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料
首页 > 研究资料 > 正文

宋玉研究资料之五(宋代二)

上传时间:2013-11-15 03:18:58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宋玉,楚大夫,有赋十六篇。宋玉、唐勒、景差之徒,在屈原后,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
              ——(宋)王钦若《册府元龟》卷八百三十七《总录部·文章》
中华书局1960年版
 
 宋玉,楚大夫。初因其友而见于楚襄王,襄王待之无以异。宋玉让其友,其友曰:“夫薑桂因地而生,不因地而辛;妇人因媒而嫁,不因媒而亲。子之事主未尔,何怨於我?”宋玉曰:“不然,昔者齐有良兔曰东郭俊,盖一旦而走五百里,於是齐亦有良狗曰韩卢,亦一旦而走五百里,使之遥见而指属,则虽韩卢不及众兔之尘,若蹑迹而纵緤,则虽东郭俊亦不能离。今子之属臣也,夫蹑迹而纵緤与?遥见而指属与?”          
——(宋)王钦若《册府元龟》卷八百八十一《总录部·交友》
中华书局1960年版
 
欲以文经邦者,宜董、贾;欲以文动俗者,宜扬、马。言偃之文,郁而不见;卜商有《诗序》,其体近六经;屈原、宋玉怨刺比兴之词,深而失中,近于子夏所谓哀以思。
          ——(宋)姚铉《唐文粹》卷七十七崔祐甫《穆氏四子讲艺记》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古之作者,因治乱而感哀乐,因哀乐而为咏歌,因咏歌而成比兴。故大雅作则王道盛矣,小雅作则王道缺矣,雅变风则王道衰矣,诗不作则王泽竭矣,至于屈宋,哀而以思,流而不反,皆亡国之音也。至于西汉扬、马已降,置其盛明之代,而习亡国之音,所失岂不大哉! 
——(宋)姚铉《唐文粹》卷七十九柳冕《谢杜相公论房杜二相书》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文章本于教化,形于治乱,系于国风,故在君子之心为志,形君子之言为文,论君子之道为教。……自屈宋已降,为文者本于哀艳,务于恢诞,亡于比兴,失古义矣。 
——(宋)姚铉《唐文粹》卷八十四柳冕《与徐给事论文书》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于是风雅之文变为形似,比兴之体变为飞动,礼义之情变为物色,诗之六义尽矣,何则屈宋唱之,两汉扇之,魏晋江左随波而不反矣?故萧曹虽贤,不能变淫丽之体,二荀虽盛,不能变声色之词,房杜虽明,不能变齐梁之弊,是则风俗好尚系在时王,不在人臣明矣。故文章之道,不根教化,别是一枝耳。 
 ——(宋)姚铉《唐文粹》卷七十九柳冕《谢杜相公论房杜二相书》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夫文生于情,情生于哀乐,哀乐生于治乱,故君子感哀乐而为文章,以知治乱之本。屈宋以降,则感哀乐而亡雅正;魏晋以还,则感声色而亡风教;宋齐以下,则感物色而亡兴致。教化兴亡,则君子之风尽,故淫丽形似之文,皆亡国哀思之音也。 
 ——(宋)姚铉《唐文粹》卷八十四柳冕《与滑州卢大夫论文书》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易》云: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君子之文也。自屈宋已降,为文者本于哀艳,务于恢诞,亡于比兴,失古义矣。 
——(宋)姚铉《唐文粹》卷八十四柳冕《与徐给事论文书》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探古作者之论,以屈原、宋玉、贾谊、司马迁、相如、扬雄、刘向、班固为世魁杰,然骚人之辞怨刺愤怼,虽援及君臣教化,而不能霑洽时论。
                ——(宋)姚铉《唐文粹》卷九十三裴延翰《樊川文集后序》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予谓:老子《道德篇》为玄言之祖,屈、宋《离骚》为辞赋之祖,司马迁《史记》为纪传之祖,后人为之,如至方不能加矩,至圆不能过规矣。 
——(宋)宋祁《宋景文笔记》卷中《考古》
《学海类编》本广陵书社2007年版
 
