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导读
首页 > 作品导读 > 正文

对楚王问

上传时间:2013-05-29 08:55:51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楚襄王问于宋玉曰[1](一):“先生其有遗行与[2](二)?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3]宋玉对曰:“唯[4] ,然[5] ,有之。愿大王宽其罪[6],使得毕其辞[7]。客有歌于郢中者[8]。其始曰下里巴人[9],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10];其为阳阿薤露[11] (三),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12],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四);引商刻羽,杂以流徵[13],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五)。是其曲弥高(六),其和弥寡[14]。故鸟有凤而鱼有鲲[15] (七)。凤凰上击九千里[16],绝云霓[17],负苍天[18] (八),翱翔于杳冥之上[19]。夫藩篱之鷃[20] (九),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21]!鲲鱼朝发昆仑之墟[22],暴鬐于碣石[23],暮宿于孟诸[24];夫尺泽之鲵[25],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26]!故非独鸟有凤(十),而鱼有鲲也,士亦有之。夫圣人瑰意琦行[27],超然独处[28],夫世俗之民[29] (十一),又安知臣之所为哉?” [30]
  [注]:
  [1]楚襄王:即楚顷襄王,名横,公元前298年至公元前263年在位。
  [2]先生:楚王对宋玉的尊称。其:句中语气词,表疑问,难道。遗行:当遗弃的行为,指人们认为不好的行为。与:句尾语气词,表疑问。
  [3]何:为什么。士民:学道艺或习武勇的人。古时将民分为四类,《谷梁传·成公元年》:“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农民,有工民。”注:“士民,学习道艺者。”又《管子·五辅》:“其士民贵武勇而贱得利。”众庶:指普通的百姓。即四民中得商民、农民、工民。众:普通。庶:庶人、平民。《管子·君臣上》:“务四支之力,修耕农之业,以待令者,庶人也。”不誉:不称赞。这是委婉之词,其意实为“指责批评”。甚:形容词,厉害。
  [4]唯:应答之词。
  [5]然:代词,是的。
  [6]大王:对楚王的尊称。宽:用如动词,宽恕。其:第三人称,代词,此活用为第一人称代词“我”,下同。
  [7]毕:用如动词。说完、申诉完。
  [8]客:外来的人。郢:战国时楚国国都。在今湖北江陵市。
  [9]下里、巴人:古歌曲名。《初学记·卷十五·歌》:“古歌曲有:……下里、巴人。”二者均为民间通俗歌曲,《文选》李周翰注:“下曲名也。”
  [10]国:国都。此指郢都。下同。属而和者:接续其声跟着唱和的人。属(zhǔ):接续。和(hè):以声相应和、唱和。下同。
  [11]阳阿(ē)、薤(xiè)露:古歌曲名。梁元帝《纂要》:“古艳曲有:……阳阿之曲。”崔豹《古今注》:“《薤露》、《蒿里》泣丧歌也。本出田横门人,横自杀,门人伤之,为作悲歌。言人命奄忽,如薤上之露,易晞灭也。”《乐府题解》曰:“《左传》云:‘齐将与吴战于艾陵,公孙夏命其徒歌虞殡。’杜预云:“送死《薤露》歌即丧歌,不自田横始也。”二歌要比《下里》、《巴人》的演唱难度大。
  [12]阳春、白雪:古歌曲名。《初学记·卷十五·歌》:“古歌曲有:……阳春。” 《初学记·卷十六》:“《琴历》曰:琴曲有……白雪。”《琴书类集》说,上古琴弄名有《白雪》,曾子制,二歌为高雅之曲,《文选》李周翰注:“高曲名也。”
  [13]引商刻羽,杂以流徵(zhǐ ):意为,演唱时,先引吭唱较高的商音,再减力唱较低的羽音,在这之间还要加入宛转的徵音。此句旨在极言演唱合乎乐律的正声,难度极高。商、羽、徵:古五音中的名称。古以宫、商、角、徵、羽为五音,商音高劲,羽音低平,徵音抑扬递续。引:指提高嗓音。刻:减。指减少力量。流:流转、宛转。
