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料
首页 > 研究资料 > 正文

宋玉研究资料之九(金元)

上传时间:2013-11-15 03:29:25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物感于我,我应之以理而辞之耳,岂校其辞之工拙哉。是以六经之文,经天地,贯万世,与博厚高明并而不朽也。仲尼氏没,本散而末分,源远而流别,文晦于理而文于辞,作之者工于辞而悖于理,故庄、列以之文虚无,仪、秦以之文狙诈,申、韩以之文惨黩,屈、宋以之文怨怼,卒致吕政焚书之厄。 
——(元)郝经《陵川集》卷二十二《文说送孟驾之》
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
 
自孔孟氏没,理寖废,文寖彰,法寖多。于是左氏释经而有传注法,庄、荀著书而有辩论之法,屈、宋尚辞而有骚赋之法,马迁作史而有序事之法,自贾谊、董仲舒、刘向、扬雄、班固,至韩、柳、欧、苏氏,作为文章而有文章之法,皆以理为辞而文法自具,篇篇有法,句句有法,字字有法,所以为百世之师也。故今之为文者,不必求人之法以为法,明夫理而已矣。 
——(元)郝经《陵川集》卷二十三《答友人论文法书》
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
 
先秦之文,则称左氏、《国语》《战国策》、庄、荀、屈、宋;二汉之文,则称贾谊、董仲舒、司马迁、刘向、扬雄、班固、蔡邕;唐之文,则称韩、柳;宋之文,则称欧、苏。中间千有余年,不啻数千百人,皆弗称也。骚赋之法则本屈、宋,作史之法则本马迁,著述之法则本班、扬,金石之法则本蔡邕,古文之法则本韩、柳,论议之法则本欧、苏。中间千有余年,不啻数千百文,皆弗法也,何者?能自得理而立法耳,故能名家而为人之法。 
  ——(元)郝经《陵川集》卷二十三《答友人论文法书》
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
 
于是不敢自作,不复见古之文;不复有六经之纯粹至善,孔、孟之明白正大,左氏之丽缛,周、庄之迈徃,屈、宋之幽婉;无复贾、马、班、扬、韩、柳、欧、苏之雄奇高古、清新典雅、精洁恣肆、豪宕之作。总为循规蹈矩,决科之程文,卑弱日下,又甚齐梁五季之际矣。呜呼!文固有法,不必志于法,法当立诸已,不当尼诸人,不欲为作者则已,欲为作者名家而如古之人,舍是将安之乎! 
——(元)郝经《陵川集》卷二十三《答友人论文法书》
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
 
 
议曰:赋本诗之一义,屈、宋作而骚赋兴,与诗别而体制异矣。汉兴,贾谊、司马相如,壮浪纵肆,宏富高古,无以尚矣。至扬雄、班固,模拟填塞,虽工巧而不能穷神入圣,于是自以为俳。若张衡、左思则又下扬、班远甚,特圭撮事类辞章之肆闠尔。
——(元)郝经《郝氏续后汉书》卷六十六下《左思》
《丛书集成初编》第3738-3755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骚人称屈宋,宋岂敌子平。诗家推陶谢,谢岂肩渊明。鲁直爱水仙,以梅为其兄。梅似可祖父,吾今改兹评。 
——(元)方回《桐江续集》卷二十六《拟古五首》(其四)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3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悲哉!秋之为气。”宋玉之辞极矣。后之作者悲秋为多,中秋、九日诗,不尽入节序,及泛述秋兴、秋怀,精于言秋者属此。
                     ——(元)方回《瀛奎律髓》卷十二《秋日类序》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
 
