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导读
首页 > 作品导读 > 正文

高唐对

上传时间:2013-05-29 08:56:15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楚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野,【1】(一)将使宋玉赋高唐之事。【2】望朝云之馆上有云气,【3】崪乎直上,【4】忽而改容,【5】须臾之间,【6】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对曰:“昔者,先王游于高唐,【7】怠而昼寐,【8】梦一妇人,暧乎若云,【9】焕乎若星,【10】将行未至,如浮如停,【11】详而视之,【12】西施之形。【13】王悦而问焉,【14】曰:‘我帝之季女也,【15】名曰瑶姬,(三)未行而亡,【16】封巫山之台,【17】精魂依草,【18】实为□芝,【19】媚而服焉,则与梦期,【20】所为巫山之女,高唐之姬。【21】闻君游于高唐,【22】愿荐枕席。’【23】王因幸之。”【24】(四)【注】
  【1】楚王:指楚襄王,名横,公元前298年至公元前263年在位。云梦之野:指云梦泽,战国时属楚国,为楚王游猎之地。参见《小言赋》注【11】。
  【2】赋:铺陈述说。 高唐之事:指宋玉《高唐赋》中所言之事。高唐:观名,在云梦泽中。参见《高唐赋》注【2】。
  【3】朝云之馆:楚怀王在云梦泽为巫山女神修建的庙堂。《高唐赋》言:楚怀王梦巫山女神后,见其“旦为朝云,暮为云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故为立庙,号曰朝云。”
  【4】崪(zǔ):高峻的样子。比喻云气如山高峻。直上:径直向上升腾。
  【5】改容:改变形状。
  【6】须臾:一会儿。言时间非常短。
  【7】先王:指楚怀王,名熊,为顷襄王之父。公元前328年至公元前299年在位。
  【8】怠而昼寐:因为疲倦而在白天睡觉。
  【9】暧(ài)乎:昏暗的样子。
  【10】焕乎:明亮的样子。
  【11】将行未至,如浮如停:意为,梦中神女将要前行而又不到近前,好像漂浮在动,又好像停留在原处。
  【12】详:详细、仔细。视:看、观察。  之:指代所梦见的神女。
  【13】西施:春秋时美女名。《孟子·离娄下》“西子蒙不洁”疏引《史记》:“西施,越之美女。越王勾践以之献吴王夫差,大幸之。每入市,人愿见者,先输金钱一文。”
  【14】焉:代词,相当于“之”。指代梦中神女。
  【15】帝:指炎帝。  季女:小女儿。古代兄弟或姊妹排行,依伯、仲、叔、季之序,叔、季亦指小者。
  【16】未行:意为还没有行媒,即未定婚。  行:指行媒,即媒人介绍男女结合。《礼记·曲礼上》:“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疏:“媒人行传婚姻之意,后乃知名。”亡:死。
  【17】封:聚土筑坟。巫山:巴山山脉的主峰,在今四川巫山县东南。  台:高而上平的建筑物。此指神话中巫山神女的墓地。
  【18】精魂:灵魂。
  【19】(上艹,下摇的右边)(yáo)芝:神话传说中的草名。又作(上艹,下摇的右边)草。《山海经·中山经》:“姑媱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上艹,下摇的右边)草,其叶胥成,其华黄,其实如菟丘,服之媚于人。”
  【20】媚而服焉,则与梦期:意为,假如有人觉得(上艹,下摇的右边)芝美丽可爱,摘下佩带的身上,那么我就会与那人在梦中约会。  媚:美好、可爱。  服:佩带。  焉:代词,相当于“之”。期:约会。
  【21】所为:所谓、人们所说的。  巫山之女、高唐之姬(jī):二者均是时人对炎帝亡女瑶姬的称谓。“巫山之女”是以其所葬之地为名。“高唐之姬”是以她常游之地为名。  姬:对女子的美称。
  【22】君:指楚怀王。即上文所谓的“先王”。
  【23】愿荐枕席:意为神女有意自荐与楚王同枕共席。
  【24】幸:宠爱。此特指为君王所宠爱。
  【校】
  (一)楚王:《襄阳耆旧传》、《全上古三代文》并作楚襄王。  按:宋玉《高唐赋》言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此亦言游云梦,故楚王当是襄王,作楚襄王为宜。
  (二)暧:《襄阳耆旧传》作暖。   按:暧,昏暗貌。暖,柔貌。此字当作暧,与“焕”反义对举。
  (三)名曰瑶姬:《全上古三代文》此句无“曰”字。  按:《文选》李善注引《宋玉集》作“名曰瑶姬”。《渚宫旧事》引《襄阳耆旧传》作“名曰瑶姬”。句似当有“曰”字,《全上古三代文》脱一“曰”字。
  (四)王因幸之:《全上古三代文》作“王因而幸之”。  按:因,副词,就势。因,古训“而”,疑“而”字为夹注而衍。
  附一:
  《文选》江淹《杂体拟潘岳悼亡诗》李善注引《宋玉集》的文字与《高唐对》相类,兹录以备校: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野,望朝云之馆有气焉,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此是何气也?”玉对曰:“昔先王游于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自云:‘我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台,闻王来游,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乃言:‘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而视之,果如其言,为之立馆,名曰朝云。”
  附二:
  《渚宫旧事·卷三》中有一段文字与《高唐对》相类,然出入颇大,兹录以备校:
  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朝云之馆,其上有云气,变化无穷。王曰:“何气也?”玉曰:“昔者,先王游于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暖乎若云,皎乎若星,将行未止,如浮忽停,详而观之,西施之形。悦而问之,曰:‘我夏帝之季女也,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乎巫山之台,精魂为草,摘而为芝,媚而服焉,则与梦期,所谓巫山之女,高唐之姬。闻君游于高唐,愿荐寝席。’王因幸之。既而言之曰:‘妾处之羭,尚莫可言之,今遇君之灵,幸妾之搴,将抚君苗裔,藩乎江汉之间。’王谢之。辞去,曰:‘妾在巫山之阳,高邱之岨,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王朝视之,如言,乃为立馆,号曰朝云。”王曰:“愿子赋之,以为楚志。”(原文下注:见《襄阳耆旧传》,与本赋小异,故更录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