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动态
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宋玉遗迹传说田野调查报告(一)——湖北宜城调查报告

上传时间:2013-10-25 18:16:52   文章来源:湖北文理学院   评论:0 点击数量:
宋玉遗迹传说田野调查报告(一)
——湖北宜城调查报告
 
(刘刚  程本兴  王梦  关杰  湖北文理学院宋玉研究中心  邮编441053 )
 
5月7日至9日,宋玉研究中心“宋玉遗迹传说”调查组一行7人(刘刚、张法祥、方成慧、焦丽、王梦、关杰),对宜城地区进行了为期3天的调查。7日下午走访了宜城市档案局;8日上午走访了宋玉故里腊树园村四队,并观看了市区以宋玉命名的道路、商场、旅社、画院等;8日下午参观了宜城市博物馆和楚皇城遗址;9日上午在宜城市广播电视局会议室参加了由宜城市委宣传部组织召开的,由宣传部、文联及宜城当地学者参加的,有关宋玉研究与地区文化建设的讨论会。调查组的系列活动,得到了宜城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与相关同志的热情帮助,实现了预期目的,取得了圆满成功。特此将所获悉的有关“宋玉遗迹传说”的情况报告如下:
 
一、在档案局座谈与资料查询情况
 
“宋玉遗迹传说”调查组在档案局与何全国同志(原文联主席)、张志富主任进行了座谈。何全国同志介绍了宜城市档案局2011年6月翻刻的,清同治五年重修、光绪九年续修的合订本《宜城县志》中有关宋玉的记述,并将该《县志》赠送给刘刚教授;张志富主任介绍了关于《宜城县志》版本的检索调查与整理出版情况。
 
