云蒙盗而挟灵运之斤,渊明、子瞻几仙而饮二士之药,宋玉、长卿、枚乘纵莘神鬼,而佩长房之符。然以为是数子者,才绝体大,不可几见,又以其经天之业,责于今之制举,有不可也。……
              ——(明)倪元璐《倪文贞集》卷七《王芝山中翰书艺序》 
《四库明人文集丛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宋玉《招魂》曰:光风转蕙汜崇兰些。
——(明)张岱《夜航船》卷九《礼乐部》
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
宋玉《招魂》曰:“光风转蕙汜崇兰些。”些,语词。宋玉《招魂》语末皆云“些”,故挽歌亦曰“哀些”。   
——(明)张岱《夜航船》卷九《礼乐部》
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
 
《九辩》为从来所共赏。玉之旨,因《骚》有“启九辩与九歌”之句,欲以是补之,与《九歌》等。然词在涉不涉之间,意与法在欲并未能并之际,剿袭句多,曲折味少,亦不存焉可矣。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卷首《凡例》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二《招》之独存,而又先《大招》于《招魂》何也?王逸之论《大招》,归之“或曰屈原”,未尝以专属景差。晁氏曰:“词义高古,非原莫能及。”余谓本领深厚,更非原莫能及。则存《大招》,固所以存原之自作也。《招魂》属之宋玉,而太史公曰:“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又似亦原之自作。则存《招魂》,亦并存原耳。即《招魂》从来属玉,《大招》未必非差,而其词专为原拈,其意与法,足与原並,则固足存矣!宜存矣!此岂他篇所可比。若唐、宋以后所增之《续骚》,赘附愈甚,置之不论可也。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凡例》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楚辞》之难读在复,以不得其解,则视复生迷,因之生厌也。然其运法之谨严,用意之奇变,乃专在复中,或以复翻前,或以复应前,首《骚》三千余字,篇最长,故复最多,复言路,复言芳,复言玉,复言女,深意叠出焉。……后人拟骚,竟无知其用复之妙。学其用复之法者,法不妙则意不奥,复何以称《骚》。宋玉身为弟子,尚未窥此秘,矧属其他。即以《九辩》稽之,非不履言秋,乃语复意,亦复焉,乌用复为?故必知似复非复,乃可与读《骚》,乃可与学《骚》。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附《听直合论·听复》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宋玉则《九辩》堪稽,读《九辩》者以为悲原而作,其辞多言秋,盖原死于夏,故其弟子之感怀从秋也。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附《听直合论·听二招》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招魂》属之宋玉,而太史公曰:“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又似亦原之自作,则存《招魂》亦并存原耳。即《招魂》从来属玉,《大招》未必非差,而其词专为原拈,其意与法,足与原并,则固足存矣,宜存矣。此岂他篇所可比。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卷首《凡例》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世之读“二招”者,各从私好以为优劣,定评未有属焉。朱子谓《大招》胜《招魂》,以其“近于儒者穷理经世之学”,“天道之屈伸动静,粗识端倪,国体时政,颇知先后”。杨用修谓《招魂》丰蔚浓秀,王元美极服此论,以为足破宋人眼耳。则《小招》胜《大招》矣。世之喜理胜者多从朱,喜词工者多从杨。然“二招”佳处实不在此,作者当日别有暗藏之关窍,至庄之论,至艳之语,皆从至惨之中托根发叶,层叠以致其愈惨,意不在矜庄斗艳也。若谓《大招》词逊,《小招》理逊,古人岂不窃笑哉!其间一字落纸,万泪盈胸,与二十五篇来历相对,正反相钩,发思布序,步步相因,必不可易。倘可移以招他人忠魂通用之套,则理虽庄,腐理耳,词虽艳,浮词耳,惨痛何在?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附《听直合论·听二招》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楚辞更定目录》:卷八:《招魂》