楚《宋玉集》二卷。
——(宋)欧阳修《新唐书》卷六十《艺文志》
中华书局1975年版
  
《楚词·招魂》云:粔籹蜜饵,有餦餭些。粔籹,以蜜和米面煎熬。餦餭,饧也。中书赵舍人云,《方言》“饵餻也”。今囗餻是。
——(宋)庞元英《文昌杂集》卷一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62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楚词·招魂》云:粔籹蜜饵,有餦餭些。
——(宋)庞元英《文昌杂集》卷一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62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太宗为飞白书院额曰玉堂,及以诗赐以御书宋玉《大言赋》,易简因拟赋以献曰:“皇帝以白龙笺书《大言赋》,赐玉堂词臣易简。御笔煌煌,雄辞洋洋,瓌玮博达,不可备详。”诏易简陛殿,躬指其理,且叹宋玉之奇怪也。因伏而奏曰:“恨宋玉不得与陛下同时。”帝曰:“噫,何代无人焉,卿为朕继之。”
——(宋)曾巩《隆平集》卷六《参知政事·苏易简》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曾巩集》中华书局1984年版
 
自古言楚襄王梦与神女遇,以《楚辞》考之,似未然。《高唐赋序》云:“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朝为行云,暮为行雨。’故立庙,号为朝云。”其曰“先王尝游高唐”,则梦神女者,怀王也,非襄王也。又《神女赋序》曰:“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梦与神女遇。王异之,明日以白玉,玉曰:‘其梦若何?’对曰:‘晡夕之后,精神恍惚,若有所憙,见一妇人,状甚奇异。’玉曰:‘状如何也?’王曰:‘茂矣美矣,诸好备矣,盛矣丽矣,难测究矣,瓌姿玮态,不可胜赞。’王曰:‘若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以文考之,所云“茂矣”至“不可胜赞”云云,皆王之言也,宋玉称叹之可也,不当却云:“王曰:‘若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又曰:“明日以白玉”,人君与其臣语,不当称白。又其赋曰:“他人莫睹,王览其状,望余帷而延视兮,若流波之将澜。”若宋玉代王赋之。如王之自言者,则不当自云“他人莫睹,王览其状”,既称“王览其状”,即是宋玉之言也,又不知称“余”者,谁也?以此考之,则“其夜王寝,梦与神女遇”者,王字乃玉字耳。“明日以白玉”者,“以白王”也。王与玉字误书之耳。前曰梦神女者,怀王也;其夜梦神女者,宋玉也。襄王无预焉,从来枉受其名耳。
——(宋)沈括《梦溪笔谈》补笔谈卷一
胡道静《新校正梦溪笔谈》中华书局1957年版
按:宋祝穆《古今事文类聚》后集卷十二《神女赋》注引此。
 
世称善歌者皆曰“郢人”,郢州至今有白雪楼,此乃因宋玉《问》曰: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次为《阳阿》《薤露》,又为《阳春》《白雪》,引商刻羽,杂以流徵。遂谓郢人善歌,殊不考其义。其曰“客有歌于郢中者”,则歌者非郢人也。其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阳阿》《薤露》,和者数百人;《阳春》《白雪》,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则和者不过数人而已。”以楚之故都,人物猥盛,而和者止于数人,则为不知歌甚矣。故玉以此自况,《阳春》《白雪》郢人所不能也。以其所不能者名其俗,岂非大误也?
                              ——(宋)沈括《梦溪笔谈》卷五《乐律一》
胡道静《新校正梦溪笔谈》中华书局1957年版
 
 今郢州,本谓之北郢,亦非古之楚都。或曰:“楚都在今宜城界中,有故墟尚在。”亦不然也,此鄢也,非郢也。据《左传》:“楚成王使斗宜申为商公,沿汉泝江,将入郢,王在渚宫下见之。”沿汉至于夏口,然后泝江,则郢当在江上,不在汉上也。又在渚宫下见之,则渚宫盖在郢也。楚始都丹阳,在今枝江;文王迁郢,昭王迁鄀,皆在今江陵境中。杜预注《左传》云:“楚国,今南郡江陵县北纪南城也。”谢灵运《邺中集诗》云:“南登宛郢城。”今江陵北十二里有纪南城,即古之郢都也,又谓之南郢。
——(宋)沈括《梦溪笔谈》卷五《乐律一》
胡道静点校《新校正梦溪笔谈》中华书局1957年版

