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导读
首页 > 作品导读 > 正文

钓赋

上传时间:2013-05-29 08:47:53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宋玉与登徒子偕受钓于元洲[1](一),止而并见于楚襄王[2](二),登徒子曰:“夫元洲,天下之善钓者也,愿王观焉。”王曰:“其善奈何[3]?”登徒子对曰(三):“夫元洲钓也,以三寻之竿[4],八丝之线[5],铒若蛆蚓[6](四),钩如细针,以出三赤之鱼于数仞之水中[7](五),岂可谓无术乎?夫元洲,芳水铒[8],挂缴钩[9](六),其意不可得,退而牵行,下触清泥(七),上则波扬。元洲因水势而施之[10](八),颉之颃之[11],委纵收敛[12],与鱼沉浮。及其解弛也[13](九),因而获之。”襄王曰:“善。”宋玉进曰:“今察元洲之钓,未可谓能持竿也[14],又乌足为大王言乎[15]?”王曰:“子之所谓善钓者何[16]?”玉曰:“臣所谓善钓者,其竿非竹,其纶非丝[16],其钩非针,其铒非蚓也。”王曰:“愿遂闻之。”宋玉对曰:“昔尧舜汤禹之钓也[17](十),以贤圣为竿(十一),道德为纶,仁义为钩,禄利为铒,四海为池,万民为鱼。钓道微矣[18],非圣人其孰能察之[19](十二)!”王曰:“迅哉说乎[20](十三),其钓不可见也(十四)。”宋玉对曰(十五):“其钓易见,王不察尔(十六),昔殷汤以七十里,周文以百里[21](十七),兴利除害,天下归之,其铒可谓芳矣。南面而掌天下,历载数百,到今不废,其纶可谓纫矣[22](十八)。群生浸其泽[23],民氓畏其罸,其钓可谓拘矣[25](十九)。功成而不隳[26],名立而不改,其竿可谓强矣。若夫竿折纶绝,铒坠钩决[27],波涌鱼失,是则夏桀商纣不通夫钓术也[28](二十)。今察元洲之钓也(二十一),左挟鱼罶[29],右执槁竿[30](二十二),立于潢汙之涯[31](二十三),倚乎杨柳之间,精不离乎鱼喙[32](二十四),思不出乎鲋鳊[33],形容枯槁[34],神色憔悴,乐不役勤(二十五),获不当费[35],斯乃水滨之役夫也已[36](二十六),君王又何称焉[37](二十七)?王若建尧舜之洪竿[38](二十八),摅禹汤之修纶[39],投之于渎,视之于海[40](二十九),漫漫群生,孰非吾有[41]?其为大王之钓,不亦乐乎(三十)!”
  [注]
  [1]登徒子:赋中虚设的人物。登徒,复姓。子,男子的美称。《古文苑》章樵注:“假设为名,犹言升诸其徒之上也。”受钓:接受钓术的训练。元洲:一本作玄洲。当作娟嬛,或蜎渊,春秋楚人,善钓术。《淮南子·原道训》:“夫临江而钓,旷日而不能盈罗,虽有钩针芒距,微纶芳饵,加之以詹何、娟嬛之数,犹不能网罟争得也。”此言宋玉与登徒子学钓于元洲属子虚构。
  [2]止:停止。指学成钓术之后。
  [3]其善奈何:意为,他的钓术好到什么程度?