 
夫诗之来远矣,盖见于唐虞之末,著于殷商之时,圣人集《三百篇》,列之于经,取其可以告神明、荐宗庙、讽君上、谕朋友故也。至于春秋列国,诸卿大夫未有不通诗者,皆以所赋卜休咎成败,其为用如此。降及后世,有衍而为《离骚》,分而为《九辩》,变而为古调,创而为近体,然去古渐远,气格稍弱,中间自成一家得左右《风》《雅》者为不少,世之人必欲攀屈、宋之驾,登李、杜之坛,出乎喜怒哀乐之至情,合于仁义礼智之中道,可不知所效,学求所矜式乎! 
——(元)张之翰《西岩集》卷十七《诗学和璞引》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04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又进,即归州治。江南有巫峡,有楚王楼,有巫山十二峰,有宋玉亭,皆南岸也。
——(元)刘壎《隐居通议》卷二十九《地理·川江图》
《丛书集成初编》第0212-0215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离骚经》宋玉《招魂》云:“娱酒不废,沈耽日夜些。兰膏明烛,华镫错些。”王逸注:“镫,锭。尽雕琢错饰,设以禽兽,有英华也。”案:《玉篇》镫,都滕切。《说文》云:锭也。《广韵》曰:灯也。又都邓切,鞍镫也。锭,徒径切,锡属。《说文》锭:镫也。《广韵》又丁定切。豆有足曰镫,无足曰镫(去声)。锭又堂练切,灯有足也。然则灯、锭二字,各自有三义也。  
——(元)李治《敬斋古今黈》卷二
《学术笔记丛刊》本中华书局1995年版
 
 
故其诗,徘徊窈窕,情钟意剧,如高渐离、李龟年之过都历国,惊欣而凄怆也;噫呜慷慨,神张气旺,如唐衢、庄舄之怀人思土,若不愿居而中不能释也;登山临水,留连畅洽,如宋玉、司马相如之感遇,而有所适也;扫门却轨,呻吟沉着,如虞卿、冯衍之独行无与,而莫之悔也。呜呼!兹非余心之所同然者耶?兹非人情世故之所托于无迹之迹者耶?
                   ——(元)戴表元《剡源文集》卷九《许长卿诗序》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94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元陈仁子《文选补遗》:卷二十九《离骚》:收《九辩》;卷三十一《赋》:宋玉《微咏赋》《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
 ——(元)陈仁子《文选补遗》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按:《文选补遗》所录《九辩》乃补《文选》未收之部分。
 
《微咏赋》:蔓驰年之骚思,黮徂夜之悁忧。念怳惘以沦忽,心震憺而劳流。坐生悲其何悆?徒空咏以自惆。于咏之为情也,怅望兮若分江皛素厓,翔伤兮滥行云再清离。浩宕弘以广度,纷收息而淹仪。既御声以跼制,又系韵而发羁。青途郁兮春采香,秋色阴兮白露商。讙鸟翾兮山光开,长霞流布兮林气哀。于时也,深衷美绪,孤响端音。属素排满,吐致施英。嘈肆怀以鸿畅,惨辍意而相迎。冯幽图以藉怨,咀高华而寄声。体閒慆而都靡,心游任而姝明。濯陵奇而焘志,舒容绮以昭情。占风立侯,睨天发晖。精虑方荡,中置忘归。慨矣挫叹,默焉析机。钟石壥畹,琴瑟林帷。重浏怆以徐吟,若变宫而下徵。首廉丽以轻荣,终温爱而调理。历贞璇以弘观,留雅恨其谁止?尔乃承芳遗则,度律闻韶。回白云以金讚,戾秋月而玉寥。临洪流以浩汗,履薄冰而心憔。恻君子之严秀,镜淑人之灵昭。日月会兮争骛,朝夕见兮玄途。楹华兮开表,穸坛兮横芜。龙义驿兮终不昭,松延阴兮意沈虚。欢阳台兮迅飞路,閟阴槨兮空长居。去矣!回复参咤,荣身四修。匪聊乱而剽越,空含㖞而动神。
乱曰:简情撰至振玄和兮,神宫妙意赏山波兮,敻兮积轩非徒歌兮,致命遂志宝中阿兮。
——(元)陈仁子《文选补遗》卷三十一《赋》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6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明刘节编《广文选》卷四,南京图书馆藏清抄本《宋玉集》卷上《赋类》均收有此赋,文字同。
 