儒者之言,大势凡三变:在战国之时,秦汉之间,若孙、吴、苏、张、范、蔡、荀、列之徒,韩、李、陆、贾、刘、班下至严安、徐乐之辈,不求知道养德以充其内,惟务骋辞衒术以競乎外,君子羞之。然犹皆必先有其实,而后托之于言也。再变而至宋玉、相如、王褒、扬雄之流,则一以浮华为尚,沿及隋唐愈衰愈下,徒托空言而无实矣。三变而唐韩愈氏、宋欧阳氏先后相望,号于一世,儒者宗之,其言不为无见,但未免以文章明道,裂为两物,卒不能复乎古也。
 ——(宋)王开祖《儒志编》卷首汪循《儒志编原序》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696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性理大全书》有类似记叙。
 
我在黄楼上,欲作黄楼诗。忽得故人书,中有黄楼词。黄楼高十丈,下建五丈旗。楚山以为城,泗水以为池。我诗无桀句,万景骄莫随。夫子独何妙,雨雹散雷椎。雄词杂古今,中有屈宋姿。南山多磬石,清滑如流脂。朱蜡为摹刻,细妙分毫厘。佳处未易识,当有来者知。
 ——(宋)苏轼《苏轼诗集·太虚以黄楼赋见寄作诗为谢》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苏轼诗集合注》中华书局2001年版
 
    识真者少,盖从古所病。梁萧统集《文选》,世以为工。以轼观之,拙于文而陋于识者,莫统若也。宋玉赋《高唐》《神女》,其初略陈所梦之因,如子虚、亡是公相与问答,皆赋矣。而统谓之叙,此与儿童之见何异。
                                ——(宋)苏轼《苏轼文集·答刘沔都曹书》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
按:宋王正德《余师录》卷四《答刘沔都曹书》,明唐顺之《文献通考》卷二百四十八《李善注文选》,《文编》卷四十八《答刘沔书》,明茅坤《唐宋八大家文钞》卷一百二十六《答刘沔书》,明贺复徵《文章辨体汇选》卷二百二十七《答刘沔书》等均引有苏轼此说。
 
 渊明作《闲情赋》,所谓“《国风》好色而不淫”,正使不及《周南》,与屈、宋所陈何异,而统大讥之,此乃小儿强作解事者。 
——(宋)苏轼《苏轼文集·题文选》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
 
今子骏独行吟坐思,寤寐于千载之上,追古屈原、宋玉,及其人于冥寞,续微学之将坠,可谓至矣。
                ——(宋)苏轼《东坡文集·书鲜于子骏楚词后》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

楚襄王登台,有風飒然而至,王曰:“快哉此風!寡人与庶人共之者耶?”宋玉讥之,“此独大王之風,庶人安得而有之。”不知者以为谄也,知之者以为风也。唐文宗詩曰:“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柳公权续之曰:“薰風自南來,殿阁生微凉。”惜乎!宋玉不在傍也。
——(宋)苏轼《东坡志林》卷八
《历代史料笔记丛刊》本中华书局1981年版
按:宋阮阅《诗话总龟》卷七《评论门》引此少异,“庶人”作众人,“讥之”作识之,“傍”作旁。
 
五臣既陋,甚至于萧统亦其流尔。宋玉《高唐》《神女》赋,自“玉曰唯唯”以前皆赋也,而统谓之序,大可笑也。相如(赋)又首有子虚、乌有、亡是三人论难,岂亦序耶?其余缪陋不一,亦聊举其一耳。
——(宋)苏轼《东坡志林》卷五
《历代史料笔记丛刊》本中华书局1981年版
 
变《离骚》者,沿流于千载之后,而探端于千载之前,非变而求异于《骚》,所以极其志之所归,引而达于理义之衷,以障隄于隤波之不反者也;又者班固、扬雄、王逸、刘勰、颜之推,扬之者或过其实,抑之者多损其真;宋玉、贾谊、东方朔、严忌、淮南小山、王褒、刘向之徒,皆悲原意,各有纂著,大抵紬续绪言,相与詹咏而已,原之微旨不能有所建明。噫!君以为骚人之本意将亡,君之意又将谁明之耶?
                      ——(宋)楼鑰《攻媿集》卷一百三《高端叔墓志铭》
迪志文化出版公司2003年版
 
