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动态
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宋玉遗迹传说田野调查报告(三)——湖南临澧调查报告

上传时间:2013-10-25 17:49:03   文章来源:宋玉研究中心   评论:0 点击数量:
宋玉遗迹传说田野调查报告(三)
——湖南临澧调查报告
(刘刚   王梦   关杰   湖北文理学院  邮编 441053)
 
 
我们湖北文理学院宋玉研究中心宋玉遗迹传说调查组一行四人(刘刚、关杰、王梦、焦丽),于6月18日午夜抵达湖南临澧县县城,第二天6月19日进行了为期一整天的调查,上午参观了临澧县博物馆,并与博物馆和文物局的相关人员进行了随机座谈,而后到临澧县图书馆、档案局查阅了清同治版《安福县志》和1992年版《临澧县志》;下午在临澧县望城乡实地考察了宋玉城度假村、宋玉墓、看花山、畲溪河、浴溪河,并采访了宋玉墓守墓人60岁的肖老汉,随后在肖老汉的引领下考察了宋玉村、宋玉城遗址和黄洲湖(放舟湖),考察期间一面听肖老汉的现场讲解,一面与当地村民随机访谈,获取了非常可观的临澧地区有关宋玉遗迹传说的宝贵资料以及临澧地方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并且在调查后对获取的相关资料进行了认真的梳理与研究。兹报告如下:
 
一、宋玉遗迹
 
(一)调查印象
 
1、宋玉墓    宋玉墓位于临澧县城东10公里左右(以连通公路里程计算)的望城乡看花山村,公路与村道交叉处的路标称“宋玉陵园”,这大概是当地政府的建设规划,目前尚未完全建成,由看花山村村委会通向墓地的道路还在建设中,“陵园”内仅有修整后的宋玉墓,以及新建的宋玉亭、新立的墓碑和五方记事性碑刻。据临澧县文物局姓黎的同志介绍,80年代中期文物普查时经探查证明传说的宋玉墓为自然的小土丘,未发现人工造墓的熟土,此墓非真,真墓可能在看花山上,或九姊妹山一带。据守墓人肖老汉介绍,原墓比现在的要大得多,“墓冢”直径比现在要大7至9米左右,经过修整形成了现在的样子。据上个世纪90年代编撰的《临澧县志》记载,“墓冢高约8米,长50米,宽40米。”与肖老汉所说基本吻合。可知所谓宋玉墓的“墓冢”原本有如半个蛋状体覆于地面之上,的确是一个自然土丘的形状。现经整修的墓冢呈圆锥形,墓高约7至8米,墓下部最大直径约30米左右,环墓修有水泥路面的甬道,四围有稀稀疏疏的几棵自然生长的树木,看样子还没有进行人工绿化。墓西立有题曰“楚大夫宋玉之墓”的墓碑,碑前为水泥铺筑的小广场和简单的祭台。广场的西北角为宋玉亭,亭为六柱重檐式仿古建筑,亭西与亭南挂有木制抱柱联,西面为唐杜甫的诗句,东面为唐李白的诗句。亭北隔一堰塘为守墓人的住房,是典型的临澧现代农村二层楼式建筑,与墓、亭不甚协调。宋玉亭东,宋玉墓北立有五方石碑,按从西至东的顺序,依次为“宋玉传说”被批准列入湖南省非物资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纪念碑、重修宋玉墓记、宋玉生平简介、重修宋玉墓功德碑、宋玉《对楚王问》碑刻。守墓人肖老汉回忆旧墓的样子时说,墓之南北各有一座较小的堰塘,墓西即墓前有一较大的堰塘,古时有民谣说:“左手一杯茶,右手一杯酒,前边是个洗脸盆。”今只有左面的堰塘还在。考之《安福县志》清同治年间绘制的《县境全图》,宋玉墓作圆形,有一弧形堰塘绕墓大半周,据此肖老汉所说的三个堰塘在早些时侯可能连成一片,后来一分为三,因此肖老汉所说的民谣产生的时代,当在清同治之后。面对着这个修整不久的传说中的古墓,我们相信考古普查的结论,此墓非真正的宋玉墓,但也尊重古老的民间传说,据《安福县志》记载,至少自唐代以来,人们就将这里做为缅怀祭奠宋玉的场所,即便非真却也由来已久,也承载着临澧民间对古之名贤宋玉的接受与纪念。
2、看花山    看花山位于宋玉墓的东南,宋玉城的东北。相传为宋玉赏花之处。山不甚高,目测相对高度不会超过百米,山呈由东北向西南横斜的走势,绵延不足4公里,东北略高略陡峻,西南渐低渐为缓坡。站在宋玉墓远眺,可见山西南缓坡顶端有一座庙宇。守墓人肖老汉说那座庙叫看花山庙,我们问庙里供奉的是不是宋玉,他说不是,于是我们也就没有到那庙的所在地去实地考察。不过,我们去宋玉墓和由宋玉墓返回都要环绕看花山西麓的乡村公路走过,未见山上有成片的花木和不同一般的景象,或许是6月骄阳似火的季节不是看花的时候,或许是看花山已今非昔比,失去了宋玉时代山花烂漫的景致,但我们宁愿相信看花山曾经呈现过,她那让文人宋玉流连忘返的美丽。
3、畲溪河口    畲溪河是道水河的支流,两河的交汇处就在宋玉墓北边100米左右,人称畲溪河口。这里是洞庭湖优良鱼种黄花鱼(其尾为黄色故称)的产卵水域,所以每年四、五月份都有大批的黄花鱼到此产卵。古人不了解这种黄花鱼的生态繁衍现象,将其与宋玉墓联系起来,附会出黄花鱼朝拜宋玉墓的传说。这个传说由来已久,据《安福县志》载六朝无名氏《黄花鱼儿歌》曰:“年年四月菜花黄,黄花鱼儿朝宋王。花开鱼儿来,花谢鱼儿去。只道朝宋王,谁知朝宋玉。”如今在宋玉墓北,道水河畲溪河口段的大堤上,建筑起一座巨型的水泥碑墙,墙上有浅浮雕的宋玉像和描金刻字《黄花鱼儿歌》,意在将此处开辟为“宋玉陵园”的一处文化景观。然而据专业人士披露,道水河畲溪河口段下游约3公里的烽火乡段,在上个世纪70年代修建了拦河水坝,切断了黄花鱼产卵期溯游而上的通道,从此“黄花鱼儿朝宋玉”的奇观便消失了。令人略感安慰的是,如今宋玉墓守墓人住宅旁的堰塘里还人工养殖着黄花鱼,弔古者或可藉此悠思遐想。
4、浴溪河    道水河的畲溪河口段又叫浴溪河,《安福县志》说此处为宋玉“风浴”之地,即宋玉沐浴的水域。此河段河水由西向东流淌,不远处又被山势所阻,折而向北,在我们来此的六月时节,水势不大,河床内可见大片的滩涂和星罗棋布的沙洲长满野草,主河道蜿蜒曲折,时宽时窄,而水流平缓,水面如镜,水质尚清。其地山环水绕,水绿草青,景色怡人。以此推想,在古代确是一个野外沐浴、临风畅怀的好去处。
5、宋玉城    宋玉城位于临澧县城东4公里左右的望城乡宋玉村。其地表上的遗迹绝大部分被农舍和田地遮蔽或覆盖,可见几处高于地面的台地,是否是城垣遗址因无标识实难确定,而村庄与田地中水塘随处可见,哪里是护城河遗址,也不敢冒然指认。宋玉村的中心是村委会所在地,村委会办公小楼的北侧是望城乡宋玉小学,村委会的对面有一方很小很薄却很精致的石碑,是当地文物管理部门树立的文物保护标志,碑正面刻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宋玉城遗址”等文字,背面刻着“说明”,其内容是,强调保护区的范围。据此,我们知道这一带就是宋玉城遗址了。据1995年版《湖南省志·文物志》介绍,“其(宋玉城)平面略呈方形,东西长240米,南北宽220米,夯土墙残存5段,残高约5米,护城河遗迹尚存。城内出土大量战国时期筒瓦、板瓦、泥质红陶罐、盆等。”这个介绍至少是18年前或早至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文物普查时的宋玉城遗址情况,如今夯土墙已难觅旧貌,询问当地年长的村民,也只能指出护城河遗址的大致方位,而哪处水塘是具体的护城河遗址,则不能确定。甚至有的村民说:“别找了,什么(指地表遗迹)都没了。”这样的话,可能是对遗址保护不利的怨词,然而却着实让人颇感失望,我们极尽可能依据县博物馆展示的宋玉城遗址平面图来寻找其踪迹,但依然四望茫然。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于茫然中也只好无奈地作罢。
6、宋玉庙与九辩书院    据记载宋玉城中曾有宋玉庙和九辩书院等纪念宋玉的建筑,今已荡然无存。在临澧县博物馆参观时,我们曾见到一口铁钟、一方宋玉庙碑与一个石鼓状的磉礅(柱础),其文字说明介绍,三者均为宋玉庙中的遗物。其中铁钟上铭文有“湖南澧州直隶州安福县观音庵金火匠欧肖,咸丰乙王占李囗三娃敬献”字样,宋玉庙碑的落款也有“咸丰四年”的记载,这个纪年,说明了重建宋玉庙与创建九辩书院的时间。宋玉庙,《太平寰宇记》无载,而《舆地纪胜》始记之,据此推断,当始建于北宋太平年间以后。据《安福县志·县境图》标示,庙原在宋玉城南垣外,后废。清代在宋玉城内建九辩书院,同时重建了宋玉庙并移至城内与九辩书院连为一体。据当地老人们回忆,在解放前与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于旧日的宋玉庙与九辩书院中都开办过学校,还一度做过将军乡(解放初此地隶属该乡)乡政府办公的场所,后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被拆毁。临澧县博物馆展有宋玉庙与九辩书院的复原模型,可弥补访古者之遗憾。
7、放舟湖    遗址位于临澧县城东4公里左右望城乡宋玉村的西北,亦即宋玉城遗址的西北,相传此湖是宋玉当年荡桨采莲、赏荷消遣的所在。放舟湖,又称泛舟湖,旧志称黄洲湖,而当地的乡民称之为荒洲湖。如今只见一片南北长2000米左右、东西最宽处达200米左右的湿地,其中从北向南可以望见几处面积不大的水面,尚有些曾经连成一体的情势,北面几处水面很像自然形成的堰塘,南面的几处水面已被改造为方形的鱼塘,其余的湖泊遗址或开辟成稻田、或种上了杨树形成了今天很长一片带状的林地。若不是守墓人肖老汉的指点与讲解,我们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里曾经是个水面开阔、波光潋滟的湖泊。询问以往湖水的面积,村民们的说法很不一致,有人说有二、三百亩,有人则说湖环村西、北、东三面有五、六百亩;问起当年的湖泊为什么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村民们则众口一词,说是“大跃进”“以粮为纲”时填湖造田的结果。对此,我们面面相觑,唯有感叹风光不再而已。
 