少陵“落日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即宋玉《神女赋》;“其始来也,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然此又出《诗·陈国风》之“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时好事者便谓少陵此两句,尝治郑虔妻疟疾有验,良可笑也。  
——(元)白珽《湛渊静语》卷二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66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而论之曰:在德不在景,山川以人而重,德与景而悠永,亳殷京洛之区,今视昔而依然,谓愚言之不信,何一盛而莫肩,如宋玉想像夫高唐,苏子亲见夫处境,虽铺张,恐涉于虚无,知初咏,未得其要领也。
                      ——(元)陈栎《定宇集》卷十二《燕山八景赋》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05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御定历代赋汇》卷十六录此赋,文字同。
 
矧未尝登览而欲赋之,不过想像焉耳。宋玉想像而赋高唐,乃述梦境,本无实事,徒肆虚辞,如画鬼神,孰从而究诘之。今欲虚辞赋实景,识者苟摭实景以非虚辞,不待离娄子吹毛议之而知其不可矣。
                  ——(元)陈栎《定宇集》卷十四《燕山八景赋考评》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05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巫山神女庙两庑碑文皆言,神助禹开峡有功,是以庙而祝之,极诋宋玉云雨之妄。余谓与扬州后土韦郎事相似,旧塑绿衣年少于旁,明道以其亵渎,遂撤去之。不特此二事,月宫姬娥初无此说,诞妄始于《淮南子》,汉人从而传之,唐宋文人又从而诗之歌之。史先生《敩斋占毕》论之详矣。
——(元)盛如梓《庶斋老学丛谈》卷一
《丛书集成初编》第328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巫山神女庙两庑碑文,皆言神助禹开峡有功,是以庙而祀之,极诋宋玉云雨之妄。余谓与扬州后土韦郎事相似。旧塑绿衣年少于旁。明道以其亵渎,遂撤去之。
——(元)盛如梓《庶斋老学丛谈》卷一
《丛书集成初编》第328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汉·艺文志》传曰:……大儒荀卿及楚臣屈原,离谗忧国,皆作诗以风,咸有恻隐古诗之义。其后,宋玉、唐勒,汉兴司马相如、枚乘及扬子云,竞为侈丽闳衍之词,没其风谕之义。是以扬子云悔之,曰:“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如孔氏之门人用赋也,则贾谊登堂,相如入室矣,如其不用何?”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经籍考五十七》
中华书局2011年版
《宋玉集》一卷:陈氏曰:“楚大夫宋玉撰。《史记·屈原传》言:‘楚人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皆原之弟子也。’而玉之辞赋独传,至以屈、宋并称于后世,余人皆莫能及。按:《隋志》:《集》三卷,《唐志》:二卷,今书乃《文选》及《古文苑》中录出者,未必当时本也。”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宋玉集》
中华书局2011年版
 
按:宋玉而下五家,皆见唐以前《艺文志》,而“三朝志”俱不著录,《崇文总目》仅有董集一卷而已。盖古本多已不存,好事者于史传及类书中钞录以备一家之作,充藏书之数而已。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扬子云集》
中华书局2011年版
 
名氏,洪氏得之吴郡林虙德祖,其篇次不与今本同。今本首《骚经》,次《九歌》《天问》《九章》《远游》《卜居》《渔父》《九辩》《招魂》《大招》《惜誓》《招隐》《七谏》《哀时命》《九怀》《九叹》《九思》。《释文》亦首《骚经》,次《九辩》,而后《九歌》《天问》《九章》《远游》《卜居》《渔父》《招隐士》《招魂》《九怀》《七谏》《九叹》《哀时命》《惜誓》《大招》《九思》。洪氏按:王逸《九章注》云:“皆解于《九辩》中。”则《释文》篇第盖旧本也。后人始以作者先后次序之耳。朱侍讲按:天圣十年,陈说之序,以为旧本篇第混并,乃考其人之先后,重定其篇第,然则今本说之所定也。余按:《楚辞》,刘向所集,王逸所注,而《九叹》《九思》亦列其中,盖后人所益也与?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楚辞释文》
中华书局2011年版
 
《续楚辞》二十卷:晁氏曰:族父吏部公编,择后世文赋与《楚辞》类者编之。自宋玉以下,至本朝王令,凡二十六人,计六十篇,各为小序,以冠其首。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续楚辞》
中华书局2011年版
 
《楚辞集说》八卷:陈氏曰:……屈子所著二十五篇为“离骚”,而宋玉以下则曰“续离骚”。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楚辞集说》
中华书局2011年版
 