——(明)黄文焕《楚辞听直》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宋玉《九辩》: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惆怅兮,而私自怜。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寞而无声。
——(明)卢之颐《本草乘雅半偈》卷九《宋嘉祐·山慈姑》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77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师古曰:子何反,即景荖,宋玉弟子也,今作差。洪洲载一作景庆。
——(明)方以智《通雅》卷二十《姓名》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羹音郎之原
《左传》“楚城陈蔡不羹”注,羹音郎。《汉书》作更。盖古“八庚”多通“七阳”,更字读如冈,冈又讹转为郎耳。诸公但知《楚词》皆读羹为郎,而不知其为更,古人韵粗,更、郎相近则直音为郎,或此之故。
——(明)方以智《通雅》卷一《疑始》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些”之助辞犹斯也:《楚辞》注,音苏箇切。《韵会》又入麻、哿、霁韵。存中曰:夔峡湖湘人,凡禁咒语末皆云“娑婆訶”,三合而为“些”也。《岩下放言》非之,《博物志》有止些山,杜诗“和亲逻些城”,则因罗娑川而借用也。其实“些”字音本于“斯”字,张氏曰:《诗》“恩斯”“勤思”“彼何人斯”之类,并与“些”同。方子谦曰:“斯”字亦在先韵,音鲜。《诗》有“兔斯首”,笺云:斯,白也。今俗语鲜白之字作鲜,齐鲁之间声近斯。孔颖达曰:“鲜”而变为“斯”者,齐鲁之间,其语鲜、斯声相近。《歌韵》叶韵梭。孔子《临河歌》“狄之水兮风扬波,舟楫颠倒更相加,归来归来斯为斯”,“斯”合韵,音莎,如《楚辞》之“些”。此知些、梭、斯、鲜为一音也。
——(明)方以智《通雅》卷四《释诂》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招魂》:娭光眇视,目曾波些。曾,重也。摹写娭笑轻眇回波层折之态,已极致矣。
——(明)方以智《通雅》卷十八《身体》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宋玉《招魂》:菎蔽象棋,有六博些。注:象牙为棊也。
——(明)方以智《通雅》卷三十五《器用》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招魂》曰:冬有穾夏,夏室寒些。注谓,复室也。《史记·上林赋》“岩穾洞房”,《汉书》作“岩突”,师古曰:如灶突也。
——(明)方以智《通雅》卷三十八《宫室》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招魂》:娭光眇视,目曾波些。
——(明)方以智《通雅》卷十八《身体》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宋玉《招魂》:菎蔽象棋,有六博些。
——(明)方以智《通雅》卷三十五《器用》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招魂》曰:冬有穾夏,夏室寒些。
——(明)方以智《通雅》卷三十八《宫室》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高唐云雨,是先王楚怀事。楚襄虽梦神女,而赋中不言云雨也。乃唐人诗如“倾国倾城汉武帝,为云为雨楚襄王”、“云雨无情难管领,任他别嫁楚襄王”、“料得也应怜宋玉,只应无奈楚襄”、“今来云雨知何处?重上襄王玳瑁筳”,此类甚多,往往误称,相沿不改,后遂为填词家借资,然使正其讹而作怀王,便不成佳话矣。《高唐赋》中“旦为行云”,至今亦莫有称“旦云”者。看来古人下语练字,皆须韵致,不专以理胜。又阅元微之《会真诗》“晨会雨濛濛”,则不独称“暮雨”矣。 
——(明)钱希言《戏瑕》卷一《高唐云雨》