(一)关于《县志》中有关宋玉的记述
 
根据何全国同志的介绍,返校后,我们通读了《宜城县志》,获得有关宋玉的研究资料20条:
1、《县志》卷一下《方舆志·宅墓》:宋玉宅在县南三里,宋玉墓南。《道志》《省志》俱误云三十里。县南有宋玉宅(《水经注》)。按宋玉宅有三,此其里居也;一在归州,从屈原游学时所居;一在江陵,则服官郢都时居之(《一统志》)。
按:《渚宫故事》庾信因侯景之乱,自健康遁归江陵,居宋玉故宅。《哀江南赋》所谓“诛茅宋玉之宅”是也。又归州东二里相公岭上有宋玉宅;《郢中》又纪,洪武中建安陆州学于兰台,即宋玉宅旧址;又不但如《一统志》所言三者已也,盖名贤所至人争艳之,昔日居停之所,后世莫不以故宅目之。然玉乃宜产,宅又在墓侧,自当以在宜城者为确(《采访记》)。
2、《县志》卷一下《方舆志·宅墓》:楚大夫宋玉墓在县南三里,宋玉宅后,有三冢并列。明嘉靖中建祠其旁(《省志》)。今宅已废,墓大及亩,或合三冢而并于一耶。明正德中知县朱崇学立碑识之,嘉靖间都御史路迎建祠堂于墓前,自为记勒于碑。祠堂已圮。令[今]尚书赵宏恩观察襄郧时题诗勒石,与路碑俱存(《府志》)。嘉庆间邑令方策周缭以垣,植所宜末[木]其中,兼置守冢者異[畀]以田,立碑记之(《采访记》)。
3、《县志》卷二《建置志》:楚昭王庙在故襄城内,昭王井南。今庙井皆废。(刘按:故襄城即今之楚皇城。见《县志》卷一下《古迹》“故襄城”条。)
4、《县志》卷二《建置志》:楚襄王庙在故襄城内,久废。
5、《县志》卷七《耆旧志》:宋玉,楚鄢人也,屈原弟子,隽才辨给,善属文,为楚大夫。闵其师屈原忠而放逐,乃作《九辩》以述志。唐勒谗之于襄王,复著赋以自见。后世修辞者称之(《湖北通志》)。
6、《县志》卷九《艺文志·书目》:(周)宋玉撰:赋十六篇(《汉书·艺文志》);《宋玉子》一卷录一卷;《宋玉集》二卷(《唐书·艺文志》)。
7、《县志》卷九《艺文志》:(周)宋玉《对楚王问》
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有遗行欤?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唯,然,有之。愿大王宽其罪,使得毕其辞。客有歌于郢中者,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数[属]而和者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故鸟有凤而鱼有鲲:凤凰上集九千里,绝云霓,负苍天,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藩篱之鷃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鲲鱼朝发昆仑之墟,暴鬐于碣石,暮宿于孟诸,夫尺泽之鲵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鲲也,士亦有之。夫圣人瑰意琦行,超然独处,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
按:宋大夫嗣嚮灵均,其忠君爱国之意,因事纳谏之诚,真有沆瀣一气者,著作几于等身。谨登其一,以觇吉光片羽。下选王叔师亦此志也。
8、《县志》卷九《艺文志上》:(明)路迎《宋玉墓祠记》
鄢郢之墟,衢道之交,有封若堂,巍然独存,曰此楚大夫宋玉之藏也。呜呼逖矣,巧尽于器,习数则贯,道系于神,人亡则灭,而况于所藏耶。是故通川过日,甄陶改岁,在城郭则夷之,在穷谷则遗之,其有存焉幸也。防山之麓,仲尼诧其未明,渦水之尾,西北改其故处,存而信者亦幸也。若明天地之数,用智于支反甲穷之间,则樗里景纯亦能为之,故塈阴寄居,先沧海而后桑田,渭南化台,左长乐而右武库,殆不可常论者,乃有名公高士,瘗玉埋香,青鸟成其邱陇,白马启其石函,怀古思贤,有识有记,乱离兵火,弗薙弗发,是能随阴阳以螎冶,集不朽之良图者,其大夫之谓欤?夫《高唐》《神女》,讽襄王之佚荡,不忘君也;《九辩》《招魂》,哀屈原之放逐,不背本也;无失为故,待景差于蒲骚,能笃友也;近则唐勒,祖其从容;远则少陵,述其儒雅;因云洒润,芬泽易流;乘风载响,音徽自远;盖绝节高唱,而肆义放芳讯者。观阳春之台,因文而建;稽巫山之祀,以赋而成。览影偶质,犹或丽之;指迹慕远,亦或张之。然则名与藏而俱存,虽千百世无惑矣。而混淆邱界,五侣上留,樵采弗禁,耕牧同施,吾感焉。是故屋而垣之,礼也。又惧流于简者弗将,而垂于是者难继,微以昆著,瓒以助洪,其大夫之灵,山川之所拱卫,典守者之攸司也。仆又何知焉。
9、《县志》卷九《艺文志上》:(清)方策《修楚大夫宋玉墓垣碑》
古者太史陈诗亦观民风,而楚无诗,韩昌黎曰:“楚大国也,以屈原鸣。”太史公曰:“屈原死,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皆祖屈原之从容词令,而以赋见称。”骚坛屈宋谁昔然矣。予籍闽南,徃党有三才子、十才子之日,居恒仰止乡先生,而骚赋则规抚屈宋,屈宋固骚赋之祖也。乙亥二月,摄官宜城。今考邑志,城南三里有宋玉宅,宅后不数武,冢与毗连。以冢证之,《渚宫故事》谓宅在江陵者,是躛言也。予春行县,问其宅,星移物换,冢独孑然,道周蓬颗蔽之。《志》载前明正德间,邑令朱崇学檦其墓,历曰楚大夫宋玉之墓,大书特书,冢即不为堌冢抗言。自昔嘉靖间,抚治路迎置守冢一家,今已人事代谢矣。建祠宇三楹,荒草中隐隐剩石磉二,败瓦颓垣无有矣。过此以往,又乌知冢外周遭壖地不犁为田也,牧人踯躅而咿嚶。予亦低回留之不忍去。去岁嘉平月既望,予捐赀鸠工,胡不辇山石,石有时以泐,终为他人柱下石也;胡不以属搏埴之工,中唐有甓,范土火烁而成质,火气尽而质坏,土偶所谓仍然故我也。惟荒度土功,规墓而抚之,周于四隅堵墙,方而围之,墙高与冢埒,墙围广袤七十五丈有奇,护墓羡也。墙内树其土之所宜木若干柯,不必白杨萧萧也。料工再徙月而工竣,又置其旁良田若干亩给守冢,捍牧圉、禁樵采也。国稞粮注曰宋田可久,则贤人之业也。废扫而更,怠张而相。予适墓而踌躇四顾,旷如也,奥如也。予因之有感矣,宋大夫生而宅于宜,及窆而抱磨于宜,始终固宜人也;三闾大夫生于秭归,归之北土,人犹有指其里居者而泊怀南徂土沙,投于长沙之汨罗以死,两人之所遭固有幸不幸也。予令宜邑岁一周,宋大夫之里居邱墓旦暮迂之;三闾大夫琐尾流离,之生之死,两湖南北,地角天涯,以予宦途所未经,亦如宋玉之赋《招魂》,想象于无何有之乡,则予之景仰于二人者所迂又有幸不幸也。古人数千百年后之遗踪,予今曰数千百里外之凭吊,我不见古人,古人不见我,魂归来些,感慨系之矣。
