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导读
首页 > 作品导读 > 正文

大言赋

上传时间:2013-05-29 08:46:10   文章来源:   评论:0 点击数量:
  楚襄王与唐勒、景差、宋玉游于阳云之台[1](一)。王曰“能为寡人大言者上座(二)。”王因唏曰[2](三):“操是太阿戮剥一世[3](四),流血冲天,车不可以厉[4](五)。”至唐勒,曰:“壮士愤兮绝天维[5](六),北斗戾兮太山夷[6]。”至景差,曰:“校士猛毅皋陶嘻[7],大笑至兮摧覆思[8](七),锯牙裾云晞甚大[9](八),吐舌万里唾一世。”至宋玉,曰:“方地为车(九),圆天为盖[10],长剑耿介乎倚天外[11](十)。”王曰:“未可也(十一)。”玉曰:“并吞四夷[12],饮枯河海(十二),跋越九州[13](十三),无所容止;身大四塞[14],愁不可长,据地蹴天[15](十四),迫不得仰(十五)。若此之大也如何?”楚王曰:“善(十六)。”
  [注]
  [1]襄王:即楚顷襄王,名横。公元前298至公元前263年在位。唐勒、景差:楚辞赋家,与宋玉同时。《史记·屈原贾谊列传》:“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阳云之台:即云梦台。《古文苑》章樵注:“言其高出云之阳也。”楚王在其游猎地云梦泽建有台馆,阳云为其中台名。
  [2]唏(xī):叹词。
  [3]太阿:古宝剑名。《越绝书》:“楚王召风胡子,令之吴越,见欧冶子、干将,使之为铸剑三枚:一曰龙泉,二曰太阿,三曰工市。”戮剥:杀倒。
  [4]厉:不脱衣涉水渡河。此为渡涉之意。
  [5]天维:传说中维系天地的绳索。《山海经》郭璞注引古本《淮南子》:“昔者共工与颛顼争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维绝,地柱折。”
  [6]戾(liè):通捩,转动。太山:即泰山。夷:平。
  [7]校士:参加围猎的勇士。校:校猎,即围猎。皋(gāo)陶(yáo):鼓木。《周礼·冬官考工记》:“韗人为皋陶,长六尺有六寸,左右端广六寸,中尺厚三寸。”嘻:鼓木声。此句意为,校士威猛刚毅之气冲振鼓木,使之有声。
  [8]覆思:一作罘(fú)罳(sī),古时宫门外的屏壁和宫城上的阙楼皆名罘罳。《汉书·文帝纪》:“未央宫东阙罘罳灾。”如滈曰:“东阙与其两旁罘罳皆灾也。”此指宫城上阙楼。此句意为,校士大笑而来,笑声震塌了宫城上的阙楼。
  [9]锯牙裾云晞甚大:意为野猪非常大,只说那像锯一样锋利的牙齿,单个的说就像人的衣襟,排列起像一片白云。裾:衣襟。晞:通豨。《方言·卷八》:猪,“南楚谓之豨。”
  [10]方地为车,圆天为盖:古人认为天圆地方,《周礼》注引《书考灵耀》:“天以圆覆,地以方载。”故此言“方地”、“圆天”。盖:车盖。桓谭《新论》:“天如盖转,左旋。”
  [11]耿介:一作耿耿,明亮而高大的样子。
  [12]四夷:四方少数民族地区。
  [13]跋越九州:意为一步便跨越过九州。九州:此指大九州。古人认为中国为神州,与神州等同的州有九个,称大九州。《淮南子·地形》:“何谓九州?东南神州曰农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yǎn)州曰并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济州曰成土,东北薄州曰隐土,正东阳州曰申土。”
  [14]四塞:国境四面险要的边塞。
  [15]蹴(cù):踢。
  [校]
  (一)楚襄王:《渚宫旧事》无“楚”字。按:有人认为宋玉赋中不应提及楚之国号,并以此认为宋玉赋为伪作。《渚宫旧事》为唐人所著,所引当有所本,以此知宋赋原本无“楚”字,字乃后人所增。这是注释性文字与正文混同之例。下倣此。
  (二)能为寡人大言者上座:《渚宫旧事》无“寡人”二字。按:以文意论,襄王提议为大言,自己也是参与者,故首发大言。此语中无“寡人”二字,更彻文意。
  (三)王因唏曰:《渚宫旧事》无“唏”字。《艺文类聚》唏作称。按:唏,叹词。称,声称。作唏更为生动。
  (四)戮剥一世:《渚宫旧事》,《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无“戮”字,《古文苑》又注,剥一作戮。《艺文类聚》无“剥”字。按:戮,杀也。剥,有伤害义。二者义近。此当从《艺文类聚》作“戮一世”。剥者当是注释性文字,混入正文。
  (五)车:《渚宫旧事》作军。按:当作车。操太阿者实一人乘车屠杀一世之人。军,讹字。
  (六)愤:抄本原校,一作顿。《初学记》作欻(xū)。按:愤,怒也。顿,踏也。欻,忽然。作愤,写心态;作顿,写行为;作欻,状写行为的突然性。皆通,而以愤为胜。
  (七)覆思:抄本原校,一作罘罳(fú sī)。《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注,一作罘罳。《渚宫旧事》作罘罳。按:覆思,联绵词,本字无定写,罘罳即其不同的写法之一。
  (八)锯牙裾云晞甚大:《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无“裾”字。《渚宫旧事》、《广文选》裾作裙。按:景差所言均为七言,故句不当无“裾”字。裾,衣襟。裙,下裳。此喻野猪之牙齿,当以“裾”为胜。
  (九)车:《初学记》作舆。按:车、舆同义,皆通。
  (十)长剑耿介乎倚天外:抄本原校,一作倚天之外。《艺文类聚》作“耿介倚天外”,《渚宫旧事》作“耿介倚乎天外”。耿介:抄本原校,一作耿耿。《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广文选》并作耿耿。按:耿介、耿耿,均明亮貌,义同,皆通。
  (十一)未可也:《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广文选》并作“未也”。按:当作“未可也”,“未也”语义未足。
  (十二)饮枯河海:抄本原校,一作渴饮枯海。按:渴饮枯海,语义不通。当作饮枯河海。
  (十三)跋:抄本原校,一作跂(qí)。《艺文类聚》作跂。按:跋:翻越山岭。跂:行貌。作跋为胜。
  (十四)蹴:抄本原校,一作(左足右分)。《渚宫旧事》,《广文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古文苑》并作(左足右分)。按:蹴,踢。(左足右分),用脚踢。作蹴为胜。
  (十五)得:抄本原校,一作能。按:得、能义近,皆通。
  (十六)楚王:《渚宫旧事》无“楚”字。按:《古文苑》、《广文选》至“迫不得仰”结编,无“若此之大也如何楚王曰善”十字,《渚宫旧事》有之。至“迫不得仰”结编文意未足,当从抄本及《渚宫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