《楚汉逸书》八十二篇:豫章洪芻编,宋玉、司马相如……,凡十九家,叙其可考而读者,共八十二篇。……又有《汉贤遗集》所载略同……。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四十八《楚汉逸书》
中华书局2011年版
 
《杂文章》一卷:鼌氏曰:孙巨源得之于祕阁,载宋玉等赋颂五十八篇。景迂生元丰甲子以李公择本校正,后有刘大经、田为、王云、李端、唐君益诸人题跋。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四十八《杂文章》
中华书局2011年版
 
《古文章》十六卷:陈氏曰:……《馆阁书目》又有《汉魏文章》二卷,集宋玉以下文八十八首,未见。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四十八《古文章》
中华书局2011年版
 
 
《岁时杂咏》《续岁时杂咏》:宣献公宋庠及其孙叔刚撰。济北晁无咎补之作《序》曰:……屈原、宋玉为《离骚》,最近于诗,而所以托物引类,其感在四时,可以慷慨而太息,想见其忠洁。……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六《经籍考•岁时杂咏》
中华书局2011年版
陈氏曰:昭武黄伯思长睿撰其序言,屈、宋诸骚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故可谓之《楚辞》。若些、只、羌、谇、蹇、纷、侘傺者,楚语也;悲壮顿挫,或韵或否者,楚声也;湘、沅、江、澧、修门、夏首者,楚地也;兰、茝、荃、药、蕙、若、蘋、衡者,楚物也。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经籍考·新校楚辞》
中华书局2011年版
东坡苏氏曰:鲜于子骏《九诵》,友屈宋于千载上。《尧词》《舜词》二章气格高古,东汉以来鲜及。
少游秦氏曰:公晚年为诗与楚词尤精,苏翰林读公《八咏》,自谓欲作而不可得,读《九诵》,以为有屈宋之风。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六《鲜于谏议集三卷》
中华书局2011年版
 
张耒尝言:无咎于文章盖天性,读书不过一再,终身不忘。自少为文,即能追考屈、宋、班、扬,下逮韩愈、柳宗元之作,促驾而力鞭之,务与之齐而后已。其凌厉奇卓,出于天才,非酝酿而成者,自韩柳而还,盖不足道也。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六《晁无咎<鸡肋编>七十卷》
中华书局2011年版
按:宋晁公武撰、赵希弁编《郡斋读书志》卷四下《晁无咎<鸡肋编>七十卷》亦有此评。
 
 
晁氏曰:后汉校书郎王逸叔师注:楚屈原名平,为怀王左徒,博闻强志,娴於辞令。后同列心害其能而谗之,王怒,疏平。平自伤忠而被谤,乃作《离骚经》以讽,不见省纳。及襄王立,又放之江南,复作《九歌》《天问》《九章》《远游》、《卜居》《渔父》《大招》,自沈汨罗以死。其后楚宋玉作《九辩》《招魂》,汉贾谊作《惜誓》,淮南小山作《招隐士》,东方朔作《七谏》,严忌作《哀时命》,王褒作《九怀》,刘向作《九叹》,皆拟其文,而哀平之死于忠。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楚辞十七卷》
 
衙官屈宋:
杜审言云:吾之文可使屈宋作衙官。(本传)
——(元)佚名《群书通要》己集卷二《衙官屈宋》
                      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诗人之赋:
或问:“景差、唐勒、宋玉、枚乘之赋也益乎?”曰:“必也淫。”“淫则奈何?”曰:“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如孔氏之门用赋也,则贾谊升堂,相如入室矣,如其不可何?”(扬(雄)《吾子》)
——(元)佚名《群书通要》己集卷三《诗人之赋》                    
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昔楚襄王与宋玉游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须臾变化无穷。王曰:“此何气也?”玉曰:“所谓朝云也者。先王游高唐昼寝,梦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宋玉《高唐赋序》) 
——(元)佚名《群书通要》甲集卷四《云类·巫山》
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宋玉识音而善文,襄王好乐而爱赋,既美其才,而憎其似屈原也,乃谓之曰:“子盍从楚之俗,使楚人贵子之德乎?”对曰:“昔楚有善歌者,王其闻欤?始而曰《下俚》《巴人》,国中唱而和之者数万人;中而曰《阳阿》《采菱》,国中唱而和之者数百人;既而曰《阳春》《白雪》《朝日》《鱼离》,含商吐角,绝节赴曲,国人唱而
 