  [14]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意为,这说明那歌曲越是高难,那唱和的人就越少。是:这。其:那。弥:越。寡:少。
  [15]凤:即凤皇,传说中神鸟名。《山海经·南次三经》:“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鲲(kūn):寓言故事中的大鱼名。《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16]上击九千里:意为向上高飞展翅于九千里高空。上:用如动词,向上飞。击:击打,喻指扇动翅膀。九千里:为虚数,言其高而已。
  [17]绝:穿过。云霓:偏义复词,指云层。
  [18]负:背靠着。苍天:天空。《尔雅·释天》:“穹苍,苍天也。”注:“其色苍苍,因名云。”
  [19]杳冥:指高远深邈之处。此句意在夸说凤飞翔极高。
  [20]夫:句首语气词。藩篱之鷃(yàn):指落在篱笆上的小鸟。言其不能高飞。藩篱:篱笆。鷃:小鸟名。
  [21]料:估计、料想。
  [22]昆仑:古代被神化了的大山名。古书中记述有西北、东南、海外三座。《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黄帝)之下都。”此即今之昆仑山。《山海经·海外南经》:“昆仑虚在其东,虚四方。”毕沅注:“此东海方丈山也。” 《山海经·海外北经》:“禹杀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郭璞注:“此昆仑山在海外者。”据鲲为北冥之鱼说,此当指《海外北经》中所言之昆仑。墟:山基、山脚。
  [23]暴(pù):曝的古字,晒。鬐(qí):通鳍,鱼脊。碣石:海边山名。在今河北昌黎县。《尚书·禹贡》:“太行、恒山至于碣石,入于海。”
  [24]孟诸:古大泽名。故址在今河南商丘市东北。《尔雅义疏》:“孟诸地接淮、泗,而东南倾,……东入海也。”按:此言“朝发昆仑”、“暮宿于孟诸”,旨在夸说鲲一日之内行程之远。
  [25] 尺泽之鲵(ní):一尺来长的水池中的小鱼。言其不能远游。鲵:俗称娃娃鱼。
  [26]量:计量。
  [27]瑰意琦(qí)行:指不平凡的思想与品行。瑰、琦同义,均为奇伟、不平凡之意。
  [28]超然独处:指超过一般人,特立不群。
  [29]世俗之民:指当世平庸之人。即上文所言“士民众庶”一类人。
  [30]安:哪里。臣:宋玉自谓之词。
  [校]
  (一)楚襄王:《新序》作楚威王。按:楚威王公元前三百三十九年至三百二十九年在位,宋玉生年据游国思先生考证,为公元前二百九十八年,故此当做襄王。
  (二)与:《新序》作耶。按:与(欤)、耶在作疑问语气词时同义,二者皆通。
  (三)阳阿薤露:《新序》作阳陵采薇。按:《文选》作阳阿薤露。《艺文类聚》引《襄阳耆旧传》作阳阿采菱。《舞赋》有“阳阿”,《招魂》有“采菱”、“扬荷”,《淮南子·人间》有“阳阿”、“采菱”,都不作“阳陵”、“采薇”,恐《新序》有讹误。
  (四)不过数十人:《新序》作“数十人而已也”。六臣注《文选》作“数十人”。按:抄半此句句意完足,当从之。《新序》此句有“而已也”,而下句“不过数人”句无“而已”,恐两句皆误,宋玉所言,千而百,百而数十,数十而数人,依次而少,语气当依次加重,所以在“数人”前加“不过”,在“数人”前加“不过”后又加“而已”以表示语气的递重。
  (五)不过数人而已:《新序》句尾无“而已”二字。按:说见校注(四)。
  (六)是其曲弥高:《新序》句末有“者”字。按:“曲弥高”句中“高”为谓语。若“高”后加代词“者”,则“高者”为名词性词语,不能作谓语,其句法不通,故“者”为衍字。
  (七)鲲:《新序》作鲸。以下“鲲”《新序》皆作鲸。按:鲲,阳韵见声。鲸,文韵群声。二者右声极近,义亦相通。二字皆通。
  (八)负苍天:李善注《文选》此句下,“翱翔”句上有“足乱浮云”四字。按:“足乱浮云”四字写凤凰极不类,既已“绝云霓”,何又能“足乱浮云”。四字为衍字。
  (九)藩篱之鷃:《新序》做粪田之鷃。按:藩篱之鷃,意在言鷃只能飞篱笆那么高。粪田之鷃,即卤田之鷃,意为盐碱地上的鷃雀。二者虽皆通,但就凤与鷃相比的内容论,作藩篱之鷃为胜。
  (十)故非鸟有凤:《新序》、李善注《文选》、台臣《文选》并作“故非独鸟有凤……”。按:独,副词,仅、只有。有“独”字意更完足。
  (十一)夫世俗之民:《新序》、李善注《文选》、台臣《文选》句首并无“夫”字。按:夫,句首语气词,表示发表议论。前“夫圣人”句已有“夫”字,此句当无“夫”字为是。夫为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