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导读
首页 > 作品导读 > 正文

小言赋

上传时间:2013-05-29 08:46:59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楚襄王既登阳云之台(一),令诸大夫景差、唐勒、宋玉等并造大言赋(二),赋毕(三),而宋玉受赏。王曰:“此赋之迂诞则极巨伟矣[1],抑未备也[2]。且一阴一阳[3],道之所贵[4];小往大来[5],剥复之类也[6](四)。是故卑高相配而天地定位[7](五),三光并照则小大备[8]。能大而不能小(六),能高而不能下,非兼通也[9];能粗而不能细(七),非妙工也[10]。然则上坐者未足明赏,贤人有能为小言赋者(八),赐之云梦之田[11]。”景差曰:“载氛埃兮乘剽尘[12](九),体轻蚊翼,形微蚤鳞[13],聿遑浮踊[14](十),凌云纵身[15](十一)。经由针孔,出入罗巾[16],飘妙翩绵[17](十二),乍见乍泯[18]。”唐勒曰:“析飞糠以为舆[19](十三),剖秕糟以为舟[20](十四)。泛然投乎杯水中,淡若巨海之洪流[21]。凭蚋眥以顾眄[22](十五),附蠛蠓而遨游[23](十六)。宁隐微以无准[24](十七)?原存亡而不忧[25](十八)。”又曰:“馆于蝇须[26],宴于毫端[27],烹虱胫(十九),切虮肝[28],会九族而同哜[29],犹委余而不殚[30]。”宋玉曰:“无内之中[31],微物潜生。比之无象[32],言之无名。蒙蒙灭景[33](二十),昧昧遗形[34]。超于大虚之域[35],出于未兆之庭[36]。纤于毳末之微[37],蔑陋于茸毛之方生[38]。视之则眇眇[39],望之则冥冥[40]。离朱为之叹闷[41],神明不能察其情(二十一)。二子之言,磊磊皆不小[42],何如此之为精?”王曰:“善。”遂赐以云梦之田(二十二)。
  [注]
  [1]此赋:指大言赋。迂诞:远离事理荒诞不经。
  [2]抑:连词,表示轻微转折。
  [3]一阴一阳:《周易·系辞》:“一阴一阳之谓道。”
  [4]道之所贵:意为道所贵重的是阴与阳相配相合。
  [5]小往大来:《周易·泰》:“小往大来,吉亨。”“正义曰:阴去,故小往,阳长,故大来,以此吉而亨通。”
  [6]剥:《周易·剥》:“不利有攸往。”“正义曰:剥者,剥落也。今阴长变刚,刚阳剥落,故言剥。”复:《周易·复》:“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正义曰:阳气反复而得亨通,故云复,亨也。”此句意为,剥卦和复卦都是讲“小往大来”阴阳消长一类的道理。
  [7]卑高相配而天地定位:《周易·系辞》:“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
  [8]三光:指日、月、星。《初学记·天部上》:“日月星谓之三辰,亦曰三光。”按:以上几句多引《周易》,意在用阴阳相配、小往大来之理来引出作大言赋后,还要作小言赋以相配的话题。
  [9]兼通:兼备贯通。
  [10]妙工:精妙工巧。
  [11]云梦:古泽名,战国时属楚国。先秦两汉所言云梦泽,大致包括今湖南益阳县、湘阴县以北,湖北江陵县、安陆县以南,武汉市以西地区。
  [12]载氛埃兮乘剽尘:意为此物甚小,能把灰尘微粒当作车来乘载。氛埃:尘埃。剽(biǎo)尘:灰尘。
  [13]蚤鳞:跳蚤的鳞片。
  [14]聿遑:轻巧快速的样子。浮踊:跳跃。
  [15]凌云:一作凌虚,意为不用实物蹬踏,可以凌空起跳。
  [16]出入罗巾:意为此物小得可以自由通过丝织手巾的经纬间的缝隙。
  [17]飘妙:同飘渺。翩绵:纤细幽远的样子。
  [18]乍见乍泯:忽现忽隐。见:同现。
  [19]飞糠:轻若飞尘的米糠。舆:车。
  [20]秕:中空的谷粒。糟:酒滓。
  [21]淡(yǎn):水平而满的样子。
  [22]蚋(ruì):蚊子的一种。眥(zì):眼眶。顾眄:转眼相视。
  [23]附:附着。蠛蠓(miè  měng):蚊子的一种。
  [24]准:准则。
  [25]原:追究根源。
  [26]馆于蝇须:意为在苍蝇须毛上建馆舍。
  [27]毫端:毫毛的尖端。
  [28] 虮(jǐ):虱子的幼虫。
  [29]九族:指异姓亲族。《白虎通·宗族》:“亲疏恩爱究竟,谓之九族。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哜(jì):食、吃。
  [30]不殚(dān):不尽。
  [31]无内:指极小极小的空间。
  [32]无象:无形可象。
  [33]蒙蒙:朦胧不明的样子。景:影的古字。指影像。
  [34]昧昧:昏暗的样子。
  [35]太虚之域:深玄之地。《庄子·知北游》:“不游乎太虚。”
  [36]未兆之庭:没有形状之处。《老子》:“我独泊兮未兆。”
  [37]毳(cuì):鸟兽的羽毛。
  [38]蔑陋:狭小。蔑:《方言》卷二:“木细枝谓之杪(miǎo)。江淮陈楚之内谓之蔑。”
  [39]眇眇:微小的样子。
  [40]冥冥:幽暗不明的样子。
  [41]离朱:传说为黄帝时人。《孟子·离娄上》赵岐注:“离朱即离娄也,能视于百步之外,见秋毫之末。”叹闷:悲叹、烦闷。
  [42]磊磊:高大的样子。
  [校]?¨????楚襄王既登阳云之台:《渚宫旧事》无“楚”、“既”二字。台:《艺文类聚》作观。 按:既,为时间副词,表示动作行为发生在过去。此追述过去“为大言”之事,有“既”字更为准确。台,为土筑的高坛。观,为宫中高大华丽的楼台。二字虽义近,但《高唐赋》、《大言赋》皆言台,不言观,故作台为是。
  ?¨????令:抄本原校,一作命。《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注并作,一作命。《艺文类聚》、《初学记》并作命。造:抄本原校,一作进。《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注并作,一作进。《艺文类聚》作进。按:令、命同义,皆通。造,作。进,进献。作进为宜。
  ?¨????毕:抄本原校,一作卒。《艺文类聚》作卒。《初学记》无“赋”字,单作卒。按:毕、卒义同,皆通。《初学记》单作卒,实脱一“赋”字。
  ?¨????剥复之类也:《渚宫旧事》无“也”字。
  ?¨????天地定位:《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广文选》并作,天地位。按:句当有“定”字。否则语义不完足。参看注[7].
