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导读
首页 > 作品导读 > 正文

舞赋

上传时间:2013-05-29 08:48:35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楚襄王既游云梦[1],将置酒宴饮。谓宋玉曰:“寡人欲觞群臣[2],何以娱之?”玉曰:“臣闻激楚结风阳阿之舞[3],材人之穷观[4],天下之至妙[5]。噫,可进乎?” 王曰:“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唯唯。”尔乃郑女出进[6](一),二八徐待[7](二)。姣服极丽[8],姁媮致态[9]。貌嫽妙以妖冶[10],红颜晔其阳华[11](三),眉连娟以增绕[12],目流睇而横波[13](四)。珠翠灼皪而照耀兮[14](五),华袿飞髾而杂纤罗[15]。顾形影,自整装。顺微风,挥若芳[16]。动朱唇,纡清扬[17]。而抗音高歌(六),为乐之方[18]。其始兴也,若俯若仰,若来若往,雍容彫怅[19](七),不可为象。罗衣从风,长袖交横[20],骆驿飞散,飒沓合并[21](八)。绰约闲靡[22],机迅体轻[23]。合场递进[24](九),案次而俟[25]。埒簇用妙[26](十),夸容乃理[27],轶态横出[28],瑰姿谲起[29]。回身还入,迫于急节[30],纾形赴远[31],漼折飞縠蜮飞[32](十一),缤焱若绝[33](十二),迁延微笑[34],退復次列[35]。观者称丽,莫不怡悦。
  【注】
  [1]楚襄王:即楚顷襄王,公元前298年至公元前263年在位。云梦:古泽名,战国时属楚国,为楚王室游猎之地。
  [2]觞(shāng)群臣:宴请群臣饮酒。觞:用如动词,有劝饮之意。
  [3]激楚、结风、阳阿:古楚国舞曲名。《初学记》卷十五引梁元帝《纂要》曰:“古艳曲有北里、靡靡、激楚、结风、阳阿之曲。”张华《轻薄篇》:“新声殊激楚,妙妓绝阳阿。”
  [4]材人:有才能的人。穷观:最好的观赏品。穷,极。
  [5]至妙:最美妙的娱乐。
  [6]尔乃:这样就。郑女:郑国的舞女。春秋战国时以为郑国士女最善舞蹈。《楚辞·招魂》:”二八齐容,起郑舞些。”出进:偏义复词,意为“进”。
  [7]二八:古舞以八人为一列,二八指二列十六人。《左传·襄公十一年》:“郑人赂晋侯......凡兵车百乘,歌钟二肆,及其镈磬,女乐二八。”又《左传·隐公五年》:“公问羽数于众仲,对曰:‘天子八佾 ,诸侯六,大夫四,士二。”夫舞所以节八音,而行八风。’”此证一佾(列)八人,然“二八”之数似与“诸侯六”之制不合。徐待:徐徐上殿以待表演。《艺文类聚》、《初学记》、《古文苑》、及《文选·傅毅舞》皆作“徐侍”,亦通。
  [8]姣:美丽。
  [9]姁(xū)媮(yú):娇媚的样子。致态:表露出姿态。
  [10]嫽(liào)妙:俊俏美丽。妖冶:艳丽。
  [11]红颜:红润的面容。晔(yè)其阳华:亮丽如春天的花朵。
  [12]连娟:比喻眉毛又弯又细。增绕:指画眉以增加眉毛的长与弯。
  [13]流睇(dì):流转目光以观看。横波:犹言传送秋波。
  [14]珠翠:指镶配珍珠翡翠的首饰。灼(dì)皪(lì):明亮的珍珠。亦作玓皪、的皪。灼讹字,当作玓。
  [15]袿(guī):女子的上衣。髾(shāo):古代妇女上衣上燕尾形的装饰。纤罗:细软的丝罗。
  [16]挥若芳:挥发出香气。若:指杜若,一种香草。古多用杜若熏衣。
  [17]纡清扬:意为,清脆激扬高亢的歌声在空中缭绕。
  [18]抗音高歌,为乐之方:意为,引吭高歌为音乐表现的一种方式。抗:通亢。方:方法,方式。
  [19]雍容:容仪温雅的样子。彫怅:当作惆怅。《艺文类聚》作惆怅。
  [20]罗衣从风,长袖交横:意为,舞蹈时罗衣随风飘扬,长袖挥舞相互交错。