格律尤为难工,非屈原、宋玉,未易与《风》《雅》争衡,汉儒颇尽心于此,要之止是一时所尚,晋魏已后则无足论也。
                  ——(宋)李之仪《姑溪居士集》卷三十一《与友人往还》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昔楚襄王从宋玉、景差于兰台之宫,有风飒然至者,王披襟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独大王之雄风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盖有讽焉。夫风无雌雄之异,而人有遇不遇之变。楚王之所以为乐,与庶人之所以为忧,此则人之变也,而风何与焉?士生于世,使其中不自得,将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
                 ——(宋)苏辙《栾城集》卷二十四《黄州快哉亭记》
中华书局2004年版
按:宋佚名《历代名贤确论》卷三十《宋玉对风》,吕祖谦《宋文鑑》卷八十三,真德秀《续文章正宗》卷十三,明唐顺之《文编》卷五十六,茅坤《唐宋八大家文抄》卷一百六十三,贺复徵《文章辨体汇选》卷五百九十九,清允禄等《唐宋文醇》卷五十一引此,文字同。
  
南朝梁武帝《朝云曲》序引:宋玉《高唐赋》序曰:楚襄王与宋玉游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独有云气,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曰:“所谓朝云也。”王曰:“何谓朝云也?”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殆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且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但为朝云,莫为行雨,朝朝莫莫,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
——(宋)郭茂倩《乐府诗集》卷五十《清商曲辞中》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中华书局2007年版
 
《诗序》六义,次二曰赋,当谓直陈其事尔。《左传》言郑庄公入而赋“大隧之中”,于后荀卿、宋玉之徒演为别体,因谓之赋,故昔人谓赋者,古诗之流,以荀、宋为始。《汉书》曰:“不歌而颂曰赋。”《释名》曰:“敷布其义曰赋。”
                     ——(宋)高承《事物纪原》卷四《经籍艺文部十七·笛》
中华书局1989年版
 
宋玉文: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天言高可也,地言高不可也。
                                  ——(宋)孔平仲《珩璜新论》上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63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勾吴之区,维斗所直,半入于楚,终蚀于越。有泰伯、虞仲、季子之风,故处士有岩穴之雍容;有屈原、宋玉、枚臯之笔,故文章有江山之秀发。吴越之君多好勇,故其民乐斗而轻死;江汉之俗多禨鬼,故其民尊巫而淫祀。虽郡异而县不同,其大略不外是矣。
——(宋)黄庭坚《山谷集》卷一《江西道院赋》
中国书店1993年版
 
大概拟前人文章,如子云《解嘲》拟宋玉《答客难》,退之《进学解》拟子云《解嘲》,柳子厚《晋问》拟枚乘《七发》,皆文章之美也。至于追逐前人,不能出其范围,如班孟坚之《宾戏》、崔伯庭之《达旨》、蔡伯喈之《释诲》,仅可观焉,况其下者乎?
               ——(宋)黄庭坚《山谷集》别集卷十一《跋韩退之送穷文》
中国书店1993年版
 
作赋须以宋玉、贾谊、相如、子云为之师,略依仿其步骤,乃有古风。老杜《咏吴生画》云:“画手看时辈,吴生远擅场。”盖古人于能事,不独求夸时辈,要须前辈中擅场尔。
——(宋)黄庭坚《山谷集》别集卷十五《与王立之承奉帖六》
中国书店1993年版
按:宋王正德《馀师录》卷二《黄鲁直》,阮阅《诗话总龟》卷八《评论门》,胡仔《渔隐丛话》卷一《国风汉魏六朝上》,祝穆《古今事文类聚》别集卷十一《当追古作》,元王构《修辞鉴衡》卷一《作赋》,均引黄庭坚此语,唯个别字稍异。

先生有跋,自书《枯木道士赋》后,云:比来子由作《御风词》,以王事过列子祠下作,犹未见本,问子瞻,文作何体?子瞻云,非诗非骚,直是属韵庄周一篇耳。晁无咎作《求志》一章,子瞻以为《幽通》当北面也。此二文,他日当奉寄。闲居当熟读《左传》《国语》《楚词》《庄周》《韩非》,欲下笔,略体古人致意曲折处,久久乃能自铸伟词,虽屈、宋亦不能超此步骤也。 
——(宋)黄   《山谷年谱》卷二十四《苏李画枯木道士赋》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台北)艺文印书馆影印本