   《丛书集成初编》第2945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神女赋》中,王、玉二字互书。盖“其夜王寝,楚与神女遇者”,王字乃玉字耳。“明日以白玉”者,以“白王”也。“王对”应作“玉对”才是,不应“王对曰”之后又有一“王曰”也。此说千古不刊。余记得科举时事,尝命书佣缮写诸赋数卷,自楚迄唐,合为一帙,命其名曰《列绣编》,是时业已如此政之。后见李上饶家刻出《赋苑》,板虽不佳,却合余意,不知何人所校。据凌初成《核札》云:张伯起纂《文选注》时,已改定矣。初成又谓,宋人沈存中《笔谈》,先有此说。余考《笔谈》,未之有也。然《核札》既已详哉其辩之矣,不知古玉字元无一点,后隶书始加点以别帝王字耳。玉字象形,本从王省文,徐氏所谓王中画近上,玉三画匀也。李阳冰曰:三画正均如贯玉,盖字义如此。今世传璧字、碧字与璠、玙、环、瑗之居,诸“王”或在上下,或在半边,亦初未尝有点,可以反矣。去古既远,文字脱误,讹以传讹,往往而是。在有唐诸公,含毫赋诗,无不舍怀王而归美于楚襄,何怪乎今之读《骚》《选》者耶?想其时,便已乌焉成马矣。第阅《高唐》《神女》《登徒子好色》三赋,莫不以楚襄为首。一则曰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一则曰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一则曰大夫登徒子,侍于楚襄王而短宋玉。又玉所赋《高唐》末有“风起雨止,千里而逝,盖发蒙,往自会”,注云:“言如风雨之疾,王至庙,如发其蒙,自时与神会也。”而下遂结以“九窍通郁,精神察滞,延年益寿千万岁”,注又云:“言今与神会,九窍通畅,精神得以自察,故延年益寿耳。”然则梦与巫山神女遇者,直谓楚襄王事可也。纵令枉受其名,政亦何害?存中辩证,实未及此。
  ——(明)钱希言《戏瑕》卷三《神女赋》
《丛书集成初编》本第2945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帝氏姓,周人寻之,故《春秋》称王姬,诸姑伯姊,并得称焉。鲁为同姓,称叔姬、季姬、共姬,犹齐之称姜,宋之称子,陈之称妫,秦之称女怀赢之类是也。盖古者妇人称名,率从其国姓,而女之适人者,明有所从,则又系诸国,若郯伯姬、杞叔姬、宋荡姬、郑季姬、卫穆赢、宋穆姜之谓矣。至周穆王娶盛伯之女,《传》曰同姓之亲,故称盛姬,固一说也。然《水经注》载,巫山之上,帝女居焉。宋玉所谓天帝之季女,名曰瑶姬。《襄阳耆旧传》则称,赤帝女姚姬,未行而卒,葬于巫山之阳。是不在周以前乎?而楚非周姓。文王得丹之姬淫,期年不听朝;魏安釐王如姬最幸,为公子盗晋鄙兵符;楚庄王立钟鼓之间,左仗郑姬,右拥越姬。又《左传》有秦姬、燕姬、胡姬、陈夏姬,彼何以故?至汉魏而后,相沿为嫔嫱戚畹之通称矣。然则称姬者,自是美名之意,在赤帝时已有之,何关后人谬戾哉!张氏力诋其非,重出而两见之。窃谓今之称姬者,独吴人为近古,盖吴之先,故姬姓也。六朝三唐诗中,往往称吴姬,至燕赵佳人亦并称姬,罪不在字学之不明矣。
——(明)钱希言《戏瑕》卷一《称姫》
《丛书集成初编》本第2945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瀺,水落地声。灂,水小声。瀺灂,见《考工记》。而宋玉《高唐赋》中“巨石溺溺之瀺灂兮”,李善注曰:溺溺,没也。瀺灂,石在水上出没之貌。乃唐人仲子陵《五色琴弦赋》,遂讹为“泉鱼瀺灂以跃鳞”。“泉鱼”二字出《吴志》,有本。若言瀺灂是鱼,直作濡沫之类解矣。然头责子羽,已误瀺灂为渔父事,何怪后代相承也。 
——(明)钱希言《戏瑕》卷二《瀺灂》
《丛书集成初编》本第2945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高唐观:傅武仲《舞赋》:楚襄王既游云梦,使宋玉赋高唐之事。李善注:云梦薮在南郡华容县。高唐,楚观名。宋玉《高唐赋序》曰:“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漫叟诗话》曰:“濠州西有高唐馆,俗以为楚之高唐也。宋阎钦爱诗:‘借问襄王安在哉,山川此地胜阳台。’”盖言其非耳。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章华台:《左传》:楚子即位,为章华之宫,纳亡人以实之。杜预曰:章华,南近华容县。余按:楚华容城内又有章华台,盖宫以台名也。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章华台:《河南志》:河南开封府商水县西北三里有章华台。初楚灵王筑章华台于华容城,及襄王为秦将白起所迫,北保于陈,更筑此台。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兰台之宫:《风赋》: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楚世家》:楚有人谓顷襄王曰:“王綪缴兰台,饮马西河。”兰台一名南台,时所谓楚台者也。《湖广志》:楚台山在归州城中。旧传:楚襄王建台于此,因名。又杜诗注作云台之宫。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郢:楚文王始都郢。《括地志》云:平王城郢,在江陵县东北六里,故郢城是也。楚始都丹阳,在今枝江。文王迁郢,昭王迁鄢,皆在今江陵境中。杜预《左传注》云:楚国,今南郡江陵县北纪南城也。谢灵运《邺中集诗》云:南登宛郢城。今江陵北十二里而有纪南城,即古之郢都也,又谓之南郢。桓谭《新论》曰:楚之郢都,车挂毂,民摩肩,市路相交,号为“朝衣新而暮衣蔽”。