(二)县志中的记载
 
1、宋玉城    《安福县志》卷七《城池·古城》:宋玉城,在县东十二里长乐乡,原澧州境,今拨入安福。或称宋王城者,误。详《古迹志》。《舆地记胜》:宋玉城内有宋玉庙及铜溷堰,皆以铜冶为之,亩收三十种(种一作钟)。《通志》:在州南六十里。按:旧志以玉乃词客,所居不应名城,或者古有此城,宋玉尝居之,故后人即以玉名,亦未可定,犹新城有车武子宅,后人遂名车城也。此语近是。《安福县志》卷二十八《古迹·古景》:楚城夕照,即县东宋玉城(县北申鸣城同),详见《古城》。考雉堞圮毁,仅余土堆。蔓草荒烟,夕阳惨淡,徘徊凭弔,风景萧然。读《贾谊宅》诗云:“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同此一番惆怅。《临澧县志》第五章《文物·古城址》:宋玉城亦名楚城,因宋玉在此城居住而得名。城址在县城东南3.5公里的望城乡宋玉村,面积约6万平方米。四周尚残留城墙,高约4米、宽约5米,城址四周有护城河环绕,水面最宽处达20米,城址临近道水,四周约10公里间,有多处大型楚墓群。
2、九辩书院    《安福县志》卷十四《学校》:九辩书院义学,在县东十二里宋大夫庙西。咸丰四年甲寅,邑令薛湘以庙祀周代楚大夫宋玉像,题“九辩书院”四字,揭之于门。会邑中封职蒋明试,因其庙宇久为风雨剥蚀,遂与邑进士张鼎元及生员欧阳青、国学孙[述](字原阙,笔者据其他章节校补)湘等定议重修嗣建书院,越同治四年冬蒇事。邑绅道衔蒋徵焘复以其父遗命,偕弟徵杰捐田十石,里人亦共终亩,岁取其田租以供师生膏火。邑绅辛登岸为之记。见《艺文》。
《安福县志》卷三十二《艺文》:辛登岸《九辩书院记》:书院何为以“九辩”名也?邑东有宋大夫墓,相传为楚宋玉窆葬处,里人重其风雅,立庙祀之,而书院附焉;薛晓帆邑侯,以大夫生平著作中有《九辩》一篇,名之以志古也。创修者谁?则蒋丹山先生善其始,而孙君述湘、欧君云程,共赞厥事也。踵成者谁?则丹山之嗣君道溪昆仲捐赀,以成其美也。噫!荒城古刹,蓬颗徒存,断碣模糊,沉埋榛莽。之数君子者,乃能追慕高踪,共成盛举。数千年荆棘之乡,一旦槐柳阴森,桃李秾郁,子夜诵读声与松风、水韵杂遝于墨山、道水间,猗欤盛矣。今夫名胜满天下,好事者每搆寺观,结亭榭,以供人之游览凭弔,三五少年,遂复联翩举袂,逐队翱翔,甚则载酒寻花,徵歌选舞,昔贤托迹之区,竞为今日游冶之地。即有骚人逸士,抚怀遗徽,寄情吟咏,亦不过托诸空言,以致望古遥集之情,而求其有裨实效者,卒鲜。我圣朝兴贤育士,如紫阳、白鹿、岳麓,皆置书院以教养群才。斯即不敢比拟名区,肄业诸生,苟能慕昔贤之遗风,相与效法古人,远绍骚雅,固亦命名者所厚望,创建者所深幸也。大夫有灵,当不以踵事增华见嗤矣。跂予望之,是为记。
3、宋玉庙    《安福县志》卷二十六《祠庙》:宋玉庙,在县东二十(笔者按:当为“十二”之讹倒)里,历塑宋玉像祀之。咸丰四年,知县薛湘额题“九辩书院”。是年,邑绅理问衔蒋明试、武进士张鼎元、生员欧阳青,倡捐增建嗣于庙西,创修义学,越同治四年落成。互详《学校》。
4、宋玉墓    《安福县志》卷二十八《古迹·古墓》:楚大夫宋玉墓,在县东二十里浴溪河南岸,即澧长乐乡。向有墓碑,人误称宋王坟,唐李群玉辨之,有“雨蚀玉文旁没点,至今错认宋王坟”之句。《临澧县志》第五章《文物·古墓址》:墓址在县东10公里浴溪河南岸,在望城乡看花村境内。墓冢高约8米,长50米,宽40米。唐李群玉和清代许多要人写有怀古诗文,悼念宋玉。进入80年代,据省考古专家认定,墓冢系自然土堆,非宋玉真墓,真墓可能在看花山上。
5、看花山    《安福县志》卷四《山川》:看花山,即宋玉看花处,邑八景之一,详古景。《安福县志》卷二十八《古迹·古景》:看花芳岭,岭在县东,相传楚大夫宋玉尝看花于此。迄今人往风微,而山上野卉争艳,清芬扑鼻,行人游客来往寻芳,摘翠披红,不胜香草美人之慕。
6、黄洲湖    《安福县志》卷五《水利》:黄洲湖,在县东十五里,原名泛舟湖,与宋玉城相近。传为宋玉采莲处。
7、浴溪渡    《安福县志》卷六《津梁》:浴溪渡,在县东十八里,相传为宋玉风浴之处。
 