和之者不过数人。盖其曲弥高,其和弥寡。”(《襄阳台传》) 
——(元)佚名《群书通要》丁集卷八《歌舞类·阳春白雪》
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至周而诗极盛,其《三百篇》则经仲尼之所删而存者,先儒谓删后更无诗者,非无诗也,谓雅不作耳,自时厥后,一变而为楚骚,屈原《九歌》则涉于怨怼,宋玉《高唐》则流于荒淫,至再变而为汉之五言,三变而为七言,继而歌行、杂体,后人多以是相慕效而作,各极其所至为名家。
                            ——(元)贡奎《云林集》卷首陈嵦《序》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05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中华书局2011年版
客有携杂诗赋一编示余,其识《天野飞云》,而不著撰人名氏。余读未终,矍然曰,是咀澹而厌华,幽光而凄韵,其多得于骚家之性者欤!何言之甚似也。……然则诗殄而骚萌肇于屈宋,而成于扬马,岂独求之声而合哉!客为我遡寥廓,而重讯天野之飞云,还有以启我,则骚家之苗裔,庶其在是矣夫! 
——(元)柳贯《待制集》卷十八《题天野飞云编》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1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议词章之弊,肇于扬、刘,发《骚》《雅》之幽,拟于屈宋。 
——(元)袁桷《清容居士集》卷四十《答朱生》
中华书局1985年版
 
今噩上人作《骠骑山赋》及《叠秀》《冽清》二赋,手而读之,诚骎骎乎古作矣。渡江以来,诸贤蹈袭苏学,以雄快直致为夸,诗与文率相成风,科举学盛,屈宋不入于口耳,积弊几二百年,山林枯槁之士尚何能冀其髣象,是则皆吾徒之罪也。 
——(元)袁桷《清容居士集》卷五十《题噩上人叠秀轩赋后》
中华书局1985年版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二《楚辞体下》:宋玉《九辩》。
——(元)祝尧《古赋辨体》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右屈、宋之辞,家传人诵,尚矣!删后遗音,莫此为古者,以兼六义焉。尔赋者,诚能隽永于斯,则知其辞所以有无穷之意味者。诚以舒忧泄思,粲然出于情,故其忠君爱国,隐然出于理。自情而辞,自辞而理,真得诗人“发乎情,止乎礼义”之妙,岂徒以辞而已哉!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二《九辨后评语》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其一:兴而赋也,然兼比义。盖遭谗放逐,感时物而兴怀者,兴也。而秋乃一岁之运,盛极而衰,阴气用事,有似叔世危邦之象,则比也。
其二:赋兼风也。玩其优柔宛转之辞,则得之矣。
其三:赋兼比兴之义,与首篇同。“余”“吾”皆为原之谓,他篇仿此。
其四:比而赋也。
其五:比而赋也。全篇取骥与凤为比,寓情曲折有味。
其六:赋而比也。其中赋多而比少。
其七:赋也,中含比义。
其八:比而赋也。首尾专言拥蔽之祸。
其九:赋也,其间亦略兼比。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二《九辩》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右屈宋之辞,家传人诵,尚矣。删后遗音,莫此为古者,以兼六义焉。尔赋者,诚能隽永于斯,则知其辞所以有无穷之意味者。诚以舒忧泄思,粲然出于情;故其忠君爱国,隐然出于理。自情而辞,自辞而理,真得诗人“发乎情,止乎礼义”之妙,岂徒以辞而已哉!如但知屈、宋之辞为古,而莫知其所以古,及其极力摹放则又徒为艰深之言,以文其浅近之说,摘奇难文字,以工其鄙陋之辞,汲汲焉以辞为古,而意味殊索然矣,夫何古之有!能赋者,必有以辨之。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二《九辨后评语》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宋)玉,屈原弟子也,为楚大夫,闵其师忠而放逐,故作《九辩》以述其志。玉赋颇多,然其精者,莫精于《九辩》。昔人以屈宋并称,岂非于此乎得之!太史公曰:“屈原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皆以赋见称。”或问杨子云曰:“景差、唐勒、宋玉、枚乘之赋也,善乎?”曰:“必也淫。诗人之赋丽以则,词人之赋丽以淫。”审此,则宋赋已不如屈,而为词人之赋矣。宋黄山谷云:“作赋须以宋玉、贾谊、相如、子云为之师,略依仿其步骤,乃有古风。老杜咏吴生画云:‘画手看时辈,吾生远擅场。’盖古人于能事,不独求夸时辈,要须前辈中擅场尔。此言尤后学所当佩服,但其言自宋玉以下,而不及屈子,岂以骚为不可及邪?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二《宋玉》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玉,屈原弟子也,为楚大夫。闵其师忠而放逐,故作《九辨》,以述其志。玉赋颇多,然其精者,莫精于《九辨》。昔人以屈、宋并称,岂非于此乎得之?太史公曰:“屈原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皆以赋见称。”或问扬子云曰:“景差、唐勒、宋玉、枚乘之赋也,善乎?”曰:“必也淫,诗人之赋丽以则,词人之赋丽以淫。”审此,则宋赋已不如屈,而为词人之赋矣。宋黄山谷云:“作赋须以宋玉、贾谊、相如、子云为之师,略依仿其步骤,乃有古风。”老杜《咏吴生画》云:“画手看时辈,吴生远擅场。”盖古人于能事,不独求夸时辈,要须前辈中擅场尔。此言尤后学所当佩服,但其言自宋玉以下而不及屈子,岂以《骚》为不可及邪?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二《宋玉》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此等赋实自《卜居》《渔父》篇来,迨宋玉赋《风》与《大言》《小言》等,其体遂盛,然赋之本体犹存。及子云《长杨》,纯用议论说理,遂失赋本真。欧公专以此为宗,其赋全是文体,以扫积代俳律之弊,然于《三百五篇》吟咏情性之流风远矣。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八欧阳永叔《秋声赋题解》
《四库文学总集选刊》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宋玉曰:凤凰上击九千里,翱翔乎窈冥之上。藩篱之鷃,安能料其高哉!士亦然矣。
——(元)富大用《新编古今事文类聚》卷十五《县官部·占气迁丞》
书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
按:明陈耀文《天中记》卷三十四《县丞》引此,文字同。
 