——(明)董说《七国考》卷三《楚都邑》
中华书局1956年版
 
修门:宋玉《招魂》:魂兮归来,入修门些。王逸注:修门,郢城门也。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云梦台:《高唐赋序》:游于云梦之台。《通鑑注》祝穆云:据《左传》邢夫人弃子文于梦中,言梦而不言云;楚子避吴入于云中,言云而不言梦。则知云梦二泽也。《汉阳志》: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子产相楚,楚子享之赋,吉日,王以田江南之梦。盖楚之云梦跨江南江北,故有南梦,有北梦。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修门:宋玉《招魂》:“魂兮归来,入修门些。”王逸注:修门,郢城门也。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楚些:《丹铅录》:齐歌曰讴,吴歌曰歈,楚歌曰些,巴歌曰嬥。又梁元帝《纂要》云:楚歌曰艳。宋玉《招魂》皆以“些”字为尾。
——(明)董说《七国考》卷七《楚音乐》
 
中华书局1956年版赐田:宋玉《小言赋》云,楚襄王既登阳云之台,命诸大夫景差、唐勒、宋玉等并作《大言赋》,卒而宋玉受赏。又作《小言赋》,王曰善,赐云梦田。《国策》云,“昭王反郢,蒙穀不受,遂自弃于磨山之中,至今无冒。”注曰:谓子孙虽有罪不冒法也。又楚有赏田,见《左传》。
——(明)董说《七国考》卷六《楚群礼·赏赐》
中华书局1956年版
 
阳云台:《古文苑》,襄王与唐勒、景差、宋玉游于阳云之台,玉作《大言赋》。《文选》作云阳,时所谓阳台者。
——(明)董说《七国考》卷四《楚宫室》
中华书局1956年版
 
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于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颺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蹷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陵高城,入于深宫,邸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蘅,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惟,经于洞房。
——(明)王志庆《古俪府》卷一《天文部·风》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7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楚宋玉《笛赋》:余尝观于衡山之阳,见奇筿异干、罕节间枝之丛生也。其处磅磄千仞,绝溪陵阜。隆崛万丈,盘石双起;丹水涌其左,醴泉流其右。师旷将为《阳春》《北鄙》《白雪》之曲,取其雄焉。宋意将送荆卿于易水之上,得其雌焉。于是天旋少阴,白日西靡。命严春,使午子,延长颈,奋玉指,摛朱唇,曜皓齿,赪颜臻,玉貌起,吟《清商》,追《流徵》,歌《伐檀》,号《孤子》。
——(明)王志庆《古俪府》卷八《乐部·乐器》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7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清张英、王士祯等《渊鉴类函》卷一百九十《乐部七·笛五》引同,唯间枝之“间”作“简”。
 
《招魂》曰:离榭脩幕。
——(明)周婴《卮林》卷六《广陈·离有十六义》
《八闽文献丛刊》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宋玉《笛赋》:衡山奇筿,师旷取其雄焉,宋意得其雌焉。亦以竹管之阴阳为雌雄耳。
——(明)周婴《卮林》卷四《述洪·岁月日风雷雄雌》