怀人至不食曰忘食事。(本注:宋玉《九辩》)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七《怀思怅恨》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任广又有一书题名《新刻吕泾野先生校正中秘元本》二十卷,见《续修四库》1214册,所辑录内容与此书基本相同,据书序言,刊刻者得此书而失其书名,“因人录自中秘遂曰中秘元本”,实为《书叙指南》之另一版本。因而其中所存宋玉资料与《书叙指南》同,故不重复引录,下放此。
 
日晚……又曰晼晚。(本注:《楚词》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三《岁月日时上》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宫殿制作……又曰红壁沙版。(本注:宋玉《招魂》)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一《殿宇庭阙》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旋绫亭幄曰离榭修幕。(本注:宋玉《招魂》)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八《图画屏障》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旋绫亭幄……又曰翡帷翠帱。(本注:宋玉《招魂》)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八《图画屏障》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以蜜和米作食曰粔籹,又曰蜜饵。(本注: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庖厨食馔》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称讴唱曰吴歈蔡讴。(本注:《楚辞》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歌乐名器》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称舞吹曰郑舞赵箫。(本注:《楚辞》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歌乐名器》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台榭曰层台累榭。(本注:《楚辞》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楼台池园》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园宇曰邃宇层槛。(本注:宋玉《招魂》)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楼台池园》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年日……又曰献岁发春。(本注: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三《节令气候上》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妇人华服曰绣衣袿裳。(本注:《神女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八《严饰结裹》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极爱之曰乐之无量。(本注:《神女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喜慰快乐》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谨庄敬曰薄怒以自持。(本注:《神女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一《恐惧畏服》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拣吉日曰差时择日。(本注:《高唐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三《星历卜择》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开晴……又曰风止雨霁。(本注:《高唐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三《阴晴尘淖》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别久……又曰成阔基年。(本注:宋玉《神女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五《辞离送饯》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相回视而别曰相看。(本注:宋玉《神女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五《辞离送饯》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伤之曰使人心悴。(本注:《高唐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二十《哭泣追伤》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笑……又曰嫣然一笑。(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八《笑谑嘲玩》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称美人腰……又曰腰如束素。(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二《妇人美恶》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称美人齿曰齿如含贝。(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二《妇人美恶》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鄙其饮食微曰虱脑虮肝。(本注:宋玉《小言》)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庖厨食馔》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鄙人所处……又曰蝇馆。(本注:宋玉《小言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八《愚暗眇鄙》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好饭……又曰炊彫胡之饭。(本注:宋玉《讽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庖厨食馔》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奇羹曰烹露葵之羹。(本注:《讽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庖厨食馔》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俟曲而舞曰案次而俟。(本注:傅毅《舞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歌乐名器》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舞态曰轶态瑰姿。(本注:傅毅《舞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九《歌乐名器》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骏马后先至曰逐末。(本注:傅毅《舞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五《鞍马辔枥》
 
 称美人眉曰眉如翠羽。(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二《妇人美恶》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丑妇人曰蓬头挛耳。(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二《妇人美恶》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丑妇人……又曰齞唇历齿。(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二《妇人美恶》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春将尽曰向春之末。(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三《节令气候上》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将夏曰迎夏之阳。(本注:《好色赋》)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三《节令气候上》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颂人德……又曰瑰意琦行。(本注: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称颂庆贺》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小鸟曰蕃篱之鷃。(本注: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四《羽族众鸟》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小鱼曰尺泽之鲵。(本注:宋玉)                              
——(宋)任广《书叙指南》卷十四《鱼龙昆虫》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92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探道德之理,述性命之精,发天人之奥,明死生之变,此论理之文,如列御寇、庄周之作是也;别黑白阴阳,要其归宿,决其嫌疑,此论事之文,如苏秦、张仪之所作是也;考同异,次旧闻,不虚美,不隐恶,人以为实录,此叙事之文,如司马迁、班固之所作是也;原本山川,极命草本,比物属事,骇耳目,变心意,此托词之文,如屈原、宋玉之所作是也;钩庄列之微,挟苏张之辩,摭班马之实,猎屈宋之英,本之诗书,折之以孔氏,此成体之文,如韩愈之所作是也。 
 ——(宋)秦观《淮海集》卷二十二《韩愈论》
  徐培均《淮海集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
                按:宋佚名辑《历代名贤确论》卷八十八《宪宗三•韩愈》引此,文字同。