予观宋玉、曹子建《洛神》诸赋,其词若近于嫚亵,而世咸以为诚有是事,殆不然也。自《国风》《雅》《颂》之亡也,一变而为《离骚》,然其比兴之法则未尝亡,盖诗之善善恶恶也,其美是人,则形容其德之盛,如曷不肃雍、王姬之车之类是也;其讥刺是人,则夸张其服饰之美、顔色之丽,如胡然而天、胡然而帝之类是也。夫其所以爱恶之意,固以躍然于言外,如屈原之湘君、夫人,宋玉之美人,子建之洛神,亦皆为是假饰之词,以是发洩其忧怨悲愤之情,盖比兴之遗音也。
                      ——(元)李孝光《五峰集》卷二《书窈窕图后》
《湖湘文库》本岳麓书社2008年版
 
每见古人诗不俗,恨不移家与连屋。人生有诗可传世,万事无成心亦足。嗟哉风雅绝遗响,断絃未有麟膠续。三经三纬机轴在,文士畴非赖私淑。屈原吐词兰蕙香,能袭余馨惟宋玉。两京豪华六朝靡,声律由唐转覆束。草堂先生独冠佩,进退委蛇气吞肃。孔明庙柏一品题,俨然箓竹生淇澳。要之炼诗如炼丹,九转成功龙虎伏。秋高当约许玄度,妙法参诸老尊宿。
              ——(元)谢应芳《龟巢稿》卷四《与诸友论诗次朋南韵》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18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扬子云曰,诗人之赋丽以则,词人之赋丽以淫。子云知古赋矣,至其所自为赋,又蹈词人之淫,而乖《风》《雅》之则,何也?岂非赋之古者,自景差、唐勒、宋玉、枚乘、司马相如以来,违则为已远,矧其下者乎!余蚤年学赋,尝私拟数十百题,不过应场屋一日之敌尔,敢望古诗人之则哉!
                    ——(元)杨维桢《丽则遗音》卷首《丽则遗音序》
迪志文化出版公司2003年版
 