10、《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明)徐学谟《宋玉墓》
岭度千盘下郢都,孤坟寥落古城隅。阳台神女无消息,残碣犹书楚大夫。
11、《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明)王世贞《宋玉墓》
此地真埋玉,何人为续招。秋风吊师罢,暮雨逐王骄。万事才情损,千秋意气消。仍闻封禅草,遗恨右文朝。
12、《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明)方尚贇《宋玉墓》
大夫遗墓水边村,无数垂杨带雨痕。一代文章谁继作,千秋陵谷此空存。楚云易识荆王梦,湘水难招屈子魂。九辩余音悲不尽,高天摇落正黄昏。
13、《县志》卷九《艺文志下》:(?)颜鲸《宋玉墓》
曾于骚赋见高才,秋本无心人自哀。江树不知词客意,年年霜叶下荒台。
14、《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清)赵宏思《题宋玉墓》
慨古乘风夜泊舟,高唐托讽写绸缪。襄王心有巫云梦,神女情无暮雨秋。小雅诗人余派别,大招弟子亦风流。一抔古墓荒烟老,声冷松涛满驿楼。
15、《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清)郑家禹《宋玉墓》
千古文章伯,渊源自楚滨。风流师杜甫,骚雅祖灵均。志以悲秋苦,诗传白雪神。凤衰鲲已化,遗躅寿贞珉。
16、《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清)方策《修宋玉墓垣》(三首)
其一
三年邻女独窥墙,谁托微词讽楚王。一自雨云工谲谏,至今梦寐总荒唐。
其二
九辩辞成彻九阍,巫阳何处更招魂。年来愁作悲秋客,泪向西风洒墓门。
其三
表阡种得树团栾,怀古情深发咏叹。千载阳春歌绝调,瓣香侬愿拜衙官。
17、《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清)陈廷桂《修宋玉墓垣》
儒雅风流妙一时,左徒弟子少陵师。阳春白雪千人废,暮雨朝云万古疑。九辩至今歌绝调,一抔何处听微辞。断肠我亦悲秋客,落日招魂为涕洟。
18、《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清)徐夔生《修宋玉墓垣》
孤坟楚国大夫尊,久阙离骚读墓门。凭弔汨罗哀已尽,长眠巫峡梦无痕。一生口过微词在,三载心香古道存。封树今烦贤令尹,更胜九地乱招魂。
19、《县志》卷九《艺文志下》:(清)苏士甲《宋玉宅怀古》(二首)
其一
招魂曾拟续新词,楚国先贤撮系思。一赋荒唐神女梦,千秋儒雅少陵师。
其二
白杨风撼凄危垅,碧苏霜侵读断碑。此日云霓翔凤杳,何来雏鷃笑藩篱。
20、《县志》卷十《杂类志·摭闻》
《楚辞》者,屈原之所作也。自周时衰乱,诗人寝息,谄佞之道兴,讽刺之辞废。楚有贤臣屈原被谗放逐,乃著《离骚》八篇,言己离别愁思,申抒其心,自明无罪,因以讽谏,冀君觉悟,卒不省察,遂赴汨罗死焉。弟子宋玉痛惜其师,伤而和之。其后贾谊、东方朔、刘向、扬雄,嘉其文彩,拟之而作。盖以原楚人也,谓之楚辞。然其气质高丽、雅致、清远,后之文人咸不能逮。始汉武帝命淮南王为之章句,旦受诏,食时而奏之,其书今亡。后汉校书郎王逸,集屈原以下,迄于刘向,逸又自为一篇,并叙而注之,今行于世。隋时有释道骞善读之,能为楚声,音韵清切,至今传《楚辞》者皆祖骞公之音(《隋书·经籍志》)。
这些资料,一方面反映了古代宜城人对先贤宋玉人品文品的歌颂,具有宋玉批评史研究的史料价值;一方面反映了明清两代宋玉遗迹即宋玉宅、宋玉墓的存留与修缮情况,具有宋玉遗迹考古的参考价值。仅就其考古参考价值而言,我们可以根据《县志》提供的信息,了解到明清时期宋玉宅与宋玉墓的相关情况:1、宋玉宅、宋玉墓的地理位置在县城南三里。2、宋玉宅与宋玉墓比邻,宅在墓南,墓在宅北。以墓位于“宋玉宅后”推断,宋玉宅为座北朝南的建筑,墓之墓门亦当为南向。3、据“墓大及亩”的描述和路迎《宋玉墓祠记》“有封若堂,巍然独存”的记载,其墓封土占地面积在一亩左右,覆碗状封土最高处相当于当地一层起脊房屋的高度,应是一个规格可观的墓葬。4、明正德中,知县朱崇学依据民间口传,并证以古文献,认为宋玉墓可谓“存而信者”(路迎《宋玉墓祠记》中语),始为墓立碑,碑文为“楚大夫宋玉之墓”。5、明嘉靖间,都御史路迎建祠堂于墓前,据方策《修楚大夫宋玉墓垣碑》“建祠宇三楹”的记述,其形制为三间。又据路迎《宋玉墓祠记》“是故屋而垣之”“典守者之攸司也”的记载,路迎建祠的同时,还修有围墙,并“置守冢一家”(方策《宋玉墓垣碑》中语),安排专人守墓。 6、清嘉庆间,方策《宋玉墓垣碑》记述说:“建祠宇三楹,荒草中隐隐剩石磉二,败瓦颓垣无有矣。”以此知,路迎所建“墓祠”及垣墙当时已无所存,仅有两个石柱础遗证其迹。因而邑令方策“周缭以垣,植所宜木其中,兼置守冢者畀以田,立碑记之”。考之方策《宋玉墓垣碑》,其墙为砖墙,“方而围之,墙高与冢埒,墙围广袤七十五丈有奇”,以此知墓园墙为方形,高与墓之封土高度相近,周长约250米;“墙内树其土之所宜木若干柯,不必白杨萧萧也”,知其所植为柯树,又明方尚贇《宋玉墓》诗曰“大夫遗墓水边村,无数垂杨带雨痕”,似墓地本多杨树,清方策《修宋玉墓垣》诗又有句“表阡种得树团栾”,知其所植或又有栾华树;“又置其旁良田若干亩给守冢”,为守墓人提供了较为优裕的生活保障。7、清同治五年重修《县志》时,“今宅已废”,宋玉故宅不复存在;“祠堂已圮”,明人所修祠宇也夷为平地;唯宋玉墓尚存而已。8、宋玉墓园墓碑,据《县志》载有4方,而今存墓碑为陈廷桂《修宋玉墓垣》诗,且有《县志》“今尚书赵宏恩观察襄郧时题诗勒石,与路碑俱存”佐证,据此,墓碑之计算应将此类题诗刻石计算在内,若此,则墓碑当在10方以上。
 