  ?¨?ù??能大而不能小:《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渚宫旧事》,《广文选》均无此句。按:文当有此句。文中言,“卑高相配而天地定位,三光并照则大小备。能大而不能小,能高而不能下,非兼通也。”“能大而不能小”承“大小备”而来,“能高而不能下“承”卑高相配”来,文意正合。
  ?¨????粗:《渚宫旧事》,《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麄。按:粗,粗米也。麄,为麤之俗字,行超远也。近世引为不精、粗大,方与粗通。此当作粗。
  ?¨°???人:抄本原校,一作又。按:“又”当与“人”形近而讹。能为小言赋者:《渚宫旧事》无“赋”字。按:赋作为文体之名称,始于荀子,荀子与宋玉同时,当可言“小言赋”。
  (九)  剽:抄本原校,一作(左氵右剽)。《渚宫旧事》作飘。按:剽,读biǎo,末梢小。(左氵右剽)乃漂之俗字,与飘皆为飘浮义。作剽为宜。尘:《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注并作,一作轮。按:以前“氛埃”论,与“剽尘”为同义对举。此当作尘。
  (十)聿:抄本原校,一作建。遑:抄本原校,一作星。浮:抄本原校,一作浡。踊:《渚宫旧事》作涌。按:聿遑,迅疾貌。建星,星名,在斗宿上方,今称人马座。此句状小物,言聿遑切合,言建星不类。浮踊,跳跃。亦可作浮腾。浡踊,不成词,浡涌,虽成词,然状沸涌貌,不合文意。
  (十一)云:“抄本原校,一作虚。《渚宫旧事》作虚。按:作云作虚皆通,作凌虚更胜。
  (十二)妙:抄本原校,一作渺。按:作渺宜。飘渺,亦作飘邈,嵇康《琴赋》:“翩绵飘邈,微音迅逝。”
  (十三)糠:抄本原校,一作尘。《渚宫旧事》作尘。按:作糠是。此句言析糠为舆,下句言剖糟为舟,皆以谷物为说,作尘则不类。
  (十四)秕糟:《渚宫旧事》作糠秕。糟:抄本原校。一作糠,又作粺。按:作糠秕、秕糠,均不宜,字面与上句重复,有合掌之病。以秕糟与秕粺相较,后者为胜。
  (十五)凭:《四库全书》本《古文苑》作巢。《丛书集成》本《古文苑》作蝇。蚋:抄本原校,一作蜽。眄:《艺文类聚》,《广文选》,《四库全书》本《古文苑》并作盻(xì);《渚宫旧事》、《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盼。按:此句与下句对偶,“凭蚋皆”对“附蠛蠓”,故不宜作蝇。又“凭”与“附”为同义对举,亦不当作巢。又蚋不当作蜽。“蛧蜽”为联绵词,蜽不能独立成词。又眄不当作盻、盼,古顾眄自成词,为转眼相视之意,班固《答宾戏》:“虞卿以顾眄而捐相印也。”
  (十六)遨:抄本原校,一作遐。《艺文类聚》作遐。按:作遨或遐皆通,然遨游为熟语,作遨为宜。
  (十七)以:抄本原校,一作之。按:辞赋中“以”与“而”常对举,作以是。
  (十八)原:《渚宫旧事》作浑。按:作原是。浑有简直义,然作浑,意不通。
  (十九)虱胫:抄本原校,一作虱脑。《艺文类聚》、《渚宫旧事》并作虱脑。按:作胫或脑皆通。然参照下“肝”字,作脑方成严对。
  (二十)蒙蒙:抄本原校,一作梦梦。《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注并作,一作梦。灭景:《艺文类聚》作景灭。按:作蒙蒙是,梦梦当是其借字。作灭景是,与下文“遗形”均为动宾结构,合对偶规律。而景灭是主谓结构。
  (二十一)情:抄本原校,一作形。按:当作形。离朱为目力极佳之人,其“神明”所察当然是“形”,而不应是“情”。
  (二十二)遂:《艺文类聚》、《初学记》、《广文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无“遂”字。按:遂,为关联性副词,有与无于文意无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