晁无咎云,眉山公之词,盖不更此而境也。余谓不然,宋玉初不识巫山神女而能赋之,岂待更而境也。
                    ——(宋)陈师道《后山集》卷十七《杂著·书旧词后》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14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宋胡仔《渔隐丛话》前集引此,作“《后山诗话》云:晁无咎言,眉山公之词短于情,盖不更此境也。余谓不然,宋玉初不识巫山神女而能赋之,岂待更而知也。”其表述比本集似更为完足。宋吴聿《观林诗话》引陈师道本集,仅于“岂待更而境也”句将“境”作“知”。
 
 宋玉为《高唐赋序》:巫山神女遇楚两王,盖有所讽也。而文士多效之者,又为传记以实之,而天地百神举无免者。余谓欲界诸天当有配偶,其无偶者,则无欲者也。唐人记后土事,以讥武后尔。
——(宋)陈师道《后山集》卷二十三《诗话》
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14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按:陈师道《后山诗话》述此,“序”作载,“楚两王”作楚襄王。后世转引者,“序”皆作载;而胡仔《渔隐丛话》后集卷十八,元陶宗仪《说郛》卷八十二下,清郑方坤《五代诗话》卷五作楚襄王;宋祝穆《古今事文类聚》后集卷十二,胡仔《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作楚两王。莫宗一是。
 
其(指晁端中)在平棘,守李陶作楼于洨之阳,府君赋焉,陶刻石楼上。后补之见之曰,赋虽小道,然屈、宋远矣,文词之芳润,至相如、子云而极,左、张厪厪乎蔪富而更窘,曹植欲返其波澜而不能也。 
——(宋)晁补之《鸡肋集》卷六十八《雄州防御推官晁君墓志铭》
王中柱校注《鸡肋集》中山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

黄子人谈不容口,岂与常人计升斗。文章屈宋中阻艰,子欲一身追使还。离骚憭慄悲草木,幽音细出芒丝间。阳春绝句自云上,折杨何烦嗑然赏。横经高辩一室惊,乍是远人迷广城。隔河相和独许我,枯枿亦有条之荣。廖君不但西南美,谁见今人如是子。多髯府掾正可谑,蛮语参军宁素喜。君不见古来皆醉餔糟难,沐浴何须仍振弹。斫冰无处用兰拽,芙蓉木末安能攀。只无相报青玉案,自有平子秋关山。
——(宋)晁补之《鸡肋集》卷十四《复用前韵答鲁直并呈明略》
王中柱校注《鸡肋集》中山大学1995年版

补之复于公叔曰:《诗》之亡久矣,《豳诗·七月》,其记日月星辰、风雨霜露、草木鸟兽之事盛矣,屈原、宋玉为《离骚》,最近於《诗》,而所以托物引类,其感在四时,可以慷慨而太息,想见其忠洁。刚叔於宋诗,所取若此,其亦有得於昔人之意乎!
                ——(宋)晁补之《鸡肋集》卷三十四《续岁时杂咏序》
王中柱校注《鸡肋集》中山大学1995年版
 
至原而复兴,则列国之《风》《雅》始尽合而为《离骚》,是以由汉而下,赋皆祖屈原,然宋玉亲原弟子,《高唐》既靡,不足于风,《大言》《小言》,义无所宿,至《登徒子》靡甚矣,特以其楚人作,故系荀子七篇之后。
                      ——(宋)晁补之《鸡肋集》卷三十《变离骚序·上》
王中柱校注《鸡肋集》中山大学1995年版
       按:明贺复征编《文章辨体汇选》卷二百九十四晁补之《变离骚序》引此,文字同。

《九辩》《招魂》皆宋玉。或曰:《九辩》原作,其声浮矣。
——(宋)晁补之《鸡肋集》卷三十六《离骚新序中》
王中柱校注《鸡肋集》中山大学1995年版
按: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四上《重编楚辞十六卷》,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经籍考·重编楚辞》引此语,文字同。
 
公于文章,盖天性读书不过一再,终身不忘。自少为文,即能追考左氏、《战国策》、太史公、班固、扬雄、刘向、屈原、宋玉、韩愈、柳宗元之作,促驾而力鞭之,务与之齐而后已。
——(宋)张耒《张耒集·晁太公补之墓志铭》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本《张耒集》中华书局1990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