(二)关于《县志》的版本与翻印、调查情况
 
据宜城市档案局张志富主任介绍,《宜城县志》有五种版本,为明正德九年本、明嘉靖四十二年本、清康熙二十四年本、清同治五年重修本、清光绪九年续修本。其中清同治五年重修本与光绪九年续修本,已由宜城市档案局于2011年合订翻印刊行;明嘉靖四十二年本与清康熙二十四年本正在整理之中,计划2013年年底可合订翻印出版;明正德九年本据悉藏于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档案局张主任等同志曾赴京索求复印未果,尚需进一步检索寻求。宜城市档案局整理翻印《宜城县志》之举,为地方文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宋玉研究提供了研究资料,诚可称颂。此外,《宜城县志·艺文志》记有清道光间宜城乡贤鲁桂元《鄢都采访记》三十卷,是前人对宜城地区史事田野调查的记录,且同治间修志多有引录,亦可视为重要的档案资料,建议庋藏。
 
二、在宋玉墓地遗址的田野调查与相关情况的整理
 
“宋玉遗迹传说”调查组在宜城作家何志汉、原宣传部副部长余建东和宣传部张科长及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考查了宋玉墓地遗址——腊树园村四组,实地观察了宋玉墓遗址与遗物,走访了当地村民,听取了当时任村支书的时兴中老人以及当年参与挖墓取砖社员对昔日旧事的回顾。根据村民的讲述,兹将我们的调查印象整理如下:
1、遗址位于今宜城东南郊腊树园村,现为一片菜地。据余建东介绍,当地流传的民谣说:“宜城县东南角,宋玉墓在那里落。宋玉本是楚大夫,《九辩》千古绝调歌,生养死葬在楚国。”与《县志》“宅在县南三里”“墓在县南三里,宋玉宅后”的记载基本一致。
2、遗址的具体位置,据我们的目测,西距南北向观光路约120米,北距东西向自然村水泥路约100米,东距南北向自然村土石路约80米,南距东西向通往“襄大饲料”公司的柏油路约240米,遗址的东北角和北面是四组村民民宅,西南方向有许多种植蔬菜的塑料大棚,遗址上种着瓠瓜等时令蔬菜。
3、遗址被破坏的时间是上个世纪“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6年和1967年,有着“破四旧立四新”的文化背景。然而村民说,与“文革”时为“破四旧”而“打砸抢”无关,但分析当时的情势,可能与宋玉墓被视为“四旧”而得不到相关保护有关。
4、遗址被破坏的直接原因是挖墓取砖,而挖墓取砖的目的起初是,为了解决生产队建库房与磨房等缺少用砖的问题。以此推测,起初挖墓取砖可能是当时腊树园村四队有组织的集体行为。集体挖完后,村民有了需要就自己来挖,断断续续,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5、挖墓取砖前宋玉墓的地上情况是,墓之封土占地面积有一亩左右,封土顶端大约有当地民房的高度。这一情况与明路迎《宋玉墓祠记》“有封若堂,巍然独存”和《县志》“墓大及亩”的记载相吻合。
6、封土挖开后,该墓地表下砖墙的俯视平面呈一长方形连接着一个圆形的乒乓球拍形状,长方形的宽相当于圆形直径的二分之一,即长方形的长有2米多,宽1.5米左右,圆形的直径在3米以上。
7、当时村民取砖的下挖深度为3米左右,因挖到巨大的石板无法搬动而停止。村民讲述时,将这巨大的石板称为石门。其是墓门,还是石棺顶板,已难以考定。如村民讲述的情况属实,则说明该墓墓室还没有因挖墓取砖而被扰动,应当还有文物遗存于其中。
8、村民的挖墓所见除大量的墓砖外,还于长方形砖墙范围内的泥土中见到一些红色的土陶制品,大小若双手拇指与食指合围,为动物造像,由于当时村民没有文物保护意识,现已没有遗存。当时村民挖取的墓砖,在当年建造的房屋残垣和地头矮墙中随处可见,其墓砖以青砖为主,有一些还带有菱形几何图案,还有个别的带有菱形几何图案的墓砖呈陈旧性暗淡的桔色或粉红色。
9、遗址在村民挖墓取砖时尚存十几方石碑,与我们根据《县志》对墓碑数量的推断非常接近。当时绝大多数石碑被砸碎烧制成石灰用于建房,今仅存清陈廷桂《修宋玉墓垣》诗刻碑,宜城市博物馆展有该碑的拓片,原碑则暂存于博物馆正门右门房后墙下。
经过对宋玉故里腊树园村宋玉墓的田野调查,引起了我们对宋玉墓相关问题的重新思考,刘刚教授曾根据他对宋玉生平事迹的研究,推测湖南临澧的宋玉墓是宋玉死后的真身葬,而湖北宜城的宋玉墓是家乡人民为纪念宋玉而建造的衣冠冢,如果宋玉墓地遗址旁居住的村民讲述的,在挖墓取砖时发现巨大石板的情况属实,那么这个推测就需要修正,同时宋玉晚年的行迹问题也需要重新研究。我们期待着宋玉墓的发掘,那将是宋玉研究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到那时,一系列宋玉研究中的历史学案和当代学者关注的问题,都将会有所突破或需要重新认知。
附录一
金光定、杨兆明《景宋诗抄·宋玉故宅、墓冢题吟诗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宋玉宅、墓在习郁宅正北二里多,宅院大门朝东正对古代通往钟祥的古驿道,面积约六七亩,进门迎面有三块碑一字排开,五十年代房子已经破旧不堪,房子后面有三座墓。传说是其父母和宋玉墓。碑有石帽,分别为明襄阳府官,路迎和淮东陈廷桂、方策诸人,具体情况可参以后附文,此墓毁于文革中,墓为卷拱、汉砖,拱内乃是土,出土有一鹿(实为麒麟),似为后人多次复修过,而文革中破坏者主要是拆走墓砖,也未深挖。拆墓经历了很长时间,我在校读书因回家经常路过此地,亲睹此事。故记此存志。