(三)关涉宋玉遗迹的文学作品
 
《安福县志》卷三十三《艺文四》载有吟咏宋玉及其游迹的诗文,兹引录如下:
六朝无名氏《黄花鱼儿歌》:年年四月菜花黄,黄花鱼儿朝宋王。花开鱼儿来,花谢鱼儿去。只道朝宋王,谁知朝宋玉。
清曾燠《弔楚大夫宋玉墓文》:何南土之萧瑟兮,气无时而不秋。山林杳以冥冥兮,郁终古之离忧。采芳馨于澧浦兮,徒榛莽之一邱。与汨罗遥相望兮,魂上下而孰招。眄高堂之云气兮,身戃怳其难求。呜呼夫子兮学于灵均,鸾皇铩羽兮孤鹤叫群。桂直而伐兮膏明而焚,玉固可折兮兰曷为薰。昔仲尼之殂落兮,微言绝而有述。七十二子继亡兮,斯大义之乖失。夫子之于灵均兮,如唱和之应节。自歌停于郢中兮,世讵闻夫白雪。嗟重昏兮楚襄,曾不鉴兮前王。见六雙之大鸟兮,弃宝弓而不张。若野麋之在泽兮,蒙虎皮而欲狂。彼齐侯之复雠兮,隔九世而义明。何阖庐之交越兮,杀尔父而可忘。日康娱以淫游兮,但娭娭其笑语。侈大王之雄风兮,慕神女之灵雨。闻谟言而嗔兮,谀不工而亦拒。匿重痼而避翳兮,虽俞缓其何处。唯夫子察其故兮,叹昌言之风微。批逆鳞其诚难兮,犯葅醢而奚裨。羌文王而谲谏兮,词多风以善入。驱诡怪而夸丽兮,夫诚有所不恤。因大言以蒙赏兮,非夫子怀也。或劝百而讽一兮,亦夫子之哀也。古即重此修辞兮,何所遭之多忌。相灵均已肇端兮,宜夫子之陨涕。乱曰:有神物兮鲲鱼,朝发于崑墟兮,暮宿于孟诸。吾知尺泽之鲲兮,固未足于江湖。
清张范《外八景·看花芳岭》:人去岭自芳,春来花可玩。有如东邻女,频将宋玉看。又《外八景·楚城夕照》:落日下荒城,残霞散文绮。行人访遗踨,独立斜阳里。
清蒋仲《外八景·看花芳岭》:深山访遗踨,策杖香扑鼻。幽迳寂无人,野花开满地。又《外八景·楚城夕照》:孤城寻胜迹,春近芷兰香。寂寞村头树,寒鸦弔夕阳。又《宋玉墓怀古》(二首):大夫埋骨楚江边,字误碑讹不计年。古岭萧条花寂寂,孤城零落草芊芊。荒郊日暮啼山鬼,夜月林深哭杜鹃。遗冢几经遭野火,断肠白雪续遗篇。又:泽畔徘徊日夕曛,愁人啼鸟隔花闻。香残花国骚中草,地阻高台梦里云。祠[词]赋千秋悲过客,江山万古剩孤坟。行吟独洒临风泪,复把招魂一弔君。
清蒋健《外八景·看花芳岭》:昔人归何处,岭上有余芳。我来花正发,踏遍马蹄香。又《游宋玉城》:泛月看花楚水东,大夫韵事散清风。不堪弔古荒城外,衰柳寒鸦落照红。
清蒋定诏《外八景·看花芳岭》:看花人去矣,花落自成蹊。我来寻芳躅,香风送马蹄。
清张琬《外八景·看花芳岭》:峻岭恣遐瞩,清芳四面收。不闻香草句,只见白雪留。雀唤平林友,花迎逸客游。悲秋人已邈,怅望感前休。又《外八景·楚城夕照》:雉堞高原回,繁华过眼空。祗今余夕照,振古烁荒丛。暮霭兼天翠,残霞掠地红。旷观评晚趣,一曲渺难穷。
清蕴山《看花芳岭》:不见看花人,惟余看花岭。寻花得得来,马足踏秋影。
清薛湘《楚城弔宋玉》:古墓郁嵯峨,珠光腾地底。前有庙貌新,钦崇遍澧水。后代缅遗型,人人深仰止。公乃大完人,德行俱粹美。谏讽本精诚,微词关要旨。爱国与忠君,出于不自己。风义笃渊深,銘感入骨髓。沆瀣一气传,无惭高弟子。万丈玉虹霓,蟠胸长不死。吐作五色花,篇篇何旖旎。公魂不待招,招公须公比。屈后幸有公,公后谁继轨。即论好才华,岂易摩公垒。可惜宣尼亡,删诗不见此。未必骚人骚,不胜郑卫靡。大雅难再得,元音渺正始。我欲放悲歌,回音西风起。
清李秉礼《弔宋玉墓》:千古风骚擅澧乡,大夫埋骨墓田荒。长楸翦伐供樵客,断碣模糊误宋王。赖有邑人寻故址,惭无奇句发幽光。萧条我亦悲秋者,一读遗文泪数行。
清李宗瀚《弔宋玉墓》(二首):一杯遥酹大夫坟,弔罢灵均又弔君。断碣犹讹宋王字,荒台已没楚天云。花残芳岭蘼芜长,日落空城蟋蟀闻。拟问浴溪河畔路,晚枫如雨正纷纷。又:风骚异代与谁论,欲把遗篇问九原。楚国悲秋人已渺,花山作赋迹空存。荒邱近接车公冢,湘水同招屈子魂。错认宋王堪一笑,长楸萧飒断碣昏。
清陈遂《弔宋玉墓》(四首):作赋登高忆此乡,山城祠庙剧荒凉。荆台夙擅才华艳,澧水今余翰墨香。辨伪校书诗可证,诛茅庾信宅皆荒。藤萝满目披文藻,却笑居人误宋王。又:儒雅风流异代尊,杜陵高咏为招魂。微词何意来谗口,琦行还宜发大言。洒落君臣徵问答,朴忠师弟见渊源。汨罗渺渺遥相接,灵爽凭应在墓门。又:百年胜迹泯无闻,剔石重镌大雅坟。乍闢荆榛占地运,博搜纪述赖人文。霸才南国雄犹昔,臣里东家态不群。想得风流余韵在,一溪兰芷助清芬。又:珥笔曾陪侍从游,景差唐勒孰能俦。高怀毕竟难谐俗,名士从来易感秋。云雨荒台恣梦幻,江关词客怅淹留。而今指点传疑处,下里都工白雪讴。
清蒋世恩《宋玉墓》:望汨瞻罗泪洒巾,予生亦只哭灵均。秋坟古木啼山鬼,香草荒江配美人。寂寞东墙谁处子,飘零南国有词臣。萝衣手剪招魂纸,飒飒如来湘上神。
清蒋徵弼《弔宋玉墓》:荒烟黯淡锁长楸,把酒酬君寄陇头。屈子薪传归大墓,襄王事业咽寒流。湖山剩有生前迹,草木空悲死后秋。读罢残碑无限恨,斜阳影里字沉浮。(作者自注:世传泛舟湖、看花山皆宋玉游赏处。)
清蒋徵陶《谒宋玉庙》:雄才自昔擅骚坛,痛我迟来兴欲阑。驻马频瞻新庙貌,入门犹见古衣冠。巫山幻梦空云雨,楚国香魂剩芷兰。俎豆从今无废祀,高吟白雪祝平安。
上引诗25篇,除《黄花鱼儿歌》为六朝作品外,余24篇皆清代作品。据《安福县志》编者于《弔宋玉墓》下所作按语云:“此题名作如林,美不胜收,今仅录数首,余载在《白雪初唱集》中,多可传者。”这说明临澧吟咏宋玉的诗篇还有很多,此引并非全部,然而我们在调查中,未能访得《白雪初唱集》,或已佚,故只能按《安福县志》所引转录。分析24篇清代的作品,就诗题而论,所述皆以宋玉遗迹为切入的对象,其中涉及宋玉墓的12首,涉及宋玉城的5首,涉及宋玉庙1首,涉及看花山的6首。这些诗可以证明,宋玉曾流寓临澧且留下了诸多遗迹,在清代临澧人的心目中是深信不疑的。从这些诗中反映的宋玉遗迹在清代的情况看,宋玉城久已荒废,所以诗中多有感叹,“不堪弔古荒城外,衰柳寒鸦落照红”,“雉堞高原回,繁华过眼空”,“作赋登高忆此乡,山城祠庙剧荒凉”,情形与我们今天见到的宋玉城遗址似乎相差无几。诗歌在描写宋玉墓时,虽也称“墓田荒”,或直称“荒邱”,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诗常常写到“错认宋王堪一笑,长楸萧飒断碣昏”一类的话,似乎那个“雨蚀玉文旁没点”的古碑还在,此外又有“读罢残碑无限恨,斜阳影里字沉浮”,“百年胜迹泯无闻,剔石重镌大雅坟”等诗句,从中可以窥见,在那个“蚀点”的古碑之外,还有其他的碑,且有碑文,而这些至少是清代的古碑如今已无遗存。《谒宋玉庙》诗当作于清同治间宋玉庙重修之后,所以有“驻马频瞻新庙貌,入门犹见古衣冠”的诗句,以此知重修的宋玉庙中,依“历塑宋玉像祀之”的古制重塑了宋玉像。读写看花山的诗,我们可以获悉,看花山上的花是自然野生的,而非人工培植,赏花的季节是春季。至于放舟湖仅有一首诗提及,可见清人不大看重这处宋玉遗迹。从这些诗中对宋玉的描写看,皆为景仰之词,对宋玉的人品文品均称赞有加,特别是安福知县薛湘的《楚城弔宋玉》可谓达到了极致,“公乃大完人,德行俱粹美。谏讽本精诚,微词关要旨。爱国与忠君,出于不自己。风义笃渊深,銘感入骨髓。沆瀣一气传,无惭高弟子。”一县之长的话,当是一县民人的代表,可见临澧人崇敬宋玉、以宋玉曾流寓临澧为骄傲是有传统的,且由来已久。
 