  [4]寻:量词,古以八尺为一寻。
  [5]八丝之线:八股丝搓成的渔线。
  [6]铒:通饵,《古文苑》正作饵。诱鱼的饵食。以下“铒”字均同此。蛆:苍蝇的幼虫。蚓:蚯蚓。
  [7]三赤之鱼:即三尺之鱼。赤通尺。《艺文类聚》卷二十四作“三尺之鱼”。仞:古以八尺为一仞,一说七尺。
  [8]芳水饵:使鱼饵有诱人的香味。
  [9]缴(zhuó):射鸟时拴在箭上的生丝绳。这里指鱼线。
  [10]因水势而施之:意为,按水波的情势施展钓鱼的技巧。之:指代下文“颉之颃之,委纵收敛,与鱼沉浮”的提竿技巧。
  [11]颉(xié)之颃(háng)之:指吞钩的鱼或浮或沉在水中挣扎。颉颃:本指鸟上下翻飞,此喻指鱼。
  [12]委纵收敛:指随鱼挣扎之势放纵或收拢鱼线。
  [13]解弛:松懈。此指鱼精疲力尽。
  [14]能持竿:意为持竿钓鱼的能手,即善钓者。
  [15]乌足:不足,不值得。
  [16]纶:钓鱼用的丝线。
  [17]尧舜汤禹:古人崇敬的四位圣君,即唐尧、虞舜、夏禹、商汤。
  [18]微:深幽精妙。
  [19]其孰能察之:难道有谁能够明察这之中的道理呢?其:通岂。孰:谁。之:指代“钓道”。
  [20]迅:通讯。讯问。
  [21]殷汤:即商汤,商朝的开国之君。周文:指周文王。周武王之父,殷时为诸侯,受到诸侯的拥护,为西方诸侯之长,称西伯。《孟子·公孙丑上》:“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
  [22]纫:通韧。坚韧。
  [23]群生浸其泽:意为百姓蒙受圣君的恩泽。群生:众生。浸(jìn):浸润。引为蒙受。泽:恩泽、恩惠。
  [24]民氓(méng):民众。与“群生”为同义并举。
  [25]拘:拘禁、约束。
  [26]隳(huī):毁坏。
  [27]坠:脱落。决:折断。
  [28]夏桀、商纣:二者均是古代的暴君。桀,是夏朝的末代君主。纣,是商朝的末代君主。
  [29]鱼罶(liú):捕鱼的工具。以竹编成,织绳为底,鱼入即不能出。
  [30]槁竿:指钓竿。
  [31]潢汙:低洼积水的地方。 涯:水边。
  [32]精:精神。此指注意力。 喙(huì):此指鱼的嘴。
  [33]鲋鳊:鲫鱼和鲂鱼。此泛指鱼类。
  [34]形容:形体容貌。枯槁:憔悴。
  [35]乐不役勤,获不当费:意为,如此垂钓所得到的乐趣抵不上所付出的辛苦,所获得东西抵不上花费的投资。
  [36]斯:代词,这。水滨之役夫:在水边服劳役的人。指钓者。
  [37]称:赞许。
  [38]洪竿:大的钓竿。
  [39]摅(shū):展开。 修纶:长的鱼线。
  [40]渎(dú):沟渠。《尔雅·释水》:“江、淮、河、济为四渎。”此句“渎”和下句“海”喻指天下,即上文所言“四海为池”之意。
  [41]孰非吾有:谁不属我所有?
  [校]
  (一)元洲:《广文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玄洲。下文“元洲”上述各书皆作“玄洲”,放此。《渚宫旧事》作元洲子。《艺文类聚》作玄泉。按:元洲,春秋楚人,善钓。《淮南子》作娟嬛,《七略》作娟渊。嬛,晓纽元韵平声。渊,影纽真韵平声。泉,从纽元韵平声。三字音近通假。娟,影纽元韵平声。玄:匣纽真韵平声。元,疑纽元韵平声。三字亦音近通假。知娟嬛亦可作玄渊。初唐人避高祖李渊讳,改渊为泉,《艺文类聚》正作“玄泉”;后宋人避其始祖玄朗讳,改玄作元;《古文苑》又误“泉”为“洲”,或写者避其家讳,致使抄本写作元洲。
  (二)止:抄本原校。一作上。《渚宫旧事》无“止”字。楚襄王:《渚宫旧事》无“楚”字。按:上为止之讹字。无“止”字意亦通。
  (三)登徒子对曰:《渚宫旧事》作“徒曰”。按:作“徒曰”意不通,《渚宫旧事》此句有脱字。当从抄本。
  (四)铒:《广文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饵。下文“铒”之校皆同此。按:铒,鱼钩。饵,鱼饵。此当作饵,作铒乃通假之用法。蚓:《渚宫旧事》、《广文选》、《四库全书》本《古文苑》作螾。下文“蚓”之校皆同此。按:蚓与螾,在蚯蚓义项上同义,皆通。