按:此文标点多误,句子也有语病。为存原貌,未作校改。又按:其记述与《县志》及村民口述多不符合:1、其言“五十年代房子已经破旧不堪,房子后面有三座墓”,方策《宋玉墓垣碑》言“建祠宇三楹,荒草中隐隐剩石磉二,败瓦颓垣无有矣”,《县志》言“今宅已废,墓大及亩,或合三冢而并于一耶”“祠堂已圮”;村民言,虽有小墓但在大墓南相距至少百米有余,并不毗连。2、其言“有三块碑一字排开”,《县志》言有明朱崇学、路迎,清赵宏恩、方策等人所立碑四方,今尚存陈廷桂诗碑,而村民言有十余方。3、其所言“宅院”当为清嘉庆间方策所建,方策本人称之为“墓垣”,而方策所言“墙围广袤七十五丈有奇”(若以此周长换算约六亩左右)与其言“面积约六七亩”还算接近。4、其言“宅院大门朝东”,“进门迎面有三块碑”,其表述碑之方向似有不妥,《县志》言:“宋玉宅在县南三里,宋玉墓南。”墓与宅皆为南向,墓碑亦当南向,而重修题记、题诗等碑当立于墓道东西两侧,故其人从东入门,可见“迎面有三块碑”。而宅院之门当是方策修墓垣时所留之门,非墓与宅之旧制,甚或非路迎建造墙垣之旧。5、宋玉宅及路迎所建祠堂,清方策嘉庆二十一年作《宋玉墓垣碑》记时已无存,未闻后又重修之记载。其所言“房子”可能是方策为守墓人所建,绝非宋玉宅或宋玉祠也。疑金氏所述参合幼时所见所闻与他后来了解到的《县志》中的有关内容,但未理清《县志》引述前志或省志、府志之时代顺序,以致叙述舛乱,故虽言之凿凿,然所述均可商榷。
附录二
《宋玉故里访谈记录》(据录音整理)
2013.5.8上午:宋玉故里蜡树园村实地调查采访记录:
(宋玉墓遗址前)
时站长:就在这儿,就在这个瓜秧当中,就这个地方。
余建东:大概92年93年我来过一次,来过一次就在这个地方唻,是我们宜城文联重新搞了这么高的桩桩,等于一个谁搞的一个桩桩,高头好像写了一个宋玉墓的遗址,写了这几个字,但现在这个桩桩在不在就搞不清楚了,我来看已经是92年93年了,他们或者是八几年搞的。我们92年曾经搞过一次宜城人文资源研讨会,研讨会大概是龙头乡或龙头公社的书记杨明林跟当时的一个文化站长,他们写了一篇文章,专门写宋玉墓,宋玉墓大概有亩把大,里面也是跟老何说的,挖的有什么这个鹿角啊,砖头啊一些什么东西,再把整个规则有好大,刚好描述了一下,那个资料我回去找一下,找不找得到,这篇文章我还保管的了,就是92年我们开了一次人文资源研讨会,他们写的这篇文章。
刘刚:那个文章,现在找不到了,是吧?
余:文章我现在可以回克找克,找得到找不到弄不清楚,但是最后我们宜城文联一个秘书长金光定,他编了一本那个《景宋诗抄》,就是专门古代呀名人歌颂宋玉的一本诗,诗集,叫《景宋诗抄》,在《景宋诗抄》后头唻,他专门写了一个他所看到的宋玉墓,他曾经看到的,当时他从他在金浦底下住,来宜城读书,回回克呀来呀都看的到,写了在宋玉墓附近,这个习郁,也就是习凿齿的鼻祖,修习家池的习郁,在宋玉墓附近修了个习家池,习家池曾经上过《水经注》,就是郦道元的《水经注》曾经专门写了的这个习郁在宜城有个宅子,离宋玉墓大概没有一两米路远,宅子旁边也有一个水池,金光定写的时候呢,这我刚才说的唻,《水经注》是郦道元写的,金光定介绍的时候唻,说的是习郁敬慕宋玉,故意把宅子修在那儿,那可能是他推测的。
刘:这个也可以有。
余:这篇文章我找得到,但那个公家书记杨门林他那篇文章找得到找不到我搞不清楚了,那因为太久了,金光定的那篇我今天下午可以带过来。
刘:公社的书记?
余:那个公社书记,现在在,他写的文章可能是久了,那可能,我找下哈。我刚才说的金光定的那本书我可以找的到。
张科长(女):刘教授,我们请时站长到时候给我们找两个年龄大点的,哎,到外面我们再出去看哈。
刘:好好好。
(遗址东土石路上等着一位叫时兴中的老先生)
张发祥教授:你跟我们谈谈挖墓的情况,
时:挖到地下唻,有那个象娃啊,像泥巴那样烧的那个东西。
刘:哦,陶瓷的?
何:陶瓷的?
刘:是陶瓷的?你说泥巴烧的。
时:还不像陶瓷的,还像是泥巴一样,不是像陶瓷样碗样的是吧,没有那么精致。
张:你说的那些就是像那个什么,秦始皇那秦陵那个地方,兵马俑那样,陶俑。
时:恩,那样的东西,哎,没得像这个瓷砖呐很精致的,没有那样的东西。
何:现在有,那时候哪有瓷砖呐。
时:就是那砖,是吧,砖都挖下去,没看到什么东西。砖都挖修到这房子了,那儿时叫勤俭办事的时候。
张:那啥时候?
时:那是66年、67年的时候吧。
张:文革开始了吗?
时:文革开始了,开始了。
张:破四旧?
时:不叫破四旧,反正底下有东西,也没有意识到什么叫四旧四新,反正就是底下有东西挖了,把砖挖起来队里建猪圈呐、修仓库啊,勤俭办事嘛就是那个。
张:你说就是有一些泥娃娃、陶俑是吧?
时:哎,象娃啊,像那,烧的那。
张:还有象……?
时:烧的像那么个意思,是不是。
张:像动物是吧?
时:哎,哎。
张:动物像。
何:土烧的像。
刘:哦,烧的像。
张:马,有马吗?
时:马一类的东西,没有什么。
张:那东西呢?那东西有人保存吗?
时:哎,哪个给他保存,那个时候谁给他一弄,给他一甩,哪个给他当个什么东西唻,摆什么个意思唻,现在什么文物啊,哪有现在有这个。
张:没这个意识。你读过书的啊?
时:我念过几年的。
张:你今年多大岁数啊?
时:我今年75.
张:我们俩差不多。
刘:他可能是墓的表面地面上这挖了。
余:对对对。
刘:啊,地下还没挖。
余:还挖了啥儿的你说?
时:就是砖头,还有什么啊。
张:有骨头吗?
时:没得。
时书记:没得,都没挖到底下去撒。
时:没挖到顶底下去。
张:那还可以再挖。