二、宋玉传说
 
在宋玉墓旁的守墓人小楼内,我们调查小组采访了60岁的守墓人肖老汉,他给我们讲述了许多宋玉的传说,我们一边听讲,一边询问,一边认真地做了现场录音。后来在守墓人那里买到的《华人论坛》中发现,这些传说已经被临澧当地的宋玉研究者整理发表了,而且与守墓人讲述的主体内容大致相同,为尊重他人的研究成果,兹转录如下:
     1、屈原托梦救宋玉
宋玉被贬谪到云梦泽(今临澧县望城乡楚城村、宋玉村、鸣锣村、看花村一带)后,深感怀才不遇,便整天郁闷不乐,以酒浇愁。
一天,宋玉与他新结识的好友一行来到陡壁潭酒馆(道水流经楚城北的一个深潭)饮酒。酒过数巡,大家都有几分醉意,宋玉便吐露要步其师屈原的后尘,投河自尽,追随屈原而去。好友便以言相劝,并扶宋玉踉踉跄跄地回到了住地,好友们忧心而散。
宋玉回到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一个严肃的面孔出现在宋玉面前。宋玉识出是恩师屈原,慌忙跪倒便拜。屈原对其说:“汝有诸事未果,勿效吾样,当继承遗志以劝学、著述、整肃乡风为要正是焉!”屈原说完便不见了。宋玉惊出一身冷汗,朝汨罗方向而拜。
宋玉经过自省,打消了自尽的念头。从此,便与朋友一道,在劝学、著述、整肃乡风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
2、  放舟湖的来由
很早以前,道水从宋玉村旁流过,旁边有个大荒滩,中间有个小湖泊,人们叫它荒洲湖。当时,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喜欢放养牲猪,故此湖又名放猪湖。
无论叫荒洲湖也好,名放猪湖也罢,该湖风景怡人,景色优美,满湖荷莲,如翠微,似泛星,仿如“世上只有天上有,人生那得几回看”。只是周边的放猪,给玉帛点上了垢斑。
宋玉在此经常交友作赋,谈经论道,访贫问苦,与百姓融为一体。宋玉便劝说百姓,圈养牲猪,治理湖泊的周边环境。百姓纷纷响应。经过几番努力,荒洲湖便成了远近闻名的仙境。周边的老百姓和闻名而来的达官显贵纷至沓来,观光旅游,放舟赏景,品莲茶,尝莲藕,食鲜鱼。楚王听奏后,专程来此一游,对宋玉大加赞赏,说:“此荒洲湖者,当名为放舟湖也。”此便是放舟湖之来由。
3、  龙家桥的传说
龙家桥位于宋玉庙东一华里许,现属临澧望城乡看花村管辖。
相传宋玉贬谪临澧后,修建了宋玉城,治理了放舟湖,还将卯山(今看花村境内)变成了花山(现名为看花山)。楚王游览了放舟湖后,便携随从和宋玉反转游看花山。
楚襄王一行行至一座小木桥边,看见一条蟒蛇爬行在小桥上,见有众多行人,便溜进草丛中不见了。楚王便问宋玉:“此桥甚名?”宋玉答:“此乃蛇家桥是也。”楚王道:“寡人经此桥,遇此蟒落荒而逃,此桥当名为龙家桥也。”宋玉说:“然也。”
从此,蛇家桥更名为龙家桥。后宋玉又将龙家桥修为石桥。清朝末年,龙家桥被洪水冲毁,便由民间绅仕捐款修成木桥。现改修成水泥桥。龙家桥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4、  地悯天怜葬宋玉
宋玉被贬谪临澧以后,生活了三十三年,在云梦泽之地,他以超凡的学识和胆略,在劝学、著述、整肃乡风等方面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他关心和体恤百姓,与老百姓建立了水乳交融的关系。
一天清晨,年迈多病的宋玉召来亲朋好友,交待后事。病榻上虚弱的宋玉对大家说:“吾虽有志救民于水火,扶朝于危难,然地不如意,天勿遂愿。今春意盎然,吾将追随恩师去也,望善自保重……”说话未完,魂魄飘然而去。一世英名,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怀念和遐想。
宋玉的去世,震动了湘楚大地,前来吊唁者无数。出殡那天,更是人山人海。宋玉出殡那天上午,晴空万里,风和日丽。出殡队伍来到了下葬地的看花山下的道水河与畲溪河汇合的地方(今看花村境内),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伸手不见五指,大雨倾盆如注,抬棺者和送殡者慌忙而逃。时过三刻,天气恢复原样,宋玉灵柩落棺的地方,耸起了一座高高的坟丘。宋玉去世,惊动了洞庭湖的龙王。是夜,龙王派一种名叫黄花鱼的家族,前来拜祭宋玉,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过朝拜活动。今有六朝无名氏作《黄花鱼儿歌》为证,诗曰:“年年四月菜花黄,黄花鱼儿朝宋王。花开鱼儿来,花谢鱼儿去;只道朝宋王,谁知朝宋玉。”后历朝历代,达官贵人来此修葺膜拜。真是:“宋玉悲哀,地悯天怜。”
宋玉的墓地原为宋玉后人守护,很多百姓也迁来此地守墓,到全国解放时止,宋玉墓地形成了一个较大的村庄,取名为东方红生产队。现因国土整地,该村落已迁往看花山等地。
5、  宋玉托梦修复庙院
始建于唐朝的宋玉庙(系宋玉城遗址东段100米)和九辩书院(宋玉城遗址中间),对楚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斗转星移,时值清末道光年间,宋玉庙和九辩书院因年久失修而破乱不堪,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百姓怨声载道,统治阶级不闻不问。
介时,华容县的有识之士江岳桥、刘进川,因仰慕宋玉,举家迁往宋玉城旁居住。二人对宋玉庙和九辩书院的破败深感不安。于是,他二人网罗当地的几位穷读书人(称为“八樵”)四方联谊,奔走呼告,为修复宋玉庙和九辩书院筹捐募款,成效甚微。
一天晚上,宋玉分别给“八樵”托梦,说:“吾托身之庙宇可不要,也要将书院修复,在此拜托,切记。”第二天,“八樵”汇聚一起,谈及前晚一梦,深感惊诧,也感到修复宋玉庙和九辩书院责任重大。他们八人反复商量,最后编了一个故事,传播宋玉庙里的扶乩(一种古老的占卜方法)相当灵验的消息。
当时的安福县(临澧县)的知县叫薛湘,他有个儿子赴知州考功名,半个月杳无音信,薛湘全家人急得团团转。薛湘的师爷闻听宋玉庙的扶乩相当灵验的传说后,将此消息告诉老爷。于是薛湘赶忙带领师爷等一队人马,鸣锣开道,来到宋玉庙敬香扶乩,乩盘上现出“好鸟枝头报好音”的字形。薛湘大喜。第二天,报子来报,其子果然中了第一名。薛湘当即许下了衙门首先出资,并向财主们募捐修复宋玉庙和九辩书院的愿。
薛湘此举过不了几天,安福巨富蒋明试的父亲归天,薛湘闻讯前去吊唁,其间谈及为其父兴修墓地之事,薛湘便将宋玉庙扶乩灵验之事告诉了蒋明试。蒋明试大喜,便马上带领随从起程到宋玉庙扶乩,乩盘上显示了蒋明试所垂涎的地方的字形。于是蒋明试也当即许下了带头出巨资修复宋玉庙、九辩书院和宋玉墓的宏愿。
江岳桥、刘进川等“八樵”闻听修复宋玉庙、九辩书院和宋玉墓的资金有了着落,心中非常高兴。在他们“八樵”的筹划下,修复工程马上动工,并将九辩书院迁至宋玉庙南边,与宋玉庙形成一体。通过八年的努力,修复工作全面竣工。知县薛湘挥毫题写了宋玉庙和九辩书院的匾额,副贡生辛登岸作《九辩书院记》。自此之后,“八樵”募捐修复宋玉庙、九辩书院和宋玉墓的义举被传为佳话。
(按:以上1——5则,转引自临澧人丁家明《宋玉轶事五则》,《华人论坛·宋玉城专刊》2008年元月号。)
6、宋玉托梦劝学   农夫庙中教子
宋玉被楚襄王贬谪云梦泽地(今临澧县望城乡宋玉村)后,仍致力于传播他的兴教助学思想,致使这一带兴读书之风,立报国之志的乡风甚浓。
宋玉死后,乡民们为感其恩德,在当地修了座宋玉庙,善男信女顶礼膜拜,四季香火不断,凡是启蒙的娃儿,不分男女,先由父母将其带到宋玉庙里,跪在宋玉像前祭拜,祈求宋夫子保佑娃儿读书有成,然后送孩子入学。
有一年天大旱,眼看遍地庄稼将颗粒无收,农夫们心急如焚,有几个农夫便把自家娃儿从学校里拉回来,说:“肚儿也糊不圆实,还读个屁书,回去给老子挑水浇禾!”
那日晚,孩子们从家里结伴逃跑,为避免爹娘的打骂,他们躲进宋玉庙里,不敢回家。
第二天一早,几个农夫跑到宋玉庙里,跪在宋玉像前说:“昨天晚上我梦见宋大夫了,宋大夫说:‘娃儿还这么小,你就不让他读书了,这不是造孽么,养儿不读书,好比喂头猪。’”另几个农夫也齐声说:“宋夫子在梦里对我也是这么说的呀!”说完,农夫们在庙里找到自己的娃儿,齐齐跪在宋玉像前说:“孩子,今后你要好好读书,以谢宋大夫的托梦之恩!”
从此,“养儿不读书,好比喂头猪”的俗语流传至今。
7、穷书生募捐修书院   宋玉显灵助“八樵”
传说清道光年间,从华容来了两位穷书生,在宋玉城里教书,时间一长,他俩便与当地另几位读书人结成好友,号称“楚城八樵”。
因宋玉城一带大兴倡教助学之风,儿童入学读书十分踊跃,原来的学校的几间破房子根本容纳不了日益增多的学生,“八樵”便发起了修一所以宋玉代表作《九辩》命名的九辩书院。
“八樵”日夜穿行于乡里,挨家挨户募捐,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终于筹齐了建院经费,但建院还差八根三丈长的松木立柱,八位教书先生分头寻觅,不久都无功而返。
一日晚,天上雷雨交加,一阵大风将宋玉庙揭去天盖,庙中八根松木大柱齐齐倒下,一根大柱上还赫然写着两行字:“教子责任重,供我有何用,你要建书院,送你八根松。”
八书生知是宋玉显灵相助,一齐跪倒叩拜。不久九辩书院建成,自此,乡里助学之风更甚,只要学校里有什么困难,乡民们都慷慨相助。
8、乾隆爷戏水放舟湖   宋玉魂惩马美人
宋玉村原有一大湖,方圆数里,连接道河,是宋玉村通往外域的要道。相传宋玉贬谪临澧后,上忧庙堂,下忧百姓,更是怀念师友,无比寂寞,闲暇时向农家借来小船,独自一人将小船泊于湖中,赏荷吟诗,也有几分乐趣。人们便叫此湖为放舟湖。
传说清乾隆爷喜好游山玩水。一年初秋九月,乾隆爷携新欢马美人顺长江而下,又转道澧水到了澧州境内。乾隆对随从说:“听说楚大夫宋玉葬在此地不远,我们何不去拜祭?”随从说:“皇上,我们已经出游多时了,如再耽搁是不是……”马美人在一旁娇滴滴地说:“皇上出游图的是个尽兴,既然皇上想去,那就去呗!”
一日,皇上驾到宋玉城,乾隆爷举目望去,果然是阡陌纵横,湖水荡漾,花红柳绿,景色迷人。马美人游兴大发,拉着乾隆爷就要游放舟湖。不一会皇上的小船就在湖中荡漾。放舟湖水清见底,鸟翱碧空,鱼翔浅底,荷叶碧绿,荷花点点,乾隆爷与马美人在船中饮酒作乐,尽享湖中秋色。不觉一晃三日,乾隆爷仍流连忘返。
一日游湖时,马美人在船中伸出纤纤玉手抚弄一朵荷花,她见一片荷叶上有一颗水珠儿随风滚动,觉得有趣,便把乾隆爷脖子上的一串朝珠也取下来放在荷叶上,那朝珠晶莹剔透,价值连城。此时一阵风起,那串朝珠扑咚一声落进湖里,荷叶上的水珠也不见了,只见水珠滑过的荷叶上现出一行字来:“玩物荒朝政,此女是祸根,今日不除汝,宋玉难安心。”
马美人知是宋玉显灵,不觉芳心大怒,伸手去扯那片荷叶。此时小船一晃,马美人扑咚一声落入水中,乾隆爷忙令人救起,不想马美人已香魂西去。乾隆爷望着静静的湖面说:“从此以后此湖就叫放珠湖吧!”
自此,这一带出了不少清正廉洁、执政为民的好官。
(以上6——8则,转引自临澧人姜一焕《宋玉的传说三则》,《华人论坛·宋玉城专刊》2008年元月号)
9、石墨山的传说
石墨山坐落于临澧县望城乡永安村与柏枝乡石墨村、新合村之间。……
有次月假返家,小憩于此,见一客商模样的中年男子指着“石墨山商店”招牌,询问一位须发斑皤的老人:“老伯,这满山上下,南竹密布,为什么不叫南竹山而称石墨山?”
老人望了望四周蓊郁的竹林,又对中年男子端详了一番,然后朗声笑着说:“同志,你是外乡人吧,对本地的乡土典故还不清楚。此处的确盛产南竹,但多在山下。”老人起身指了指山前翠竹环绕的村庄,“那个村子就叫南竹湾。至于这山为何冠名石墨?”老人望了望被店屋遮住了的山,略带几分神秘地接着说:“这山虽不高峻,可是一座钟灵毓秀的宝山啊!古代楚国大诗人宋玉,失职被放逐于云梦赐地安福,落居楚城后,不仅时临看花山看花,而且常来石墨山赏景呢!有一次,他偶见山间露出不少像墨一样的黑石,猛然忆起屈子老师说过‘石墨飘香’的话,灵性顿生:这不就是石墨吧?这山当然就是石墨山了。于是,他伫立山头,仰天长啸:‘我见到石墨了,我登上石墨山了。石墨山是一座风光旖旎的美山,石墨山是一座孕育人才的宝山啊!’自此以后,这山的美名就四处传开了。”
中年男子听罢老人对山名来源生动有趣的解说,会心地笑了笑,说了声“谢谢”,便肩着商担匆匆离开了。
(第9则,摘引自临澧人王季成《车胤与宋玉、石墨山的传说》,《徜徉宋玉城》湖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以上9则关于宋玉的传说,是临澧当地人收集整理的,虽然没有按采集规范记录讲述者的相关信息,并且还颇有些力求文学润色的成分,甚或参入了些许当代临澧宋玉研究的主观看法,已不是原滋原味的民间传说,但是从中尚能够或多或少地感悟出民间传说乡土本色的味道。分析这些传说,从传说主体角度说,有关乎宋玉生前的,如1、2、3、9等四则;也有关乎宋玉死后的,如4、5、6、7、8等五则。从传说主体与其他人物关系角度说,关乎宋玉生前的,涉及了他与已故的屈原和在位的楚襄王之间的关系,说明这些传说所反映的时间区间,上限为屈原自沉之后,下限为楚襄王驾崩之前,可是,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相关资料,在这个时间区间内,宋玉到此地的可能性极小;关乎宋玉死后的,除第4则涉及宋玉同时代的人物外,第5、6、7、8则涉及的都是清代的人物,说明这些传说源起比较晚,是有清一代的产物。从传说题材角度说,关乎宋玉生前的,有“志人”的性质,与宋玉在临澧的事迹有关,但仅仅是证明了一些地名与宋玉的关系和宋玉曾到过此地,对于宋玉研究的其他方面帮助不大;而关乎宋玉死后的,有“志怪”的性质,与宋玉的事迹无关,而具有神秘色彩,附会的成分较大,所反映的更多是乡民们借助宋玉文学成就的影响,对兴学劝学的心理期待,然而这类传说,特别是第4则,都在证明着宋玉最终卒于这里。从传说内容角度说,第2、3、9则有关于地名的来由;第5、6、7则表现宋玉的劝学意识;第1则描写宋玉到临澧后的心态,第4则渲染宋玉丧葬的神奇与宋玉墓形成的灵异,第8则讲述宋玉显灵惩治尤物惑君;总体说来,这些传说的中心意思都反映了当地人们对宋玉的由衷景仰与深切缅怀。从传说的史料价值角度说,在学术研究中,民间传说是不能作为实证资料的,但在信史资料缺失的情况下,民间传说是可以作为佐证资料来“填补空白”的。从这一意义上讲,临澧望城乡流传的宋玉传说,尽管存在着与史实抵迕、怪诞猎奇等这样或那样的不可征信因素,但其中也存有可信信息,这就是宋玉传说在此地而不是在其他地方流传的地缘事实,因此,我们认为,这些传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佐证,宋玉于临终前曾在临澧生活过一段时间。
此外,1992年版的《临澧县志》第四章《民间传说》也记有一则《宋玉谪居及墓葬的传说》:
宋玉是楚国归州的贫士,长于词赋,他在友人的推荐下,得到文学侍从的职位。从此,宋玉、景差、唐勒等,跟随顷襄王左右,襄王出游必令作赋,宋玉总最先完卷,而且写得最好,他的《大言赋》《小言赋》《风赋》深得襄王的赞赏,并赐田不少,后因景差嫉妒,对楚王讲了坏话,宋玉遂被放逐到现离临澧县城东12里的浴溪河南岸。
宋玉放逐后,在看花山曾写过《九辩》。放逐生活虽异常艰苦,宋玉的意志仍很坚定。他在《九辩》中便有“无衣裘以御冬”“寒士失职而志不平”的话。宋玉后在兵荒马乱中死去,当地百姓替他办完丧事,午后2时出殡,当棺木抬到浴溪河南岸一个山上掩埋时,忽然大雨倾盆,出殡人都躲雨去了,雨止来看,已经堆起一个大坟堆。后代人都很怀念宋玉,为他立碑留念;宋玉住过的地方,遂称宋玉城(又称楚城);观花的山名看花山;放舟的湖名泛舟湖。
这则所谓的“传说”,实际上是对当地民间宋玉传说和旧县志中宋玉传闻记载的归纳综合与概括表述,而不是民间传说的本身。但是相对上引临澧作者记述的宋玉传说,则表现出更多的客观态度,对于探讨宋玉传说的民间原始状态和核心内容颇有帮助。故抄录于此,以备参考。
 