《八闽文献丛刊》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招魂》曰:离榭脩幕。王逸注:离,列也。《方言》曰:罗为之离,离谓之罗。郭璞注曰:皆行列物也。
——(明)周婴《卮林》卷六《广陈·离有十六义》
《八闽文献丛刊》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招魂》曰:长髮曼鬋,艳陆离。刘良注:美色貌。
——(明)周婴《卮林》卷六《广陈·离有十六义》
《八闽文献丛刊》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招魂》曰:长髮曼鬋,艳陆离。
——(明)周婴《卮林》卷六《广陈·离有十六义》
      《八闽文献丛刊》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景公问晏子曰:“天下有极大乎?”晏子对曰:“有。足游浮云,背凌苍天,尾偃天间,跃啄北海,颈尾咳于天地乎,然而漻漻不知六翮之所在。”公曰:“天下有极细乎?”晏子对曰:“有。东海有蛊,巢于蟁睫,再乳再飞,而蟁不为惊。臣婴不知其名,而东海渔者命曰焦冥。”壶公曰:宋玉语本此。
——(明)江东伟《芙蓉镜寓言》一集《言语》
岳麓书社2005年版
  
汉魏六朝文集,靖康间,悉为金虏辇去。今按《通考》所载,自宋玉至颜之推,仅三十种耳。今所见惟董仲舒、蔡中郎、陈思王、嵇康、陆机、陆云、陶靖节、鲍参军、谢宣城、江淹、庾开府十余集,其他如固安郑锦衣所缉《扬子云集》,吾郡沈沂川先生所缉谢灵运、沈文休文集,吾友刘少彝所缉《徐陵集》,皆近出也。  
——(明)姚士麟《见只编》卷上
《丛书集成初编》第3964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李白诗集推挹少陵者绝少,独少陵于白不一而足,然《蜀道难》亦为少陵作。唐勒、宋玉或尚有篇什不转耳。(董其昌)
——(明)郁逢庆《书画题跋记》续题跋记卷十二《董玄宰书卷》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16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夫《离骚》固《梼杌》之精华也,亦犹《三百》之于《春秋》也。楚之先有於菟、叔敖以经济鸣,倚相、射父以善读八索九丘鸣,而最后宋玉、景差以辞赋鸣。差、玉皆原弟子,递相祖述,几乎掩中原而上之。夫楚人亦能自进于天下也哉。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周拱辰孟侯父《楚辞叙》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朱熹曰:……按:《楚辞》屈原《离骚》谓之经,自宋玉《九辩》以下皆谓之传。以此例考之,则《六月》以下《小雅》之传也,《民劳》以下《大雅》之传也。孔氏谓,凡非正经者谓之传,善矣。又谓,未知此传在何书,则非也。然则吕氏寔据晁本而言,但洪、晁二本今亦未见其的据,更当博考之耳。 
                        ——(明)陆时雍《楚辞疏》附录《楚辞杂论》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明陆时雍《楚辞疏·楚辞目录》:卷八:《九辩》;卷九:《招魂》。
——(明)陆时雍《楚辞疏》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王世贞曰:《楚辞》十七卷,其前十五卷为濮中垒校尉刘向编。《集》尊屈原《离骚》为经,而以原别撰《九歌》等章,及宋玉、景差、贾谊、淮南、东方、严忌、王褒诸子,凡有推佐原意而循其调者为传。 
————(明)陆时雍《楚辞疏》附录《楚辞杂论》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倡楚者屈原,继其楚者宋玉一人而已,景差且不逮,况其他乎。自《惜誓》以下至于《九思》,取而附之者,非以其能楚也,以其欲学楚耳。古道既远,靡风日流,自宋玉、景差以来数千百年,文人墨士,頡马、扬而执班、张者尚不一二,更何有楚。余故叹其寥寥而取以附之,是则私心之所以爱楚也已。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读楚辞语》
 
《九辩》得《离骚》之清,《九歌》之峭,而无《九章》之婉,其佳处如“梢云脩幹,独上亭亭,孤秀掺疎,物莫与侣”。