(客有问曰:)盍独不观夫世之务进,而不已者乎!峨高弁,曳长珮,从容而游豫,尧行而舜步,摉古文,摘奇字,穿凿以附俪,周情而孔思,屈原、宋玉、王、扬、司马,支离轮囷,绮缋艳冶,言文辞者,则或蜀,而或楚。
                              ——(元)吴莱《渊颖集》卷五《形释》
中华书局1985年版古之赋学,专尚音,必使宫商相宜,徵羽迭变。自宋玉而下,唯司马相如、杨雄、柳宗元能调协之,因集四家所著,名《楚汉正声》。
——(元)吴莱《渊颖集》附录宋濂《渊颖先生碑》
中华书局1985年版
 
 
古赋有楚赋,当熟读朱子《楚辞》中《九章》、《离骚》、《远游》、《九歌》等篇,宋玉以下未可轻读。有汉赋,当读《文选》诸赋,观此足矣。唐宋诸赋,未可轻读。有唐古赋,当读《文粹》诸赋,《文苑英华》中亦有绝佳者,有唐律赋,备见《文苑英华》。
——(元)陈绎曾《文说·下字法》
王水照《历代文话》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荆楚之邦,地大而物蕃,其镇衡岳,群山宗焉,其浸洞庭,众水瀦焉,其人屈原、宋玉、贾谊之流,百世慕其风焉。
      ——(元)傅若金《傅与砺诗文集》文集卷五《送张闻友游湘中序》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213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古来绘风手,莫如宋玉雌雄之论。荀卿《云赋》造语奇矣,寄托未为深妙。陆务观《跋吴梦予诗》云:山泽之气为云,降而为雨,勾者,伸秀者,实此云之见于用者也。予尝见旱岁之云,嵯峨突兀,起为奇峰,足以悦人之目,而不见于用,此云之不幸也。从《风赋》脱胎,虽因袭而饶意味。
——(元)郭翼《雪履斋笔记》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66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古来绘风手,莫如宋玉雌雄之论。荀卿《云赋》造语奇矣,寄托未为深妙。陆务观《跋吴梦予诗》云:山泽之气为云,降而为雨,勾者,伸秀者,实此云之见于用者也。予尝见旱岁之云,嵯峨突兀,起为奇峰,足以悦人之目,而不见于用,此云之不幸也。从《风赋》脱胎,虽因袭而饶意味。
——(元)郭翼《雪履斋笔记》 
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观乎屈原之《离骚》《九歌》,宋玉、景差之《九辨》诸作,苏李之赠答,无名氏之《十九首》,哀而不伤,怨而不怒,其《风》之遗音乎。
                ——(元)李继本《一山文集》卷四《傅子敬纪行诗序》
上海书店1994年版
 
宋玉者,楚之鄢人也,故宜城有宋玉塚。始事屈原,原既放逐,求事楚友景差。景差惧其胜己,言之于王,王以为小臣。玉让其友,友谢之,复言于王。玉识音而善文,襄王好乐爱赋,既美其才,而憎之似屈原也。曰:“子盍从俗,使楚人贵子之德乎?”对曰:“昔楚有善歌者,始而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之者数百人;既而曰《阳春》《白雪》《朝日》《鱼离》,国中属而和之者不至十人;含商吐角,绝伦赴曲,国中属而和之者不至三人矣。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元)陶宗仪《说郛》卷五十八上晋习凿齿《襄阳耆旧传·宋玉》
                              中国书店1986年版
 
宋玉东家女,因玉见弃,誓不他适,膏沐不施,恒以帛带交结胸前,后操织作以自给。后人效之,富家至以珠玉、宝花,饰锦绣流苏带,束之以增妖冶,寖失其制矣。
——(元)陶宗仪《说郛》卷三十一下《下帷短牒》
中国书店1986年版
按:明董斯张《广博物志》卷二十五《闺壶》,清沈自南《艺林汇考·服饰篇》卷六《佩带类》引此,文字同。
 