三、关于宋玉在临澧及相关问题的讨论
 
(一)问题的提出
 
关于宋玉居住于临澧与终老于临澧的问题,清同治版的《安福县志》卷三十四《外纪·流寓》说的比较肯定,“周宋玉,归州人,屈原弟子。悯其师忠而放逐,作《九辩》五首,(笔者按:此据《文选》所载为言,《九辩》最早载于汉王逸《楚辞章句》,本不分段,《文选》选录其中五段,非是《九辩》全文。《县志》说不确。)以述其志;又怜师命将落,作《招魂》,以复其精神,延其寿命。辞藻艳丽,有《离骚》遗音。与景差、唐勒并为词客,仕楚,为大夫。尝居于邑,有城与庙,及看花山、放舟湖诸迹,后没[殁],葬邑之浴溪河南岸。”而在考古专家认定传说的宋玉墓为自然土堆后,1992年版《临澧县志》则以《民间传说》的形式,记述宋玉在临澧的事迹(原文见上),其态度非常严谨,其表述也非常有分寸。而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临澧地区宋玉研究的不断深入,特别是于2007年临澧宋玉学会成立后,临澧的大部分宋玉研究者又重申《安福县志》的提法,认为宋玉“尝居于邑”“后殁葬邑之浴溪河南岸”,甚至有人提出“宋玉是临澧人”“临澧是宋玉作品创作地”等比《安福县志》更进一步的说法,2008年《华人论坛》刊发了《宋玉城专刊》,该刊在最重要的位置发表了一篇题为《宋玉生平考析》的文章,署名为临澧宋玉学会。这篇文章代表着临澧宋玉研究者公认的学术观点,亦可视为他们对宋玉生平及其在临澧问题研究的总结与综述。兹摘引文章的主要观点如下:
1、宋玉本生于宋。
2、楚襄王13年,齐湣王(15年)灭宋,宋康王(43年)败死。宋玉随家人流落楚国的鄢(即宜城)。宋国灭后,便以国为姓,姓宋名玉,字子渊,晚年自号鹿溪子。
3、宋玉23岁,前275——前263之间,秦楚和平相处,楚国国内较为安定,襄王为了安度欢乐,才会纳宋玉为文学侍从。宋玉的赋,主要创作于这个时期。随着在临澧新安、合口交汇处考古发掘出一座面积达20平方公里的大型楚城,其面积比湖北江陵郢都大一倍多,(笔者按:江陵附近称为郢的城邑有二,一是纪南城,在江陵北,面积为16平方公里;一是郢城,位于江陵东北,面积约1.7平方公里。而纪南城是大家公认的战国时楚都城。此言大一倍多,不确。)证明此座古城就是襄王的郢都。说明襄王迁陈城只有短短一两年,他主要活动在临澧的澧阳郢城,殁后也葬在九里楚墓群之中。
4、襄王薨,太子完立为考烈王,复迁都于陈城,宋玉也随文武百官去了陈城。考烈王8年,即前255年,宋玉去职,去了襄王赐给他的云梦之田——临澧。
5、平心而论,宋玉幼年居宋国商丘不到13年,居鄢(宜城)、归州约9年,随襄王居临澧澧阳郢都约14年,随考烈王居河南陈城不到8年,在赐地宋玉城一带居住33年以上。可以说宋玉一生在临澧生活了约47年,且殁后亦安葬于斯地。
6、宋玉作品多数创作于襄王澧阳郢都时期,《九辩》《招魂》《笛赋》创作于去官后谪居宋玉城时期。
7、宋玉亲冢不可能在宜城,而理当在临澧。
读了这篇文章,以及佐证这篇文章的相关专题论文,给人的感觉是,“大胆假设”有余,而“小心求证”不足,并且有举证难以证明其结论、或对举证资料未能正确理解的失误,因此无论其分论点,还是总论点,都有很大的商榷空间。
 