时:挖到什么唻,有一个石头门。
时书记:哎,挖石头门就没挖了。
时:哎,石头门那时候有什么给他搞办法,搞的起来唻,搞不动啊。
时书记:弄不动,重了。
张:还在里边吧?
时:还在底下。
张:哎,这就好办了。
刘:石头门就可能是墓门。
张:值得挖掘。
时:那时候谁能弄个什么把那个石头门搞起来唻,没得起重机,又没什么东西。
张:很大吗你觉得,你看到?
时:恩,门还不小。
张:你就这个村子里人?
时:我就这个村子人。
张:你贵姓啊?
时:我姓时,几点几时的时。我们祖宗不好,丢人,时迁,偷人家的。
刘:您老多大年纪?
时:我属虎的,38年的。
刘:75.
时:恩。
何:有的说挖了个颅骨啊是啥?
时:没得。
何:你亲自看的啊?
时:没亲到,路过。
何:没看到?
时:恩。
何:有的我听几个说看到颅骨了,挖到颅骨了,还有一个啥子。
时:是吧,哎,有时候我在场有时候我不在场。
时书记:它挖几天。
时:那时候我已经是大队书记的时候。
张:哦,你还是大队书记啊,找对了人。
时:那个时候我已经是这个村的支部书记的时候,看我65年当大队书记撒是不是,它是66年才挖撒,66年搞文化革命撒,是不是。
张:66年挖的,是67年挖的?
时:66年,67年,是吧。那时候没意识到什么破四旧哇。
刘:它原来那个封土堆有多高?
时:多高!
刘:能有这个房子这么高?
时:一个平地讲,总的来讲,如果平面的话,有那个屋高,那个一土堆。
刘:有这个房子这么高?
时:哎,多大一堆土!塚,过去叫塚是吧?
刘:对。
时:就在那后面,是吧?就在这一栋房子背面。
何:有碑吧?
时:碑那个打了烧石灰了,有人搞了。
何:烧石灰打了,听说有好多碑。
时:好多碑是,有的是原来的碑,那我就记不得了,是吧。过去是这个文人墨客走这的一个纪念,竖的碑,碑唻,不少。
刘:能有多少?十块?二十块?
时:有个十几块吧!
刘:十几块。
时:不到二十块。
何:那个啥用也没得,烧石灰了。
时:恩。
刘:它这里就是往地下挖,能挖多深?挖几米啊?挖这个砖。
时:到地下的时候应该挖到有个3米吧。
刘:3米?
时:哎,我估计有。
张:你们已经挖到3米了?啊,3米?
时:哎,多大那砖,弄了好多砖呐,什么。
刘:他这也不是组的,就是老百姓自发的,是吧?那个时候,是组的?
张:他是书记嘛。
时:不是,那时候。
张:有人让你挖的吧?
时:没有,没有人。
张:没有人指示你挖?
时:没有,没有。
刘:不是组织的。
时:就是那个队里的队长,因为我们这个人们,有时候发现过有些小墓有些砖是吧,那底下估计也有砖。
张:是这样个意思。
时:哎,是那么个意思。哎,他们挖了好多地儿砖,有墓砖是吧。哎,估计这地儿也有砖,这也没有说四旧,也没有说,更没有那个意思。不能是说牵强附会去把那些东西拿到面前。
刘:那还没挖,那个墓室还没有被破坏,还在。
时:哎,不能牵强附会说那些东西。
张:这个地方有姓宋的吗?
时:哎,我们这个村没得,我们这个组的没得姓宋的。
张:一直没有?
时:一直没有。这我们这个组的没得姓宋的。
张:这附近也没有?
时:没有。
张:这怎么搞的?这一个姓宋的都没有。
时:宋玉是不是?我也是那么个意思,怎么就没得姓宋的。
何:整个腊树园村都没有。
时女士:没得。
时:整个腊树园村都没得姓宋的。
刘:这个腊树园村能有多少人呢?
时:四五百户,两千五六百人。
时:这个腊树园村就是说提前搬过来,从地中心挖了好多砖嘛。
余:提起搬迁过来的。
时:哎。
张:那现在那些砖能找到吗?
时:哎,那砖呐,那墙高头都还有些,那号儿的砖。
余:他那个碑上写的啥字你还记得吧?
时:记不得记不得,哪记得,记那干啥子,你说唻,我又不像你搞这样工作的。
何:哎,不是的。
余:你当初你起码这是宋玉墓,这是古诗,或者这是……
时:那哪有这种意识唻?
何:宋玉墓肯定晓得,有碑撒。
时:宋玉塚,是吧?
余:宋玉塚,哦,宋玉塚。
何:你见过点房子了吧?
时:没得。
何:哦,一直没见到。
时:没见到老房子,没得,没得,没得。
刘:就那祠堂早就没有了。
时:没得,没得,没得……根本没有老房子什么东西。
余:在他那只看到个墓。
时:恩,没得老房子,没得古建筑,没得。
刘:它那个砖,是像是在这个封土堆,就这个土堆,这一圈砌的砖,这个砖呐。
时:它不是一个圆圈。
刘:不是一个圆圈?
时:恩,恩。
刘:那是什么形的?
时:跟这个门样的,看这样过来,朝这边,都凹出来,椭圆的,像这边一个,是吧。
(时蹲下在地上画出了他看到的形状)
刘:它后头是圆的,前头是有个长方形。
余:对,可能是这个意思。听说还要往下走两步样的。
时:那个长方形才挖到那个东西,有那个,有烧的那那。
刘:哦,烧的那些东西。
余:你说是往下有将近三、四米,还下,下去走两步吧?
时:不走。
余:不走,哦。
何:那个砖有好大的那个周长,周长有好大,周围?
时:估计那个直径,得有个三米四米吧。
余:三四米儿吧?
时:哎!不会超过五米。
余:那不止,那里面堆恁高,那个墓有那么高。
时:堆完了,它不是,它是往底下堆土撒,堆完了,它不是堆到那个。
余:哦,是说埋底下去的,埋地下去有四五米。说的这个意思。
刘:什么?
余:埋到地平面下面,或者那个直径有五米宽,有三四米,四五米的样子埋到底下,那个直径乘于这些,原先土里的或者是长方形,或者是正方形,然后在这高头乃,在这四周再堆土,他说的就是说的这个意思。一堆土,露出地平面的只有四、五米的那个直径的样子。
何:对,对,那肯定的。
时:堆土嘛,是不是。
余:它高头在封土的时,往上堆的过程中,它堆的多大,不然的话,你没得那个面积。
时:对,对,铺的多大,是的。
何:有正高,肯定有。
时:哎!那铺多大。
 