得《九辩》与《九歌》以下。郭景纯注引《归藏·开筮》曰:“昔彼九,宜是为帝辨同宫之序,是为《九歌》。”考此,则《九歌》《九辩》皆天帝乐名,夏初得之,屈原、宋玉取诸此也。况屈、宋骚辞多摘《山海经》之事迹乎?《诗》亡而后《骚》作,《骚》亦《诗》乐之余派。乐至九而成,故《周礼》:《九德》之歌,《箫韶》之舞,奏于宗庙之中,乐必九变而可成礼。所以必取于九者,黄钟在子,《太玄》以为子数九得,非黄钟为五音之宫欤?然则屈原而下,赝辞规谏,寓诸乐章,将以感神之心而感人,意亦切矣。
            ——(元)陶宗仪《说郛》卷二十四下施青臣《继古丛编·骚篇》 
   中国书店1986年版
 
《高唐》《神女》赋,自“王曰唯唯”以前皆赋也,而萧统为之序,东坡尝笑其陋。
——(元)陶宗仪《说郛》卷二十二上陈善《扪虱新话》
中国书店1986年版
 
至南京入阳熙门,……张巡、许远庙在西门外,谓之双忠庙。其傍则宋玉台,此地高辛氏子閼伯祈居商邱也。
      ——(元)陶宗仪《说郛》卷五十六周辉《北辕录》
中国书店1986年版
按:《古今说海》卷十五引此,文字同。
 
甲子至南京,金改为归德府。过雷万春墓,环以小墙,额曰忠孝雷公之墓。西门外南望,有宋玉台,及张巡、许远庙,世称双庙,睢阳人又谓之双王庙。
——(元)陶宗仪《说郛》卷六十五上范成大《揽辔录》
中国书店1986年版
 
 
故凡祸福之说,特冒佛之名,皆吾中国之人依仿而托之者也。佛书之初入中国也,仅《四十二章》,本不言祸福。其说知足,本于《老子》;其书分章,本于《孝经》,盖中国之人译之然也。言天堂,则宋玉天门、九关之说;言地狱,则宋玉幽都、土伯之说;言轮回则《汉书》载鬼之说;因《列子》寓言西极化人,遂生西方极乐;因《离骚》寓言女岐九子,遂生九子母;因邹衍以禹九州,演为九九,复演为九之又九,遂增展为十万亿国土;因道家谓昆仑山高二千五百里,日月常相隐避以为光明,遂推广而为日月循环须弥山照临四世界;因孟子道性善,人皆可以为尧舜,于是谓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汝等来世皆当作佛;因墨子言兼爱,视其邻之子犹其兄之子,于是谓一切男子皆我父,一切女子皆我母;因老子言吾大患者,以吾有身,于是谓肉身为血肉皮,耳、目、口、鼻、身、意为六根;因老子言可道非道,可名非名,于是谓一切有相皆为非相;因庄子言死灰其心,槁木其形,于是谓禅寂入定,坐脱立亡。凡尔皆吾中国之人译之然也,佛书之称自西域来者,不出此数端而已。
——(元)李翀《日闻录》
《丛书集成初编》第0328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
 
 
秦观字少游,一字太虚,……见苏轼于徐,为赋《黄楼》,轼以为屈宋才。又介其诗于王安石,安石亦谓清新似鲍、谢,轼勉以应举。
——(元)脱脱等《宋史》卷四百四十四《文苑传·秦观》
中华书局1985年版 
按:明郭裴著《广东通志》卷四十三《谪官志》,清金洪等监修《广西通志》卷八十六《迁客》所记本此。
 
 
宋玉师事屈原,为楚大夫。作《九辩》悲屈原也,作《神女》《高唐》二赋,皆寓言托兴,有所讽也。
——(元)佚名《氏族大全》卷十七《宋·九辩》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52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宋玉师事屈原,为楚大夫,作《九辩》,悲屈原也;作《神女》《高唐》二赋,皆寓言托兴,有所讽也。
                        ——(元)佚名《氏族大全》卷十七《一送·九辩》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52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