(二)问题的讨论
 
这里先就《宋玉生平考析》一文的推理依据,说一说我们的意见:
1、“宋玉本生于宋”的问题。这个问题最初是罗漫教授根据宋代的文献资料提出的,宋章定《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卷四十二“宋”字条:“《姓纂》:子姓,殷王帝乙长子微子启,周武王封之于宋,传国三十六代,至君偃为楚所灭,子孙以国为氏。楚有宋玉、宋义、宋昌。”后宋邵思《姓解》、清周鲁《类书纂要》从其说,而章定所宗之前代文献——唐林宝《元和姓纂》卷八却云:“宋,子姓,殷王帝乙长子微子启,周武王封之于宋,传国三十六世,至君偃为楚所灭,子孙以国为氏。楚有宋义、宋昌。”举例未言及宋玉。这说明唐人不认为宋玉是周代宋国之王室后裔,甚或认为宋玉姓宋与微子所封之宋国无关,唐以后的宋代才有宋玉“以国为氏”的说法。其实,宋姓在殷商时代就已出现了,《史记·殷本纪》记载:“太史公曰:余以《颂》次契之事,自成汤以来采于《书》《诗》。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宋氏本非仅源于周代所立“微子于宋”之宋国,“宋”之为地名在微子受封之前业已存在,以地为姓也是古姓氏的缘起之一。无论如何,宋玉之姓氏来源,尚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而以姓氏推断宋玉的国别与出生地更当谨慎求证,据实证立言。因此,“宋玉本生于宋”的提法值得商榷,若以此下结论则有失学术的严谨。
2、宋玉字子渊、号鹿溪子的问题。此说当源于清梁绍壬于笔记中的一则记述,其《两般秋雨盦随笔》卷三《宋玉》条说:“有客至澧州,见宋氏家牒,言宋玉字子渊,号鹿溪子。可补记载之缺。”以宋玉去世近两千年的谱牒资料为说,证据本不够充分,更何况此“宋氏家牒”只是口传耳闻并未流传于世,其真伪尚无法确定。今临澧宋玉城遗址所在地宋玉村已无姓宋者,毗邻宋玉村的看花村也无姓宋者,据江从镐《宋玉·鹿溪子·临澧人》一文说,“宋玉的后人就住在宋玉城附近,当地农民还租种过他们的田地,直到清朝末年才迁往津市,后又从津市迁往湖北。”然而据我们的调查,湖北宜城宋玉墓所在地腊树园村也没有姓宋的人家,这又使“宋氏家牒”无从追踪。我们认为,这则笔记资料只能证明宋玉“字”“号”的可能性,而不能因此作出肯定性的判断,因此,对于宋玉之介绍,当回避“字子渊”“号鹿溪子”一类根据不足的表述,或可用“相传字子渊、号鹿溪子”的表述,以示谨严。说者又以为“鹿溪子”之号源自宋玉墓、宋玉城近处的浴溪河,以“浴”“鹿”古音可通为证。据《安福县志·县境全图》,浴溪河当是畲溪河与道水交汇处河段的专名,也就是现今建树碑墙指示“黄花鱼儿朝拜宋玉墓”的地方。《安福县志·津梁》说:“浴溪渡,在县东十八里,相传为宋玉风浴之处。”这说明浴溪河的得名,与放舟湖、看花山、宋玉城一样,是后人为纪念宋玉曾游历或居住之处命名的。所谓“风浴”典出于《论语》“浴乎沂,风乎舞雩”的句子,意为宋玉曾在此处,沐浴于河中,披风于堤岸之上。宋玉如何能够参照他既死而后才有的地名为自己之号呢!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即使宋玉真的晚年号为鹿溪子,也与浴溪河没有关系。或曰这一河段本名“鹿溪河”,然而无历史地理之实证可据,也只能是主观的推测。
3、临澧宋玉墓的问题。今临澧浴溪河南之宋玉墓,在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已被考古专家认定为自然的土丘,而非真墓。1992年版的《临澧县志》也承认了这一考古结论,《县志》说:“进入80年代,据省考古专家认定,墓冢系自然土堆,非宋玉真墓,真墓可能在看花山上。”这里有一个问题须要强调,这就是考古专家和《县志》的编撰者,为什么在现有墓冢被证实为自然土堆的情况下,还要补充说明,“真墓可能在看花山上”呢?其用意十分明显,就是因为宋玉墓在临澧还有着极大的可能性。我们也赞成这一推测,理由有四:一是南北朝无名氏的《黄花鱼儿歌》,可以说明此地古代既相传存有宋玉墓;二是晚唐李群玉“雨蚀玉文旁没点,至今错认宋王坟”的诗句,支持了《黄花鱼儿歌》此地古有宋玉墓的记述;三是临澧地区流传的“地悯天怜葬宋玉”的民间传说,也是《黄花鱼儿歌》之记述的佐证;四是比较文献中记载的存有宋玉墓的四个地方,即湖北宜城、河南唐县、江苏徐州和湖南临澧,宋玉墓在临澧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在宋玉辞世之前湖北宜城、河南唐县、江苏徐州均已被秦人占领,归入了秦国的版图,宋玉死后埋葬于那三个地方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不过,推测终究是推测,学术研究是不能根据推测去做肯定性的结论的。因此,在这一前提下,我们根据现有的资料推测,只能说临澧地区可能有宋玉墓的存在。这个推测是否能够被证实,还要等待将来考古的实证。
4、宋玉城的问题。考古调查证明,宋玉城的确是一座先秦的古城遗址。关于宋玉城之得名,清《湖南通志·辨误三》曾有一个推测,以为“且玉词客,所居不应名城。或者古有此城,玉尝居之,故后人以名。犹新城有车武子宅,后人遂名车城。”古人的这一推测得到了现代考古的证实,据1995年版《湖南省志》第二十八卷《文物志》,调查者根据出土文物的时代鉴定认为,宋玉城应为东周时期的城址。这就是说,在宋玉生活时代之前,这个后人名之为宋玉城的古城早已存在了,这个古城址之所以名为宋玉城,可能是为了纪念宋玉曾居住于此。因此说,有些文章认为,宋玉在得到楚襄王赏赐“云梦之田”后在这里建造了宋玉城的说法,以考古认定的建城时间推算是没有根据的。另则宋玉在《九辩》中自称“贫士”,甚至贫穷到“无衣裘以御冬”的程度,他即便在临澧有“云梦之田”,也不会有宋玉城那么大且可以让他衣食无忧的面积。因此,宋玉城以及其佐证的资料——如宋玉后人曾生活于此等等,只能证明宋玉曾经居住在这里,而不能证明宋玉修建了宋玉城。
5、“云梦之田”的问题。宋玉《小言赋》有楚襄王赐宋玉云梦之田的记述,这个云梦之田具体在哪里?史无记载,训诂无注,但毋庸置疑它应在云梦的范围之内,而先秦之云梦范围非常之大,因而云梦之田的具体方位则很难指定。临澧的研究者认为云梦之田在临澧,理由是临澧是云梦腹地,根据是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关于“饮茹溪之流”的记述。考《水经注》卷三十七《澧水》曰:“充县废省,临澧即其地。县即充县之故治,临侧澧水故为县名。晋太康四年置。澧水又东,茹水注之。水出龙茹山,水色清澈,漏石分沙。《庄辛说楚襄王》所谓‘饮茹溪之流’者也。”又考《战国策·楚四》庄辛所言实指蔡灵侯之事,“蔡灵侯之事因是以,南游乎高陂,北游乎巫山,饮茹溪之流,食湘波之鱼……”庄辛“所谓”既非楚襄王之事,又非描写“云梦之中”,何以能证明临澧是云梦腹地?更何以证明云梦之田在临澧!说者当是误读了《水经注》原文,将郦道元用作章节称谓(或可称篇章名)的“庄辛说楚襄王”六字当作了记叙性文字,才出此错误。其实,《水经注》关于云梦泽是有明确记述的,其《夏水》篇说:“夏水又东,经监利县南。晋武帝太康五年立。县土卑下,泽多陂池,西南自州陵东界,经于云杜、沌阳,为云梦之薮矣。”这是说云梦泽的西南界在监利(今湖北监利东北)的西南长江沿岸,东南界在州陵(今湖北嘉鱼北)的东面长江沿岸,西北界在云杜(今湖北潜江、沔阳之间)的汉水沿岸,东北界在沌阳(今湖北汉阳东)临近汉水入江口夏浦(今汉口)。这个云梦泽的范围与湖南临澧没有什么关系。再进一步说,先秦文献所说的云梦,绝大多数不是指云梦泽,而是指一个包括丘陵、山林、草泽、湿地、湖泊在内的非常广阔的地区。当代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云梦与云梦泽》一文认为,“云梦东部,当指今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以至江滨一带;西部的涌泉清池,当指沮漳水下游的一些湖泊;北部当指今钟祥、京山一带的大洪山区;南部的平原广泽,当指分布在郢都附近以至江汉之间的平原湖沼地带,平原之西限以广义的巫山即鄂西山地的边缘,广泽之南则缘以下荆江部分的大江,这才是‘云梦’中的泽薮部分。”临澧既不在云梦泽或云梦范围之内,“云梦之田”也就不可能在临澧了。因此,从地理空间上讲,说宋玉城是因宋玉得到楚襄王赏赐的“云梦之田”而兴建,也是不能成立的。同时这个问题的讨论也说明,宋玉到临澧不是因为在这里有自己的“赐田”,而应另有原因。
6、临澧特大楚城的问题。据史新林、杨绪穆《临澧:楚襄王之新郢都,宋玉辞赋创作地》一文介绍,“2004年上半年,在申鸣城外城,发现了一座比申鸣城大出几十倍的特大楚城。从2004年下半年起,湖南省考古专家在这里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连续勘探发掘,出土大量楚国器物,现在基本探明:这座城池在楚国中晚期达到鼎盛时期,位于湘西北著名的龙凤山下,临澧县新安、合口二镇交汇处,跨17个村,面积20平方公里。这座城城内有城,城内河道纵横,水井多口,比江陵郢都还要大一倍多。”“据此,我们有理由推断,这里便是当年楚襄王郢都所在地。”关于这座特大楚城,我们还没有看到相关的考古发掘报告,没有看到考古专家的判断意见。就临澧特大楚城与已认定的战国楚都城比较,楚人自己修建的都城,面积都比较大,如湖北江陵纪南城——纪郢16平方公里,安徽寿县——寿郢26平方公里;河南淮阳——陈郢8平方公里,面积较小,是因为借用于陈国都城旧址,受到了客观条件的限制。据此可以说,临澧特大楚城20平方公里的面积,的确具有都城规模。但是临澧特大楚城可不可以称为“楚襄王之新郢都”,还应该得到历史文献的证明。然而,考之历史文献,对于“楚襄王之新郢都”的推断极为不利:一是关于战国时期的楚都城历史文献有明确的记载,而临澧特大楚城则不在其中;并且《史记》在谈到秦白起攻陷郢城(纪南城)后,于《楚世家》《秦本纪》《六国年表》《白起列传》《春申君列传》中,都无一例外地说楚襄王退到了陈城,其中《春申君列传》更明确地说:“楚顷襄王东徙治于陈县。”而且从没有楚襄王又从陈城迁都于其他地方的字样。二是综合《战国策》《史记》等历史文献,楚襄王二十二年(公元前277年),秦将白起与蜀守若从北和西两面进攻,攻取了楚国的巫(今重庆市巫山县一带)、黔中(今湖南澧水、沅水流域)地区,以及洞庭、五渚、江南(指洞庭湖及其周边小湖泊的沿岸地区);同年,楚襄王与秦王会于襄陵,割让了青阳(今湖南长沙市)及其以西地区。临澧地区曾一度沦陷。楚襄王二十三年(公元前276年),楚襄王起用庄辛,先后收复了“淮北之地十二诸侯”和“江旁十五邑”,也就在这一年,江南楚人亦反秦归楚(《史记·秦本纪》有楚人“反我江南”的记载)。临澧地区又回归楚国。然而在这里须要特别注意的是,从当时军事地理的角度说,地处新安、合口的特大楚城及其周边地区,其南面是楚割让给秦的青阳以西地区,其西面是已被秦人攻取的黔中郡,其北面是已被秦人占领的南郡,它像一座孤岛,孤零零地突出在,北起竟陵、南至青阳、中为洞庭的秦楚边界线以西,而与当时尚有半壁江山的楚国本土的联系,只能凭借洞庭湖水域再转入监利至武汉段的长江来沟通,无疑是一个随时都可能遭受秦国三面攻击的险地。以常识推测,“楚襄王之新郢都”是不会设在这里的。尽管我们不敢趋同临澧特大楚城是“楚襄王之新郢都”的推断,但我们推测它很可能是楚国在江南的一座封君城址,或在黔中沦陷前曾是楚国的别都,在楚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以后,应当是江南地区楚人反秦抗秦的军事中心。我们的理由是:一、在《包山楚简》中,记载有很多称“郢”的城邑,如栽郢、蓝郢、倗郢等。关于这些称“郢”的城邑,研究者目前还不知道它们的所指,以及具体位置,临澧特大楚城有可能是其中之一。二、凡是楚国的都城都称“郢”,但是称“郢”的城邑不一定是都城,其区别在于,若是都城必须有宗庙社稷,而在有关临澧特大楚城的介绍中,我们没有获悉这方面的信息。三、历史文献中失载的楚国城邑有很多,如近现代考古发现的河南扶沟县曲洧古城、湖南平江县安定古城、澧县鸡叫城与城头山城、临澧宋玉城、石门古城堤城、常德市索县故城、溆浦县义陵城等等,临澧特大楚城也在其中。研究者不能因为文献失载,且不知道它们当年的地名称谓,而忽视这些古城的存在。事实上,这些古城的发现既已填补了历史文献的空白。四、湖南考古部门对临澧九里楚墓群的部分发掘与初步推断也可以佐证我们的推测(请参看下一个问题的讨论)。我们认为,临澧特大楚城在宋玉研究中的史料价值在于,它可以证明临澧地区在先秦曾是楚国的一个重要的行政区域。