  (五)赤:抄本原校,一作尺。《渚宫旧事》、《广文选》作尺。按:作尺为宜。于数仞之水中:《渚宫旧事》无“中”字。按:无“中”宜。“出三赤之鱼,于数仞之水。”正为对偶。
  (六)挂:抄本原校,一作桂。按:作挂是,桂乃讹字。缴:抄本原校,一作激。按:作缴是,激乃讹字。
  (七)清:抄本原校,一作青。按:作青是。青泥,黑泥。清泥,不成词。
  (八)之:抄本原校,一作技,又作枝。《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注并作,一作枝。按:作“之”、“技”皆可,此施者是钓技,“之”可指代“钓技”,而作“枝”则不通。
  (九)及其解弛也:《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无“也”字。
  (十)汤禹:抄本原校,一作禹汤。《渚宫旧事》、《广文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禹汤。按:按时代次序作禹汤是,汤禹乃错倒也。
  (十一)贤圣:《渚宫旧事》作圣贤。按:贤,才德并美者。圣,人格品德最高者。贤、圣同义,但圣之程度大于贤。抄本由轻到重排序为胜。
  (十二)圣人:《渚宫旧事》作圣王。按:作圣人或圣王皆指尧舜禹汤,意无大别,然作圣王更胜。
  (十三)迅:抄本原校,一作迂。《渚宫旧事》作迂。按:迅,通讯,为询问之意。迂,曲折。此作迂更胜,恰写出楚王不解之态。
  (十四)不:抄本原校,一作未。按:二字皆通。
  (十五)宋玉对曰:《渚宫旧事》无“宋”字。按:此赋皆作“宋玉”,无有省“宋”者。
  (十六)王不察尔:《四库全书》本《古文苑》作“王不能察尔”。《广文选》、《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王不可察尔”。按:作“王不察尔”,语意已足,且语气轻谦。增“能”、或“可”则语气太重,不类宋玉一贯语气。疑“能”或“可”乃衍字。
  (十七)周文:《渚宫旧事》作文王。按:前言殷汤,此言周文,正相对仗,均先言朝代名后出谥号。
  (十八)纫:抄本原校,一作多。《渚宫旧事》作多。按:作纫是。纫同韧,喻渔线柔韧持久。文中饵、纶、钩、竿皆言单数,故不当作多。
  (十九)拘:抄本原校,一作善,又作均。《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注并作,一本作善。《艺文类聚》作善。《渚宫旧事》作均。按:拘,约束。善,好。均,调和。三字皆通,但作拘为宜,因为钩之形可象征抽象的约束义项。
  (二十)商:抄本原校,一作殷。按:商朝自盘庚迁都于殷后亦称殷。故二字皆通。
  (二十一)元洲之钓也:《渚宫旧事》无“也”字。
  (二十二)槁:《初学记》作乔。按:槁,枯木。乔,高。作槁为宜,钓竿如枯木,且含贬义。
  (二十三)于:《广文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乎。按:作于是,与下句中“乎”字对举,若作“乎”则重复。
  (二十四)精:《初学记》作情。按:精,精神、精力。情,感情。以文意论,当作精。
  (二十五)役:抄本原校,一作复。《渚宫旧事》作复。按:役,事也。复,还也。以其对举互文之字“当”看,作役为宜。
  (二十六)也已:《渚宫旧事》作而已。按:作也已,即表肯定,又表限止。作而已,只有限止。以文中语气论,此作“也已”为宜。
  (二十七)君王:《渚宫旧事》无“君”字。按:赋中凡提及“王”,均不加“君”为饰,此当无“君”字。
  (二十八)建:《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见。按:建,树起。见,看。建与竿动宾搭配正合,作建是。
  (二十九)视:《渚宫旧事》作沉。按:上文言“四海为池,万民为鱼”,此句海实喻天下,又此句与上“精不离乎鱼喙,思不出乎鲋鳊”反义对比,故当作视。
  (三十)不亦乐乎:抄本原校,一作亦不。按:“不亦乐乎”为成语。当从抄本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