  [21]骆驿飞散,飒沓合并:意为,舞女们时而依次散开,时而又许多人聚合在一起。骆驿:一个接一个连续不绝的样子。飒沓:众多的样子。
  [22]绰约:柔美的样子。闲靡:闲雅美好。
  [23]机迅体轻:意为,舞女们体态轻盈如织布机动作迅速快捷。机:机杼。
  [24]合场:全场,指场上全体舞女。
  [25]案次:按舞曲之次序。俟:依次而动。
  [26]埒(liè):等同。簇:聚。此句意为,舞女们舞技等同聚在一起施展美妙。
  [27]夸容:美丽的姿容。乃:就。理:装饰。此句意为,舞女们美丽的姿容就在于装饰。
  [28]轶态:超出一般的仪态。横出:洋溢而出。
  [29]瑰姿:瑰丽的风姿。谲(jué)起:不同凡响的出现。谲:差异。
  [30]急节:急促的舞曲节奏。
  [31]纾(shū)形:解散开舞蹈的组合造形。
  [32]漼(cuǐ)折:折回。指舞女们反身退场。縠(hú):轻软的丝布。指舞衣。蜮(guō):昆虫名。《吕氏春秋·任地》:“大草不生,又无螟蜮。”注:“蜮或作螣。食心曰螟,食叶曰蜮。”
  [33]缤猋(biāo):风疾吹的样子。
  [34]迁延:退却的样子。
  [35]次列:依次而有序列。
  【校】
  (一)尔乃郑女出进:《艺文类聚》无“尔乃”二字。出:《初学记》作并。按:“尔乃”为关联词语,有无均无碍。“出”作“并”为宜,下句“二八徐待”言舞女列队等待表演,其入场当作“并进”为胜。
  (二)待:《艺文类聚》、《初学记》、《四库全书》本《古文苑》并作侍。按:待,等候。侍:陪侍。此句言舞女,作“待”为宜。
  (三)晔:《四库全书》本《古文苑》作煜。阳:《艺文类聚》作杨。《四库全书》本《古文苑》作扬。按:晔,光彩貌。煜,光明貌。作晔或煜皆通。阳:明亮貌。杨,木名。扬,举起。此字修饰“华”(花),故作“阳”为宜。
  (四)横:《初学记》作回。按:作横,出眼波之形状;作回,状眼波之动态。以前流睇之“流”字参照,作“回”为胜。
  (五)珠翠灼皪而照耀兮:《艺文类聚》灼作的,耀作曜,句尾无“兮”字。《初学记》灼作的,耀作曜。按:灼皪,明珠名。亦作玓皪、的皪。作灼当因与“玓”形近而讹。作的为确。曜为耀的异体字。
  (六)而抗音:《艺文类聚》无“而”字。抗作亢。按:此句承“动朱唇,纡清扬”句说来,二者为顺承关系,以无“而”为宜。抗为“亢”的通假字,亢为本字,作“亢”为宜。
  (七)彫:《艺文类聚》、《初学记》、《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惆。按:彫怅不成词,而惆怅成词,故当作惆。
  (八)沓:《艺文类聚》作遝。按:遝与沓通,作沓作遝皆通。
  (九)合场递进:《艺文类聚》、《初学记》句首并有“于是”二字。按:前有“始兴”,此当有“于是”,下又有“还入”,如此三层之意更明显。
  (十)簇:《初学记》作材。用:《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角。按:作埒簇,意为舞技同等的舞女集聚在一起。作埒材,意为舞女的才能相同。二者皆通,然作“埒材”更为简捷,与“用妙”关联更密切,搭配更全理。用,有施展义。角,有轻量、竸技的意思,虽二字皆通,但作“角”更胜。
  (十一)漼折飞縠蜮飞:《艺文类聚》、《初学记》、《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此句并作“漼以摧折纤縠蛾飞。”按:作“漼以摧折,纤縠蛾飞”为是,与上下文同为四言,句式更为严整,语意更为顺畅。抄本此句当有脱字。
  (十二)缤焱若绝:《艺文类聚》、《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此句下并有“体如游龙,袖如素蜺”八字。按:有此八字,对舞女退场的描写更为充分。抄本当脱此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