7、九里楚大墓的问题。关于九里楚墓群,据史新林、杨绪穆《临澧:楚襄王之新郢都,宋玉辞赋创作地》一文介绍,“九里楚墓群界跨临澧的九里、官亭两乡15个村,东西长15公里,南北宽6公里,总面积90平方公里,位于临澧县西北角,属于武陵山脉的刻木山向澧阳平原延伸的丘岗地带。”“约有楚墓10万余座。”这个介绍有些夸大。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临澧九里双峰包南包大墓发掘简报》的介绍是,“调查资料表明,在此地区发现了战国楚墓400座,其中保存有高大封土堆的大型墓葬24座。”尽管如此,这一事实也有力地证明了先秦楚人在这里的存在。关于九里楚墓群中大型墓葬的规格,史、杨二位推测说:“九里楚墓群99个大封包都是诸侯级以上的大墓,40多座大如山阜的大墓应该是楚国王室墓葬,其中直径60多米的特大墓应该是天子大墓。”如此推测又未免有些过于大胆了。湖南省考古部门在九里地区,于1980年发掘了青合黄家包大墓,于1981年发掘了24座中、小型墓葬,于1987年发掘了双峰包南包大墓,他们的考古结论是,“九里墓葬从规模和内涵来看,这是楚人在长江以南的一个封君墓地。” 那么,史新林、杨绪穆的文章为什么要夸大九里楚墓群的墓葬数量与规格呢?想来是为了证明这里是楚襄王的墓地。因而,他们进一步推测说:“楚襄王饮茹溪之水足以说明他的后半生是在临澧度过的,九里楚墓群那直径60多米的特大坟墓,可能是他的归宿之地。”这种推测因为依据虚夸且引文有误,当然难以让人信服。“饮茹溪之水”的问题上文已经讨论过了,这里不再重复。而湖南省考古研究所《发掘简报》认为,双峰包南包“墓葬时代定为战国中期为宜”,与楚襄王卒于战国晚期也不能相吻合。据悉楚襄王之墓,当在河南淮阳(古楚国之陈郢),即当地人俗称的马鞍冢。兹将《河南淮阳马鞍冢楚墓发掘简报》摘其要点引录如下:“马鞍冢位于河南省淮阳县城东南5公里。”“因两冢相联,形状很像马鞍子,故群众呼之为‘马鞍冢’。”“马鞍冢是一座合葬墓,分南冢和北冢,每个冢下均有大型土坑竖穴墓,每座冢的西边均有一座车马陪葬坑。”从马鞍冢出土陶器与相关楚墓的器形比对来看,马鞍冢“应当是楚都陈时期的墓葬。”“淮阳原名陈,春秋时陈国都于此,公元前278年陈城成为楚国的都城,又称陈郢,楚国在此建都历时三十八年。因此,在淮阳城附近发现楚国大墓是不奇怪的。”“马鞍冢南冢是平面为‘中’字形的墓葬,仅次于殷王‘亞’字形墓的墓葬规格,多系诸侯国的国君。结合车马坑(随葬二十三辆车、二十多匹泥塑马和六面旗帜)的情况来看,马鞍冢南冢的墓主人应当是楚王。北冢是平面为‘甲’字形的墓葬,车马坑随葬车八辆,马二十四匹。从形制及随葬车数看,北冢墓主人身份当低于南冢墓主人,北冢当为南冢的陪葬墓。”这篇《简报》虽然只说“南冢的墓主人应当是楚王”,没有说明是哪一位楚王,但是根据楚史记载,死于淮阳(陈郢)的楚王只有楚襄王一人,马鞍冢南冢按理说应当是楚襄王的墓葬。而九里楚墓群中,无论是黄家包大墓,还是双峰包南包大墓,其墓葬、陪葬、文物的规格或形制都没有达到楚国君王丧葬的礼法要求。因此,临澧九里楚大墓是楚襄王墓的推断实难成立。然而,临澧九里楚大墓及其墓葬群却可以说明此地在先秦是楚国人口比较密集的栖居地。
下面再就《宋玉生平考析》一文的结论,说一说我们的看法:
8、“宋玉一生在临澧生活了约47年”的问题。文章得出宋玉在临澧生活约47年的结论,是将宋玉在临澧生活的两个时间段相加得出的,即在楚襄王朝任职中“随襄王居临澧澧阳郢都约14年”与在考烈王朝失职后“在赐地宋玉城一带居住33年”的相加。首先来谈宋玉“随襄王居临澧澧阳郢都约14年”的问题。这个结论的提出,是以临澧特大楚城是当年楚襄王郢都所在地和九里楚大墓为楚襄王墓两个推断为依据的。对于这两个推断,上文于“6、临澧特大楚城的问题”和“7、九里楚大墓的问题”的讨论中已经说明:临澧特大楚城不是楚襄王的郢都,而是楚国在江南的一个封君城址;九里楚大墓也不是楚襄王的墓葬,而是楚人在长江以南的一个封君墓地。因此,宋玉在楚襄王朝任职中“随襄王居临澧澧阳郢都约14年”的推断是不能成立的。接下再来谈宋玉在考烈王朝失职后“在赐地宋玉城一带居住33年”的问题。这个问题又涉及了三个问题,一是宋玉什么时候失职,二是宋玉失职后是不是立即到了临澧,三是宋玉为什么要到临澧。关于宋玉失职的时间,《宋玉生平考析》认为,“考烈王8年,即前255年,荀况至楚任兰陵令。宋玉去职,作《九辩》。”所据当从许渊冲的说法。许渊冲认为宋玉生于楚襄王元年,即公元前298年,按此计算,宋玉于公元前255年失职时43岁,与《九辩》所言“老冉冉而愈弛”“老嵺廓而无处”的老年境遇描写不合。所以还是从游国恩的说法比较稳妥,宋玉生于公元前296年,《九辩》作于楚幽王三年,即公元前235年,这时宋玉61岁。如果说宋玉失职后便去了临澧,那么到宋玉辞世的公元前222年(依陆侃如说),他在临澧不过13年,而非33年。关于宋玉失职后是不是立即到了临澧,冀凡《关于临澧宋玉城与宋玉墓之思考》认为,“宋玉是否随从考烈王而至于寿春?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宋玉曾留足于此的资料和遗迹,这证明宋玉从未随考烈王而至巨阳、寿春。”这种说法未免武断。《汉书·地理志》云:“粤(越)既并吴,后六世为楚所灭。后秦又击楚,(楚)徙寿春,至于为秦所灭。寿春、合肥受南北湖皮革、鲍、木之输,亦一都会。始楚贤臣屈原被谗放流,作《离骚》诸赋以自伤悼,后有宋玉、唐勒之属慕而述之,皆以显名。汉兴,高祖王兄子濞于吴,招致天下之娱游子弟,枚乘、邹阳、严夫子之徒兴于文、景之际。而淮南王安亦都寿春,招宾客著书。而吴有严助、朱买臣,贵显于朝,文辞并发,故世传楚辞。其失巧而少信。初淮南王异国中民家有女者,以待游士而妻之,故至今多女而少男。本吴粤与楚接比,数相并兼,故民俗略同。”这里叙述了寿春、合肥地区的隶属沿革、地理经济、区域文化和风土民俗,在区域文化介绍中提到了屈原、宋玉、唐勒、枚乘、邹阳、严夫子、严助、朱买臣等一系列历史知名文士,按《地理志》的体例,凡在介绍某地区情况中提及的人物都在这一地区生活过并卓有成就。这便是宋玉曾到过且留足于寿春的证明。考之考烈王二十二年(公元前241年),楚为纵长,合纵诸侯伐秦失败,不得已再次迁都于寿春。宋玉到寿春即在此时,当时宋玉55岁。据游国恩说,宋玉61岁作《九辩》时尚在寿春,他至少在寿春居住了6年。又据《九辩》文本之叙述,“纷纯纯之愿忠兮,妒被离而障之;愿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放游志乎云中。”宋玉作《九辩》时虽已“失职”但确实仍在寿春,一则是,宋玉自己仍有“愿忠”之志,仍希望“事亹亹而觊进兮”,所以才“蹇淹留而踌躇”;二则是,宋玉并没有获得君王允许其“别离”的谕旨,可能宋玉虽被免职,但楚幽王却不许他离开都城,以备征用。据此可知,宋玉失职后并没有立即离开寿春,而应当又滞留了较长的一段时间。考楚幽王公元前237年至公元前228年在位,在幽王在位的九年中,宋玉当没有离开寿郢。关于宋玉为什么要到临澧的问题,上文于“4、宋玉城的问题”和“5、‘云梦之田’的问题”中已然说明,其城非宋玉所筑,其田不可能在临澧,说者以为宋玉在临澧有城、有田、有宅,所以势必返归于此,不过是因为对所据资料误断误用,而导致的推理失误。因此,这些绝不是宋玉去临澧的原因。其实,宋玉失职后滞留寿郢期间,对于自己的去留,一直心存矛盾;对于自己的归宿,本来非常迷茫。他在《九辩》中说,“以为君独服此蕙兮,羌无以异于众芳。闵奇思之不通兮,将去君而高翔。心闵怜之惨凄兮,愿一见而有明。重无怨而生离兮,中结轸而增伤。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这里所表现的“去君”与“思君”的情感纠结,一直贯穿于《九辩》抒情的始终;《九辩》中又说,“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去乡离家兮来远客,超逍遥兮今焉薄?”“莽洋洋而无极兮,忽翱翔之焉薄?”这里所表现的羁旅廓落孤独无依、去乡离家不知焉薄的心底忧伤,也在《九辩》的抒情中不止一次地出现。那么宋玉究竟为什么要去临澧呢?说起来当是一个别无选择的选择。宋玉的家乡鄢郢(今湖北宜城)早在楚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就已经沦为秦国的属邑;宋玉的“云梦之田”也在考烈王元年(公元前262年),由于考烈王“纳州(今湖北洪湖市东北)于秦以平”致使秦国占领了云梦全境而纳入秦国的版图。“愿慕先圣之遗教”“窃慕诗人之遗风”的宋玉是不可能去秦人占领区的。然而宋玉“纯纯之愿忠”的退守于寿郢的楚国,在楚幽王死后,楚朝廷发生了内讧,国势益弱。据《史记》,公元前228年,楚幽王薨,其弟哀王立,即位仅两个月,被其庶兄负刍弑杀,负刍自立为王。公元前224年,楚将项燕立昌平君(按云梦睡虎地秦简《大事记》当为昌文君)为荆王,与负刍分庭抗礼。再加之秦于公元前230年灭韩,公元前226年克燕下都,燕王逃往辽东,公元前225年灭魏,楚国失去了邻国在楚与秦之间正面与侧翼的屏蔽,完全孤立,形势危急。于是秦国加紧了对楚国的进攻,公元前226年,秦将王贲伐楚,取十余城;公元前255年,秦将李信攻平舆(今河南平舆县北),蒙恬攻寝(今河南沈丘县东南),大破楚军;公元前224年,秦将王翦率60万大军与楚决战,先西进取陈(今河南淮阳),再南下取平舆、蕲(今安徽宿县东南),最后于公元前223年取寿郢(今安徽寿春县东),虏楚王负刍,于楚地置楚郡。楚至此覆灭。公元前222年至公元前221年,秦先后平定了楚国残余的疆土——江南和江东,至是楚全境为秦所占领。宋玉离开寿郢,当在公元前226年或公元前224年秦开始进攻楚国或即将与楚国决战之际。按游国恩的说法,这时的宋玉已是古稀之年,既报国无门,又报国无力,既不能回归故里,也不能迎着兵锋北上,只能先南下而后溯长江西行,经洞庭水域而至尚在楚人控制下的临澧一带。(秦与楚决战倾全国之力发兵60万,其战略目的是消灭楚军主力和夺取楚都寿郢,当时还无暇顾及远离楚权力中心而地处江南的临澧地区。)因此说,宋玉去临澧并没有任何亲缘、地缘、田宅资产等方面的原因,仅是一个为形势所迫的别无选择的选择。如果以上的论证合乎逻辑的推理,那么宋玉离开寿郢(今安徽寿县)当在公元前226年或公元前224年,至其公元前222年死去(采陆侃如说),宋玉在临澧仅仅生活了2至4年。退一步说,即便宋玉失职后立即去了临澧,那么宋玉在临澧生活的最长年限也不会超过13年。
9、关于“宋玉作品多数创作于襄王澧阳郢都时期,《九辩》《招魂》《笛赋》创作于去官后谪居宋玉城时期”的问题。在上节的讨论中,我们已经作出了基本的推断,宋玉只是在临终之前的2至4年到的临澧,而最大限度的估计也不会超过13年,因而宋玉的绝大多数作品的创作不可能在临澧完成,在宋玉的作品中,只有寓含着抗秦复国思想的《笛赋》有可能创作于临澧。
 