何:你也参挖墓了的吧?
时女士:我参加挖了的,那时候小,小娃子记不得。像有个槽槽,它是这样来的槽槽,拱出来的是黑末末的土,那个土乃,不像黑咚咚的土样的,面,那个带点木实色的。
何:木实色的?
时女士:恩,拱出来的。
刘: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
何:那个土啊,跟那个木的颜色一样,木头,沤烂了的那个颜色一样,那个棺材可能沤烂了,那个颜色,变成土了。
时女士:变成土了,碎末末的,它是那个色,不是黑色那个土色,是那个带木色的。我清楚我也在那,我也参加挖坟,我有68岁,我生在这长在这,我参加挖坟那会小,不记材料不记。
余:68,那个时候有十几岁啊?
刘:十六七了。
时女士:小学毕业就回来了呗。
余:它那个碑上的字你还记得吧?碑啊,一些碑。
女士二:碑不是在文化馆里吗?
男士一:那时候哪儿有那么多碑?
男士二:挖的时候都没得碑。
女士二:人家还树了一个碑的吧。
男士三:好些碑啊。
时女士:是一个青色的碑,光溜溜的碑。
男士四:多了的时候,打了烧了灰了。
时女士:把那碑都打成烧了石灰了。
何:挖出来有啥东西?
时女士:记不得,我只想得着路过啊是啥子,他拿克了,我们看都没看到。只想到他拿去了。
何:哪个拿的?
时女士:那个人死了,他把砖弄回去,还砌他屋里,那个砖人家正个(现在)别人又盖房子,赶紧又把砖弄跑了。
时书记:砖现在一口都找不到了。
时女士:搞不清。
村民甲:盖什么房子?
时女士:盖这个房子,看还有没得。在这猪圈这个房子。那儿的看还有没得,你鉴定那个砖。只晓得罗新国(?)他的那个砖多,人家盖屋弄跑求了。
村民乙:砖在那个人他里有。
时女士:他的院墙里有,人家盖新屋又弄跑求了,哪儿还有啊?
村民乙:那儿院墙还在那儿的。
时女士:明儿(人名?)他的,明儿他院子里还有?
村民乙:罗新国这个房子都是。
时女士:说不准。
村民乙:那个砌?也是在这儿弄的,公家仓库也是在这儿搞的。
刘:大塚是宋玉,小塚不知道是谁的。
时兴中:不知道是谁的。
刘:这个墙的,大塚的小塚的分不清。
时兴中:说不清。两种砖。
 