宋玉所不及屈原者三,婉转深至,情弗及也;婵娟妩媚,致弗及也;古则彝鼎,秀则芙蓉,色弗及也。所及者亦三,气清,骨峻,语浑。清则寒潭千尺,峻则华岳削成,浑则和璧在函,双南出范。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读楚辞语》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时雍叙曰:万物懔秋,人生苦愁,彼生不辰者,直百岁无阳日耳。屈原之于怀王,始非不遇,卒以忧死,君子哀之。宋玉作《九辩》衍述原意,兼悼来者,故语多商声。其云“贫士失职而志不平”,所寄慨于千载者多矣。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八《九辩》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陆时雍曰:宋玉、唐勒、景差祖述原旨,递以声歌相放,而玉最为优。然《九辩》简直,视其制,已降原矣,所谓《骚》之乱、歌之首也。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八《九辩》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招魂》绚丽,千古绝色,正如天人珠被,霞烂星明,出银河而下九天者,非人世所曾得有。
《招魂》刻画描画,极丽穷奇,然已雕已琢,复归于朴,鬼斧神工,人莫窥其下手处耳。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读楚辞语》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杨用修曰:《招魂》丰蔚浓秀,驱枚、马而走班、扬。此是门面语意,余独叹其为奥。所谓奥者,经堂入室,直抉其壶奥者也。其举景而得趣,举貌而得态,举色而得意,举馔而得味,举声而得会,是谓天下之至神。顾虎头为人写照,先察其神情,种种入手,一略举笔具形,不由不意致周旋,精神飞越也。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读楚辞语》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宋晁无咎谓《大招》“古奥”,“当为原作无疑”。朱晦翁谓《大招》“平淡醇古,意亦深靖闲退,不为词人墨客浮夸艳逸之态”。余观此有感焉,乃知时事异,而议论因之亦殊也。若余论之,直谓《大招》语不成趣,有貌无情,一爽羹败酒之类耳。《大招》举宫室、饮食、声色之类,与《招魂》同,其欲靡丽奇巧亦一,而语之不精,言之无味者,力不足也;好色一,而彼于其丑,此于其嫮;饮酒一,而彼于其醨,此于其醪。谓丑与醨之不好,而嫮与醪之是好也,则不情矣。所谓“深靖闲退而不为浮夸艳逸之词”者,得无丑与醨之说乎!大抵宋人论文无之非道,若余之所论无之非情。无之非道,舍仁义礼乐不可矣;无之非情,喜怒哀思刚柔平反皆是也。喜不成喜,思不成思,则不文矣。宜刚非刚,宜柔非柔,则不文矣。情者,诗文之的也,太过则滥,不及则伪矣。《易》曰:“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此中亦着一道字不下,《卫风·硕人》形容殆尽,谁诋其为非者。此余之妄见,不敢自附于前贤者也。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读楚辞语》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淮南《招隐士》,此自招隐士耳。于屈原无与也,而王逸、朱晦翁俱牵涉原事,则非矣。文甚简奥,所不及于屈、宋者,其锋钝耳。百炼犀利,一出一入,纵横莫当,非至人出鬼入神,安得具此手段。
——(明)陆时雍《楚辞疏》卷首《读楚辞语》
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0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此篇为一种无行文人针砭膏肓,大有裨益,但人品难齐,有托之狂简而不屑修饰者,有偏于刚介而动与祸会者,如屈、宋、东方、司马、嵇、阮、孔、谢之徒皆贤者也,今概以为轻薄而讥之,可谓莨莠不分者。 
——(明)王志坚《四六法海》卷十颜之推《家训论文章·评点》
《四六法海》辽海出版社2010年版
 
 “夫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观乎国风以察兴亡,是知文之为用,远矣大矣。若乃宣、僖善政,其美载于周诗;怀、襄不道,其恶存于楚赋。读者不以吉甫、奚斯为谄,屈平、宋玉为谤者,何也?盖不虚美,不隐恶故也。”是则文之将史,其流一焉。
              ——(明)王志坚《四六法海》卷十刘知几《史通·载文篇》
辽海出版社2010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