(三)问题的结论
 
总结以上的讨论,根据宋玉城的考古简报、宋玉墓在《县志》中的记载与在民间的传说,以及“宋氏家牒”的传闻与特大楚城和众多楚墓群在临澧的发现,我们认为宋玉的确有到过临澧的可能和选择临澧为晚年栖身之地的条件,同时对于宋玉终老于临澧的问题也不能因为现存的宋玉墓是自然土丘而轻易地否定。然而,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分析,宋玉在临澧生活的时间不会太长,只是其临终前的2至4年而已,至于宋玉在临澧的辞赋创作,具有可能性的也仅有《笛赋》一篇而已。
 
 
参考文献
1《安福县志》,同治己巳(1869年)重修,安福县本衙藏板。
2临澧县史志编纂委员会编《临澧县志》,中国社会出版社1992年版。
3中国临澧县宋玉学会主办《华人论坛·宋玉城专刊》,华人论坛杂志社2008年元月号。
4吴广平、史新林主编《安福临澧文化丛书——徜徉宋玉城》,湖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5宋章定《名贤氏族言行类稿》,文渊阁本《四库全书》第933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6唐林宝《元和姓纂》,文渊阁本《四库全书》第931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
7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83年版。
8清梁绍壬《两般秋雨盦随笔》,道光十七年(1837年)钱塘汪氏振绮堂刻本,《续修四库全书》1263册。
9《湖南通志》,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刻本。
10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商务印书馆1958年版。
11《战国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12谭其骧《云梦与云梦泽》,《复旦学报》1980年第8期。
13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临澧九里双峰包南包大墓发掘简报》,《湖南考古辑刊》1994年刊。
14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周口地区文化局文物科《河南淮阳马鞍冢楚墓发掘简报》,《文物》1984年第10期。
15汉班固《汉书》,中华书局1983年版。
16陆侃如《屈原与宋玉》,万有书库1930年版。
17游国恩《楚辞概论》,北京学述社1926年版。
附录:临澧县宋玉遗迹及传说田野调查纪实图片
\                  \
                   图一                                                     图二
\                 \
                图三                                                       图四
\                   \
               图五                                                       图六
\                   \
               图七                                                        图八
\                    \
               图九                                                         图十
\                    \
              图十一                                                    图十二
\                      \
              图十三                                                     图十四
\                      \
               图十五                                                   图十六
\                     \
               图十七                                                      图十八
\                      \
               图十九                                                      图二十
\                       \
                图二十一                                                 图二十二
\
                图二十三