三、在宜城市博物馆调查情况与关于宋玉说明的意见
 
“宋玉遗迹传说”调查组在余建东原宣传部副部长和宣传部张科长等相关同志的陪同下,参观了宜城博物馆“楚风汉韵”主题展,详细听取了相关同志的介绍,并对展出的宋玉部分进行了现场研讨。兹将与宋玉研究相关的两个问题报告如下:
 
(一)宋玉故里的文字说明问题
 
博物馆关于宋玉的文字说明写道:“宋玉,战国晚期楚国鄢郢(今宜城市)人,据《水经注》卷二八《沔水篇》的记载,宋玉故里应在今楚皇城古城址以南,而清同治间编修的《宜城县志》则据省志的记载,将其向北移至今宜城市区南的腊树园村。”这个说明关于宋玉故里的方位虽没有明确下断语,但还是可以看得清楚,意思是说,宋玉故里应在楚皇城遗址以南,而不是在今宜城市区以南,即根据《水经注》的记载认为同治版《宜城县志》的记述是错误的。这种说法有失深考,且武断为说。其问题的症结在于,对《水经注》所言“城南有宋玉宅”之“城”所指的宜城在历史沿革中的治所迁徙,未能考辨清楚。其实,同治版《宜城县志》对此已有说明,“宜城故城在今县南九里,本古鄢国,秦置鄢县,汉改名宜城,而治西徙(《县志》言,“在县西三十里,地名北湖冈,城址尚存”),后复迁此,宋大明元年改宜城曰华山,移治大堤。”考之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卷二十三《襄州·宜城县》:“本汉邔县地也,城东临汉江,古谚曰‘邔无东’,言其东逼汉江,其地短促也。宋孝武帝大明元年以胡人流寓者立华山郡理之;后魏改为宜城;周改宜城为率道县,属武泉郡;隋开皇三年罢郡,属襄阳;皇朝因之,天宝元年改为宜城县。汉水在县东九里。故宜城在县南九里,本楚鄢县。秦昭王使白起伐楚,引蛮水灌鄢城拔之,遂取鄢,即此城也。至汉惠帝三年改名宜城。”又考之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百四十五《襄州》:“宜城县,南九十五里(指其距襄州治所的距离)。元二乡,本楚之鄢都。在汉为鄢县地;宋大明元年以胡人流寓者立华山郡于大堤村,即今县;后魏改华山郡以宜城郡,分新郡之地,县地因帝率道县,属威宁郡;后周保定四年省宜城郡入率道县,今县南古宜城即旧郡;唐武德四年以此邑属鄀州,贞观八年废鄀州,改属襄州,天宝七年改为宜城县,从古郡名。……大堤城,今县地也。其俗相传呼为大堤城,迄今不改。”综合《县志》与唐宋的两部地理文献所述,问题非常清楚:宜城,战国为楚之鄢郢;秦置鄢县,汉时始名宜城,《寰宇记》说汉属鄢,《元和志》说汉属邔;南北朝宋时于宜城地立华山郡指定郡治为大堤村(后称大堤城);南北朝魏时又改华山郡为宜城郡。其后虽时有易名,虽或称郡或称县,但治所未变,始终在古之大堤城,亦即今之宜城市区。众所周知,《水经》的作者为汉人(或曰三国人),故经文用汉时地名;而《水经注》的作者郦道元是北魏时人,其注文用的是魏时的 地名。因此郦道元注中所指称宜城治所的所在地,当是北魏时的宜城,也就是今天的宜城,而不是汉代的宜城,即不是今天的楚皇城。至于《水经注》在叙述秦白起水淹鄢郢后说:“城,故鄢郢之旧都,秦以为县,汉惠帝三年改曰宜城。”是就沔水言及夷水(蛮水),就今宜城言及汉宜城。这是因为“鄢郢之旧都”在魏时宜城辖区之内,且距宜城治所仅“九里”(《元和郡县志》和《宜城县志》语,与今宜城城区距楚皇城7.5公里比较接近),故可因关联而言及之,以体现其书借注释“水经”,讲述流域地理、历史掌故、遗迹传说、风土人情的著述特色。这种方法,四库馆臣称之为“兼考故城之迹”。另《水经注》在注释经文“(沔水)又南过宜城县东”之上下文中,提到的“木兰桥(猪兰桥)”、“习郁宅”“木里沟”均以今宜城为参照而言之,亦可证其所言“城南有宋玉宅”之“城”是指今宜城。因此,宜城博物馆的文字说明——宋玉故里应在今楚皇城古城址以南,而清同治间编修的《宜城县志》则据省志的记载,将其向北移至今宜城市区南的腊树园村——是错误的,应当予以纠正。
 
(二)关于宋玉辞赋的展示问题
 
在博物馆参观时,我们注意到,陈列展出的收录宋玉辞赋的文献多为注本或选本,这不符合古代作家作品展本的一般要求,即展本当为元典。因此收录宋玉辞赋的展本应为:收录《九辩》《招魂》的汉王逸《楚辞章句》、或宋洪兴祖《楚辞补注》,收录《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的唐李善注《文选》、或六臣注《文选》,收录《讽赋》《大言赋》《小言赋》《笛赋》《钓赋》《舞赋》的宋章樵注《古文苑》等,至于现当代有关宋玉作品的选本、注本,以及有关宋玉研究和以宋玉为题材的文学创作,当然也可以展出,以表现现当代学术界、文艺界对宋玉及其文学创作的关注与宋玉及其作品对当代文化建设的影响。这样的展本展出才能更好地宣传宋玉、普及人们对宋玉的认知,才能增强博物馆展品的文物价值、扩大博物馆宋玉展厅的影响。
 
四、近年来宜城地区的宋玉研究与文学创作
 
宜城是宋玉的故里,宜城人对于宋玉研究与以宋玉为题材的文学创作,有着特殊的热情。据“宜城市宋玉研究会”会长程本兴先生介绍,宜城市宋玉研究会成立于2004年5月,是国内第一个研究宋玉的县(市)级群众性学术团体,近年来在宋玉研究与文学创作两个方面都取得丰厚的成果。我们“宋玉遗迹传说”调查组在宜城期间,征集到了“宜城市宋玉研究会”会员近期的论著与作品,兹存目如下:
何全国《楚庄王传》,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年9月版。
程本兴《走近宋玉》,中国年鉴社2004年9月版。
何流《宋玉》,鄂襄图内字[2003]第044号2004年10月版。
陈子成《宋玉》,鄂襄图内字[2004]第047号2004年12月版。
金光定、杨兆明《景宋诗抄》,湖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10月版。
何流《宋玉》(连环画),鄂襄图内字[2006]第048号2006年11月版。
何流《何流艺术作品选》,中国戏剧出版社2008年8月版。
余建东、何全国《宋玉风采录》,中共宜城市委宣传部、宜城市文学艺术家联合会(内部出版)
何全国、余建东《楚都传说故事》,中共宜城市委宣传部、宜城市文学艺术家联合会(内部出版)
何流《26集电视剧本<赋圣宋玉>》(送审稿),2013年4月
 
 
参考文献
1同治五年重修、光绪九年续修《宜城县志》,宜城市档案局翻印本。
2宜城市博物馆编《楚风汉韵——宜城地区出土楚汉文物陈列》,文物出版社2011年6月版,

附录:宋玉遗迹及传说田野调查纪实图片
\                  \
               图一                                                                   图二
\                   \
              图三                                                                    图四 
\      \
             图五                                                                     图六  
\                     \
             图七                                                                       图八
\                     \
             图九                                                                       图十
\                      \
            图十一                                                                 图十二
\                      \
         图十三                                                                     图十四
\                       \
        图十五                                                                        图十六
\                          \
       图十七                                                                          图十八
\                   \
           图十九                                                               图二十
\                    \
        图二十一                                                                图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